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6]
回忆录

永别了的同学——燕姐

  

某日,我接到陈保成同学传来的讯息:洪婵燕同学往生了。顿时,我愣了一阵,心里好沉痛,真令人惋惜!
  最后一次通电话,她说腰及脊椎有些不适,时常隐痛。我劝她急找医治疗,免得后患。
  燕姐不但和我同学关系,而且同乡,在丁宜读完初中后往先达修完高中,同时寄宿在校舍,彼此情同姐妹,而且有共同的爱好——读书。
  她人缘好,又随和,性格坚强、坦诚、处事认真、果断,人长得高大,在宿舍里的同学都把她当大姐看待。
  想当年在校里的生活点滴,真叫人回味无穷。虽已成往事,但有些趣事仿佛还在我心中荡漾。
  记得有次晚上,天下着细雨,广场积水了。然而,宿舍生要温习功课,必须通往这段广场才能到教室去。黑漆漆的夜晚,草地上涌现许多小青蛙跳来跳去,有时还会踩到它。她最怕小青蛙,看到青蛙会吓得魂飞魄散,跳至三尺高,还把我抓得紧紧不放。这些趣事我永远忘不了。
  燕姐,你还记得吗?当我回老家乡,忘不了先到你家拜访,你家成了一个驿站(Kopi Tian),桌上少不了一壶咖啡,一壶茶,还有几样可口的糕点,七八个同事聚集在一起叙旧,嘘寒问暖。大家久未见面,谈得很开心。
  燕姐,本来你能多活几年,可是你没有信心,不敢面对病魔挑战,默默把痛苦承担着,认为这病是可怕的绝症,医治可能倾家荡产等等顾虑而放弃认真治疗,让隐疾慢慢扩散,最后让死神残忍地把你带走……你太自私了,反而交待孩子们保密不许透露病情给任何人。
  想起这一别竟成了永诀,你的匆匆离去,使我有种失落感,使我心里充满悲哀。失去了一位知己的挚友,给我留下一丝丝的惆怅和怀念。
  我要高声呼唤:燕姐,一路走好,愿你飞向极乐世界,好好安息吧,你永远活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