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3]

飘香剑雨续剧

第十一章扑朔迷离一少年

  阮伟道:“在下姓阮,单名伟,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只要那个恶少不再欺负温兄,在下也就心安。”当下微一抱拳,道声:“告辞了。”
  温义见他着儒衫,一派书生本色,却有豪侠之风,心中不禁大为赞佩。
  阮伟告辞后,泛着酒意,下楼结帐,阑珊离去。
  此时夕阳渐落,已是黄昏,阮伟走了一段路后,发觉身后老是有一人跟着自己,暗道是何人与自己过意不去,莫非是天争教徒发现自己?
  转到一个弄堂,停身站住,果然一人匆匆地跟来,他霍然地站出来,道:“是找我吗?”
  来人惊声道:“阮兄,是小弟温义。”
  阮伟奇道:“温兄为何跟着在下?”
  温义忽然泪盈于眶,凄苦道:“小弟孤单一人,只觉前途茫茫,不觉就跟着阮兄走来。”
  阮伟道:“温兄难道父母不在吗?”
  温义落下晶莹的珠泪,道:“家父待小弟十分严厉,家母与家父不和,也不爱小弟,小弟有父母在,亦等于无。”
  阮伟叹道:“天下无不爱子女的父母,温兄,我劝你还是回家吧!”温义泣道:“请别劝我,只因跟父亲闹气,才一气离家,你若再劝我,我要生气了。”
  阮伟摇头道:“要知江湖险恶,你一人在江湖上浪荡,最易走入歧途。”
  温义道:“如阮兄常指导小弟,小弟不是不会走入歧途了吗?”
  阮伟道:“在下身负血海深仇,很多俗事要待一一处理,那有时间来照顾你。”
  温义笑道:“那没关系,只要阮兄到那里,小弟便跟到那里。”
  阮伟急道:“那怎么行!那怎么行!”
  温义气苦道:“阮兄瞧不起小弟,就让小弟一人在江湖上胡混吧。”
  说罢,转身掩面离去。
  阮伟酒意正浓,不禁慨然大声道:“温兄回来!”
  温义转回身,喜道:“阮兄答应了!”
  阮伟这时不得不答应道:“答应!答应!”
  温义大喜道:“阮兄今年几岁!”
  阮伟道:“十七。”
  温笑道:“小弟十六,拜你为兄,不如就在此以月为盟,结拜兄弟如何?”阮伟只得笑道:“一切依你。”
  此时月已上弦,他俩在月下拜了八拜。
  阮伟站起道:“义弟。”温义颜开容笑,喊道:“大哥。”
  想起片刻前还是路人,此时竟称兄道弟,不禁相视大笑。
  两人携手走入区,开封夜景,十分繁华,玩到上更时候,才投入旅店。
  旅店伙计上前招揽道:“客官可要上好房间!”
  阮伟道:“就找一间敞大的房间好了。”
  伙计笑道:“大房间多的是,请进。”
  温义急道:“不!不!找小的。”
  伙计道:“大房间贵不了多少。”

(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