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06月12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A5]

中奖·领奖·夺奖

  

东瑞

  2016年和2017年两度到金门领“浯岛文学奖”,真有意外的惊喜。金门文学文字风格受台湾文学影响,和中国大陆、香港区都有区别。我的两部长篇写完,投去前,心很忐忑,我的文字,评审们会习惯吗?因此始终觉得获奖很侥幸。那两次去金门领奖,虽然县长没来,颁奖的一次是副县长,一次是秘书,那里已算很够大。令我觉得被尊重的是,不但有奖金,还有非常重的精致奖座和奖状,代表奖金的是一张非常巨型的、长度足有两米多长的支票厚纸模型,大得太吓人,方便拍照不必再放大了。还有就是设立在颁奖台左右侧的、电脑制作的得奖者简介和参赛长篇内容简介,彩色光鲜,像旗帜那样竖立着,齐人高,供得奖者拍照,颁奖礼结束,主办机构还送给获奖者带回家做长久纪念。
  这是参赛获奖者被尊重的例子。对于大奖小奖都开心、有奖无奖照样写的我来说,这样好的安排真比获一等大奖还高兴。一般来说,评审和参赛者的结缘就在参赛作品,一旦颁奖礼成为过去式,行色匆匆,天南地北,已经两不相干了。但也有例外,1990年我得香港中文文学创作奖散文一等奖,五个评审我后来有来往的只有一位已经移居澳洲的陈耀南教授,另一位叫吴淑钿的评审,只常常看到她的名字,也隐约知道她在香港某大学教书,却始终无缘;没有料到,我受邀做澳门笔会主办的李鹏翥文学奖评审时,颁奖礼晚宴赫然看到餐席座位上摆着吴老师的名牌,惊喜万分,连忙主动上前与她握手合影,我赞她,吴老师资格很老啊!心里自言自语的话是,妳是评审的评审呀。她依然是做散文组队评审。
  当然,最震撼、最 开心的还是探访校友老张 新 居 时 见 到 的 一幕。六年的睽违,校友情依然深厚,老张又是我文章的阅读者,只是彼 此 的 白 发 爬 上 来了。其他少变。然一对小儿女的变化太大,当年的小不点,小姐姐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读着初中,小弟弟也俨然懂事的小男生了。他们朦胧的记忆里依稀还记得有过我们这爷爷奶奶级的人物。下午小姐姐在学柔道还没回家,我偶然走进男生的房间,真的吓了一跳,我看到一个书橱上方一整列都是大大小小的奖杯,我惊呆住,无法细数,估计也有近百个吧。更吃惊的是这位小男生,小小年纪已经懂得谦虚为何物了,对我小声地说,我姐姐的更多。一句“姐姐的更多”,当然非常吸引我。他指指隔壁,原来,隔壁就是姐姐的房间,我走过去,哇,说得一点都没错,姐姐的比他获得的奖杯更多,金的银的,大的小的,朗诵获得的、赛跑获得的、拉手提琴获得的、画画比赛获得的,挤满了一个书橱最顶端的长列。在房间的灯光衬托下,那些奖杯反射着光。这样约略估计,这一对姐弟夺得的奖,排列起来,都要比一些素质一般的中小学玻璃柜里摆 着 的 总 和 还 要 多啊!奖杯之间,也有一些纸质的奖状塞着。对着他们的父母和爷爷奶奶,我们发出由衷的赞美。
  一会,小姐姐从外面回来了,读初三的她,比起六年前,显然长高了不止一个头,难得的是还记得六年前我们到过她们的旧居,与他们全家拍过合照。
  小兄妹夺取那么多的奖,我疑惑也顿生,会否肩上显得太沉重呢?又是否扛得住呢?于是也很直爽地问了他们的年轻母亲,平时有没有给压力?会不会觉得太紧张呢?年轻的母亲摇摇头,道,没有啊!是他们一直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所以分外努力,我说,是啊,孩子们的童年很短,一瞬间就过去了,童年让他们快快乐乐地度过吧!不要给太大的压力是对的!
  还在正月里,张家新春气氛仍万分浓郁,一大盆巨型的兰花好像数百只蝴蝶在室内翩翩飞舞,我们从下午过来,慢慢聊天,也细细观察老张一家六口人,无论夫妻、父子、婆媳、母女、爷孙等等多重关系,都显得一派和谐祥和,气氛融洽,而一拨一拨亲友的到来,他们几代人都能彼此照应,互相关顾,待人热情,真是不愧为一个散发书香气息和富有教养的家庭;吃饭时刻,我们也留意着他们家的气氛,不愧为一个很 有 默 契 的 模 范 家庭。不由得令我想到了种种无形之奖,实际上比起有形的奖更重要,比如这张家的每一位成员,其实都可以获得模范妈咪、模范××之类,这是一对小姐弟不必压力而成为夺奖男女生最大的背景和支撑力,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
  文学的奖、各种运动的奖都是实力的表现,也都是自我挑战的结果,当然,还需要各种因素的掺和和配合;还有另一种奖,纯粹是讲点侥幸,或根本是运气,那就是社团里的抽奖游戏啦,需要搅珠的六合彩啦,前者搞浓联欢气氛,放松、娱乐一下而已,后者想发一点横财。多年前我一直和这种奖无缘,自从有次人提早走、奖才在台上宣布后,时来运到,一些娱乐物质奖慢慢有所问津,先是价值不菲的照相机,而后是性能很好地IPAD机,真是人的运气要到的话,什么 都 没 法 挡 。 抽 得IPAD机的一次,属于第九奖,可见头奖之大了。记得那晚喊着我的餐劵编号时,我刚刚从洗手间进场,还未坐定,一桌的人已经叫我上台去领,我以为是开玩笑,知道是真的后,但双眸一扫,从所坐之位到舞台上,不知有多少宴席挡住,桌与桌之间供走路的缝隙太小,密密麻麻,人头涌涌,看上去犹如千山万水在阻隔着,一时彷徨犹豫,头都大了好几倍,幸亏会场最边沿有路,我二话不说,人跳上那阶梯,就展开了百米冲刺的速度飞也似地到了台前。好在那晚冥冥中似有神的安排,一枱人中唯有我一人穿西装打领带,领奖时,弥补了早先的狼狈相,照片效果还算颇为体面哩。
  奖,词典上的解释是“为了鼓励或表扬而给予的荣誉或财物等”,抽奖活动应该是“为了助兴”吧,哈哈,真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