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5年09月16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6]
言 论

中文姓名之我见

  60年代,为了生活和工作上的需要,我放弃原来的中国籍,进入了印尼籍成为华裔的印尼公民。父母是华侨,我在印尼小镇出生,我知道我也是华人,是印尼籍的华人,也是印尼公民。从小我就有中文名字,但出生字里用的名字是中国籍的印尼名字;当时父亲也不知道要在出生证明里给个什么名字,也就随便给个名,这个名字也就成为我永久的出生名字。在那个时代有很多华人与我一样,虽然有中文姓名,但出生证明的名字与中文名字不同。在家只称呼小名或中文名字,完全不称呼出生证里的名字;因为出生证里的名字是印尼文,一般的父母又没读印尼书,所以叫起来不顺口也感到难听,就是成为阿猪或阿狗也比较顺口。60年代我办好了印尼籍,成为印尼公民后,名字也要改为印尼名;可以与出生证里的印尼文相同,但就是不能有中文姓,所以入籍要改姓名,印尼籍就要有印尼名。当时我在占碑也许与其他地方不同,据说70年代就比较通融,可以加上同音的“姓”,总算还有留下“音”。我三个孩子的出生字只有两个有带“姓”,虽然只是“音”也比没有“姓”更好。每个孩子都给中文名字,因为他们也是印尼籍的华人,华人应该有自己的中文姓名。
  80年代开始的新一代年轻华裔,多数已经得不到华语教育,名字也已经是印尼文名,很多都不懂中文,就是有中文姓字也不知怎么写,他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写,有的父母因为没上华校,也忘记自己的姓名。残酷的历史在短短的时间里摧毁了华裔短短的姓名,换成了长长的拉丁文姓名,很多也是外来语姓名,只要是拉丁名字就可以,连名字都受到“氧化”,忘了自己是汉族。
  感谢印尼政府可以接受华语在印尼流通使用,这是一个中华文化在印尼的转折点,是印尼政府交还给印尼籍华人的文化宝藏,有经历过华语教育的华人会感到何等的幸运,见到了几十年的知己怀着满腔滚热的眼泪和兴奋,真的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交流、一起学习。这是一个求之不得的机会,是我们印尼华人文化的转折点,如果你知道汉语文化的珍贵就要去珍惜。珍惜不是要你去开学校,也不是要你去当教师;环境虽然已经变了,我们也已经开始变老了,一切都不同了;可是我们身上的汉语细胞还是保留着,现在是让它重生活力的时刻,我可以开始,你也可以开始,因为我们还是印尼籍的华人。
  “兽死留皮,人死留名”,从皮可以认识兽,从名可以知道是什么人;我们是什么人?从姓名就可以知道。我们的家人是不是都有中文名字,他们之间是亲还是戚?从姓名也可以知道。中文学校的学生,不管你是不是华人都要有自己的中文名字。如果你还是印尼籍的华人,孩子的姓名应该由家长来起,因为姓代表家族,名有自己的辈数和含义。怎么自己的孩子让学校的老师来起名呢?是不是像60年代的我,随便有个印尼文名字就好,没有姓也无所谓。中文姓名不只是一个称呼,姓名有独特的代表性和含义,每个家长都肯给孩子们起个有意义的名字;因此,家长要重视孩子们的中文姓名。美国总统、印尼总统,甚至主耶稣他们都有自己的中文名字,我们只是普通人,更何况是华人,怎么没有中文名字呢?他们的名字虽然是通过翻译,但总有中文名字。华人该有中文姓名,表示饮水思源不忘祖,不能为了祖籍忘了自己是谁!
  我们要响应政府给印尼华人的优良条件,我们可以从华人自己的姓名开始;我们可以在自己的环境里开始学讲华语,带动年轻的一代;我们可以有华文日报、华文杂志;可以有华语电视台波道;继承我们的华人优良传统,通过我们的日常生活鼓励下一代使用华语、学华语,让印尼的华语走向世界。
  林裕坤 写于 金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