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7]

旅行也是一种修行

——带团旅游的人生体验
  

林昕  “ 旅 行 也 是 一 种 修行”,这是在西安看到的标语,让我感触颇深。以前我旅游总是同家人一起,可这次首次带团旅游,真是一份令人难忘的人生体验。
  队员的素质不同,有逞强的,有挑剔的,有自命不凡的,有老谋深算的。对这些七老八十的人,甭想着是老年人就容易搞定,因为他们常认为自己是“走的路比人长,吃的盐比人多”,所以喜欢倚老卖老,独断专行,常常令我哭笑不得。
  有的老者完全没有团队精神,认为自己懂华语,识世故,凡事不用领队也可以自个儿解决。像在乌鲁木齐去大巴扎步行街,路程很短,搭地铁一站就到。本来大伙儿说好在某地点集合,一起回酒店,可一老者不打招呼自行搭地铁回酒店。他这一走可苦了我这个领队。为寻找他,让我把大巴扎逛个透,把每个光头佬的面孔看个透。后来打电话到酒店前台询问,才知晓老人家已回酒店多时。
  我们一行24人,从广州坐高铁经8小时旅程抵达西安。为什么这次旅游选择西安?因为这里有秦始皇陵的兵马俑,杨贵妃沐浴的华清池,华清池也是西安事变关押蒋介石的地方。可团队中很多人不了解中国近代史,不晓得西安事变的重要性,对相关景点觉得没啥看头。
  之后再飞乌鲁木齐。新疆这个地方就是做梦也没想到要去。它位于中国西北边陲,面积占中国国土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新疆是一个多民族自治区,宗教信仰不同,语言不通。不像我国一个 民 族 一 个 语 言(satu bangsa.satu bahasa),就是去人迹罕至的小岛,也能沟通。因为西方媒体的炒作,新疆成为政治极其敏感的地方。其实我们来此旅游,感觉很安全。在大巴扎步行街广场,看到汉维族群载歌载舞,和谐相处,对历经不少种族动乱的我来说,感触良多。
  从乌鲁木齐搭飞机去成都,因为时间安排问题,只能先抵南充机场,然后再搭大巴去成都。自然招致团队成员不少怨言。其实也没什么,多坐几小时大巴,可以一路观赏蜀地风景。
  有人遗留护照在汽车上,我又是电话,又是微信,终于催促司机把护照送来。有人遗留手机、手串在酒店,我都尽力帮忙寻找回来。我就秉持一句老话“岂能尽如人意,只要无愧于心”。人们往往在抱怨时,忘了你的好。
  中国大地有着几千年文化历史底蕴,曾经哺育过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每一个城市都拥有沉甸甸的历史故事。我喜欢带着轻便的行李,走南闯北,因为只有自由行,才能深入了解每一个城市的精华。我喜欢搭地铁,体验老百姓的便捷交通,也可以同当地人沟通交流。我喜欢走街串巷,品尝当地小吃……
  这些都不是旅行团可以提供安排的。就像中国多数游客只知到巴厘岛旅游,不晓得印尼还有当年卖身当猪仔的唐山客,不晓得在整个苏北省唐人仔都是以闽南语作为“普通话”,也不知道在棉兰ASIA MEGA MAS有佳肴小吃。
  成都人喜欢喝茶泡茶馆,喜欢打麻将。四川物产丰富,有天府之国的美誉,所以闲散的人很多,个个都悠哉悠哉的。成都人也很亲切和气,迷途时问路,都会热情引导。虽然有时候听到的是浓浓的“川普话”,但还是听得懂。
  我带大家去武侯祠,搭地铁可以直达。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24个人搭地铁,只能分散进入。到达时招呼同伴,“turun”声此起彼落,成都人可能都纳闷,不知此语何意。大家听到这熟悉的号令,从几个门鱼贯而出。
  武侯祠是诸葛孔明的庙宇,以前香火鼎盛,现在没了,变成旅游景点。这样或许也好,不然香火熏得诸葛亮变包公了。看到诸葛亮的石像,没有那种羽扇纶巾的潇洒,多少有点儿失望。
  诸葛亮一心辅佐刘氏一统天下,可惜当年蜀国人口不多,且补给线太长,虽六出祁山终壮志未酬。而曹操占据中原,有道是“得中原者得天下”,就好像我国爪哇岛,全印尼有七十巴仙人口在爪哇,只要爪哇得票率高,就能得天下。

  稿于201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