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3月15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两本好书

《雯飞文集》与《覆舟山礼赞》
  

容子

  我写这篇,不是书评,更不是长篇大论读后感,只是选读掩卷之际,所突然想到,就写。捧着雯飞的书,文字通俗,内容真实,单刀直入,没有矫饰。让我抄一篇她的题为“鞋摊”作品:
  来啊!来啊!只有三万五!只有三万五!
  来啊!来啊!只有三万五!只有三万五!
  商场一角鞋摊前坐在小凳的女商人,像背书又似唱歌的招徕声不觉引起我的
  关注,低头一瞥摊上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鞋,心中不觉低估,三万五一双好便宜啊!
  一位提着几个袋子的妇女停下脚步,向摊子扫了一眼,随即指着其中一双问道:给我看看那双!
  女商人即刻拿给她并加上一句“七万五,这种是好料子。”妇女有些失望,女商人立刻指着另一双粽色的说“这个五万。”妇女看看眼前的鞋,默默转头走了。
  来啊!来啊!只有三万五!只有三万五!
  来啊!来啊!只有三万五!只有三万五!
  这篇小小说,好在哪里?它留下空间,让读者思索。可以数落女商人,缺乏诚信,声嘶力竭,也没有用。可以慨叹商场不易,生意难做,同情多过数落,也无不可。让读者有自己的解读,有想象飞翔的自由。
  很久没见松华 雯飞夫妇了,从我们频繁的短讯中,知道他俩为华文媒体忙,为文友福利忙。而今“文集”在手,犹如又见老友,能不心花怒放?
  有此比较:雯飞作品,清澈似溪,芬芳如花。高鹰作品 ,热情如火,磅礴大气。一篇“覆舟山礼赞”,文字激越明快,主题跨越时空。倾诉覆舟山的古远年代,畅谈亚非兄弟的空前会师,淋漓尽致。还有许多有关巽达兄弟族群感人的故事。记得2005年,我和郑春盛兄(已故)游万隆,汽车停在半山腰,高鹰兄扶着栏杆指说:“那就是覆舟山!”豪迈语气,雄姿英发,是啊,因为他也是覆舟山的儿子!
  高鹰兄写了许多评文。其在“覆舟山礼赞”书中表白:
  “为了推动作家们写评文,突破薄弱的环节,我自告奋勇带了个头。写评文时,我总是以“文人相重”“实事求是”为出发点,致力开创印华文艺的百花齐放为目的。”
  一个写作者非常需要评文,写作者对自己作品的优缺点,往往不那么自觉。经过评文的点破,才会更清楚。评文难写,掌握分寸不易 。高鹰兄在“评文”这条路上,含辛茹苦,奋力前行。
  我漫步夕阳下,能有机会闻到雯飞种下的茉莉花,飘来芳香;看到万隆雄鹰,盘旋高空,文友欢呼!人间正道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