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3月15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6]

我丑 我妈喜欢

  

月嫦
  某日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中国土家族画家黄永玉的一幅画,画纸上胖墩墩的小老鼠皮毛乌黑发亮,令人一看不禁莞尔的是深具‘老顽童’心性的画家,与传统反其道而行,颠覆了人们对鼠目的固有认知,竟给笔下丑不拉几憨态可掬的小老鼠,绘上滚圆晶亮、透出无限天真不谙人间事的眼睛,一旁正写着这六个字:我丑 我妈喜欢。
  自有记忆始,妈妈每隔一段时间,不管是否有旁人在场,时不时想起就会重复做这么一件事: 一手揽着偎在她怀里还是很小的我,另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摩挲我的头顶,口中总要唸那么两句‘ 安丑!丑到死!’(客家话,即‘很丑!丑死了’之意)。
  从小对自己的长相毫无信心,坚定地自认自己的确长得实在抱歉,因始终没怀疑过妈妈年复一年,口中重复了无数次的‘安丑!丑到死!’。
  如今妈妈早已离世多年,偶尔与姐姐们聊天,提起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怀疑过家中三姐妹中,长得最丑的就数自己,深植的观念形成来自妈妈从前常挂在嘴边的‘安丑!丑到死!’。
  姐姐们听了都为妈妈喊冤,直呼我误解了妈妈大半辈子!
  说是从前的人,不管孩子长得美丑,即便暗暗地自认孩子长得还可以,人前人后都不许称赞孩子的外表,甚至得故意说反话,也许不单因了华人传统中谦虚的美德,也或许含了迷信因素,刻意重复说反话,意图隔绝所有对孩子不利的影响,好让孩子能健康顺利成长。
  后知后觉如我,一直以来竟无法体会妈妈以她自己的独特方式,来表达心中对孩子深远浩瀚的爱。
  即便是在世人眼中长得丑陋无比的孩子,在自己妈妈眼中,始终是这世上独一无二,完美无暇的瑰宝!
  我丑 我妈喜欢!
  完稿于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