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2月11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3]

飘香剑雨续剧

第十九章妾似朝阳又照君

  公孙兰笑道:“可不是吗?”
  阿美娜皱皱鼻子道:“我才不信呢?一定是阿姨未来的……”
  公孙兰娇嗔道:“你敢说!”举掌要打。
  阿美娜格格笑着,快步跑入内去。
  藏民最喜饮茶,待客之时,少不了茶,但他们的茶和汉人的却不相同。
  他们将茶壶煎沸后,混以羊乳制成的乳油,杂以少许食盐,味道便不是纯正的茶味了。
  阮伟正在举着杯子饮茶,见阿美娜进来,便放下杯子呆望着她。
  阿美娜十分敏感,一进屋就发觉有人盯着自己,抬头看去,一接触到阮伟那茫然的眼光,一时竟忘了移开。
  她脸上的笑容仍在,这笑容是阮伟最熟悉的,但阮伟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他极力思索起来,眼眶中不由泛起泪水。
  阿美娜吃惊了,那泪水难道是为自己流的吗?
  公孙兰进来笑道:“阿美娜,你在想什么?”
  阿美娜霍然惊醒,她再也不能在这中堂内站下去,脸如朝霞,她扭头向公孙兰一笑,急步走入自己的闺房内。
  晚餐时克力??带回两匹黑得发亮的骏马,马上配件齐全,公孙兰高兴的在院中试了回马,对克力??选马的眼光,大加赞赏。
  藏人进食,围地而坐,中间放置肉类及绺粑,这绺粑是藏人的主食,其作法是用青稞炒烧后,磨成细粉,和以茶汁,拌以??牛奶油制成的酥油,反覆揉捏即成。
  阮伟,公孙兰坐下后,老年藏人夫妇才带克力??坐下,克力??道:“姐姐怎么不出来?”
  老年藏妇道:“你姐姐刚才说头痛,别去叫她。”
  公孙兰奇道:“阿美娜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就头痛呢?”
  老年藏妇道:“她今天怪里怪气的,别理她。”
  藏人不用筷子,用手抓着吃,汉人叫这做抓食,阮伟第一次参加抓食,十分不习惯,公孙兰笑着教他,这一餐饭,大家吃得都很愉快。
  晚上,老藏妇给阮伟整理客室居住,公孙兰自己有房间,她虽不住,房间每天还是打扫得很干净。
  夜入初更,阮伟睡不着,披着皮服,缓步走到院子里,这院子甚大,种了数十株松柏,阮伟倚在一棵高大的怕树下,抬头看月,脑中似乎要想很多东西,却什么也想不起。
  月光明亮,穿过树上的针叶,照在阮伟的脸上,隐隐约约的,越发显出阮伟的面容,茫若海雾,不可捉摸。
  阮伟想到后来,不由深叹一声,要知一人思索不起往事,是多么痛苦啊!
  忽然如幽灵的声音在他身后,轻轻的道:“你……你……叹什么气?……”

(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