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3月15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言论

粵港澳大湾区行将启动

  

余 凡

  2017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显示对这一区域的重视。今年 2 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宣讲会在港举行,国家发改委与粤港澳政府官员作了主题演讲。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强调,随着全球与周边经济体的竞争加剧,香港传统产业的优势正面对更多严峻挑战,参与大湾区发展可为香港注入新动能及新机遇,把自身强项与大湾区广东9个城市的优势结合起来,中国正式迎来“大湾区时代”。
  中国国家综合实力不断提升,国际地位及话语权也逐步抬高。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正是在这个新历史节点上推出的一项重要国家战略。在香港举行这场宣讲会,也证明香港在大湾区规划中的重要地位。在中美贸易鏖战犹酣,中国毅然启动了内在经济引擎的加速器。
  《亚洲周刊》刊载《粵港澳大湾区一国良制》一文称:“粵港澳大湾区包含广东9个城市和港澳两个特区,是中国‘一国良制’试验的沃土。《粵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在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出台,是作为中国经济的强心针,发挥经济上的规模效应以及乘数效应,以中国的內部张力克服外在挑战,反击美国联合盟友的‘新围堵战略’;对内则以经济融合带动制度的整合,超越人心的阻隔,让货畅其流,人尽其才,化解港独势力。”
  文章评论:“国务院印发《粵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简称《纲要》),代表酝酿已久的大湾区规划终于出炉。”“区内制度之多元化、产业链的完整是中国其他地区少有的。在中美贸易战的大格局下,中国内需以及多元外交显得更为重要,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撐。大湾区推动制度创新,以作为中国创新科技产业的龙头,将让中国走向更开放、更进步的未来。”“推动整体中国的全方位发展,超越贸易战的外在掣肘。”
  粵港澳大湾区生产总值在2017年达约15000亿美元,经济规模比整个俄罗斯还大。在大湾区4个“中心城市”及7个“节点城市”的定位中,香港被列在第一位。香港要继承过去金融、物流、贸易、航空的优势,要强化创新科技、培育新兴产业。香港要在整个湾区中担负对东南亚、对海上丝路各国拓展市场的重任;不论是技术及资金转移发展、或反过来拉动东南亚及世界企业到大湾区发展及上市融资,香港应该能够当好这个排头兵。
  《纲要》的出台意味著大湾区行将启动,这是中国区域整合的重大尝试,是中国以“城市群”展开与日本“东京都”、美国加州湾区及纽约湾区竞争的起点。“粵港澳大湾区”的整合无疑比日本、美国湾区的整合更为困难,因为它不单是中国内部经济的引擎,也要取信于国际社会,才能达到《纲要》内提出的将各城市建设为“国际都会”的愿景。
  倘若大湾区“一国良制”推行成功,能化解分离主义的蛊惑,良好的管治将使香港久被诟病的住房问题因“一小时生活圈”的普及而得到改善,同时,大湾区“一国两制”的实践效果将有利於解決香港“2047”、“50年不变”的问题,也可能是影响台湾的模式,形成“示范效应”,以“善治”、高水准的管理质素贏得人心的回归,祖国的统一。
  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记者黄芷渊著文《香港要跟紧“大湾区时代”步伐》称:“香港的经济发达程度曾领先全国。上世纪90年代,香港的GDP 最高曾占全国近25%;十年前,香港仍是全国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而今天,这个占比已经降至只有约3%。”“很多问题已经不能单靠香港内部制度解决,但如果依托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或许这些产业结构和制度问题可以有所舒缓。大湾区提供了香港无法给予的发展空间和机遇,让港澳居民有机会享受到内地经济发展的成果。”香港不可错过这个“大湾区时代”的机会!
  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的南方门户,是国家改革开放先行的区域,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大湾区城市群同在一个国家,但涵盖了两种制度、三个独立关税区、四个中心城市。外界担心,区域隔阂会否造成人流、物流、资金、信息难以自由流动的问题。但《纲要》里提到“飞地经济”的概念,换个角度看,“两制”反而是大湾区的独特优势;如果善用这种优势,以创新的“飞地政策”协调湾区城市间的关系,对促进经济一体化会更有利。
  3月14日,《环球网》刊登上海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中心主任盛九元教授的文章,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对内背靠珠江三角洲及周边的内陆地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和机场客流量已经成为全球四大湾区之首,可以形成有效的内外资源互补。他说:“从产业基础、科技实力和在东亚区域经济发展中的地位看,台湾与港澳相比各具优势,若能尽早加入粤港澳大湾区,那么可以直接享有十方面经济红利。”
  《纲要》出台,大湾区建设开始迈入全新阶段。湾区为港澳台开拓了内地的庞大市场,提供了创业基地、土地资源、就业机会等。只要提升体制、文化等方面的合作交融,随着粵港澳大湾区的启动和运行,香港、澳门和湾区各城市必将迎来新的蓬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