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6]
回忆录

大姐

  

萧福成(丹格朗)

  1942年,日军从苏北巴都巴拉镇附近海域登陆。行军中,一路接管荷兰东印度公司管辖下的树胶园,沿途凡遇脚踏车就抢,看见牲畜瓜果就掠杀填肚,一路向棉兰方向挺进。
  之前,爸在荷兰东印度公司园坵里承包开荒、种植砍伐工作,也在几百家园坵工人宿舍当中经营杂货店,赚了些钱,就在离园坵十公里处的一座繁荣小镇英加坡拉(Indrapura)建两座相连的两层店屋,售卖洋杂货。
  日军接管该座园坵之后,爸仍旧被指定为继承承包工作,故与日军将领颇有交往。那时,日军将领名友丹常到园坵视察,路经我们居住的小镇,总带着两个山东佬厨师与一大堆海鲜在我家烹煮、吃饭停歇。友丹将军莅临之前,小镇上的日军走卒威迫每家居民夹道欢迎,并要高呼Bansai(日语万岁),当友丹将军的军队驶入小镇时,大部分华裔的爱国青年与老伯却高喊“邦赛、邦赛”(闽南语拉屎之意),然后哈哈大笑。友丹将军耀武扬威,用一手握住挂在腰间的武士刀,不住点头挥手回敬,乐得嘴唇抖动,仁丹须上下起落。
  后来,友丹的到访日见频繁,百般讨好,送礼送物,原来这个年逾半百的洋鬼子另有企图,因为那时大姐的年龄已上了16岁,长得亭亭玉立,眉目清秀,惹得友丹眉飞色舞,想娶大姐为妾。当爸妈猜透了这个居心,就赶紧把大姐嫁给经常以脚踏车从瓜拉丹绒载番薯来卖的潮州小伙子,住在乡下避开邪念。将军失去美人,以后就不常来我们的家了。二战结束,日军惨败,听说友丹将军不肯投降而割腹自杀了。
  婚后一年,姐夫带了姐姐回广东普宁乡下探亲,三个月后回南洋与我们同住。有人说,飘过七洲洋之后的人,命运会向好。当时姐夫开始创业,在爸的田地上开创棉纺线手工业。因为当时还没有尼龙线供缝织渔网,渔民就将棉线以树皮脂染了织网,因此棉纺线畅销整个苏北沿海城市。赚了钱,姐夫又办了一间碾米工厂。
  大姐生下15个孩子,辛苦养大,全都没受过高等教育,只处于中上层的生活水平,但有好几个孙子却有机会出国深造,有的学成归来继承父业,有的旅居国外工作,其中一个女孙在美国密基根银行任贷款部主任,嫁给洋人;另有一孙女在丹麦嫁给华裔信息技术专家,今住在哥本哈根。
  大姐的一生与家庭过得平凡,但在日本统治时期,却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值得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