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美国版|印尼版|秘鲁版 【首页】
日期:[2019年11月08日] -- 国际日报 -- 版次:[B6]

从餵猫说起

  

阿理

  小幺打电话来说,妈妈等下我们一起去餵猫哦!
  小幺一向爱狗,不喜欢猫;不但不喜欢,还怕猫。她如今“承包”了我们这社区餵猫的义务工作,这让我很惊讶。
  原来她晚上出来散步,碰到一位女人,聊起来才知道她是计程车司机,住在离我们这儿好远好远的一区。爱猫的她,有回载客到我们这社区时,发现这儿有不少无家可归的猫。从此每晚上都来餵猫。她买了猫粮,还自掏腰包为一些猫作节育手续。为了这些猫,八年都不放假。她对小幺说让猫自由发展的害处,并要求帮她餵一两天。
  就这样,一星期两个晚上,被那女人感动的小幺会带着猫粮,有一包包的,还有罐装的。走到管理处后边的草场。在那儿她把猫粮一罐罐的倒在盒子上,又加上干粮,推入树丛边,再去拿了一些盘装了水也放进去。
  这时,就会看到不知从何处跑来的猫儿出现了。牠们在黑暗中,一只只闪着发亮的双眼,静悄悄地走过去享用牠们的晚餐。
  看着这些流浪猫,每只毛色光润,非我想象中的野猫,牠们很怕人,白天也不知道躲到哪儿,住了这么久,从没见过猫。除了一些邻居门前坐着在晒太阳的猫。我相信整个社区的人,根本没留意,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晚上专门来到这儿餵猫。
  小幺代她养了一段时间,最近不能再帮她了。说代她,那是不对的,她没有义务更没有责任来养这些猫。就算是爱动物的人们,也并不是每个人能像她,长年地为这些根本与她无关的猫牺牲时间金钱。除了她对动物的爱心,还要有一个环境。若是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绝对做不到的。
  这让我想起“读者”的一篇文章。这文章的作者写小时他爸爸养的狗。遭文革批斗的爸爸回家时,在半路见到这条饿扁肚子奄奄一息的狗,就带回来。那段日子,家里穷得常开不了饭,他爸爸从牙缝里省下每餐只吃的胡萝卜来餵养这只狗,并为他取名叫阿黄。阿黄对爸爸忠心耿耿,在那些艰苦的年代,给他们一家带来了不少欢乐。后来,作者奶奶因为跌倒后,病得神经错乱。有时常大声喊着要吃肉,家里大人只能流着泪而默不作声。一直站在奶奶病床前的阿黄忽然跑了出去。当牠从外面回来时,口中竟衔了块肉。家人没来得及追究来源,先把肉洗净煮给奶奶。从此,阿黄时不时会把大块或小块的肉銜回来给奶奶。这让爸爸非常担心。有天在要出门前,吩咐妈妈把阿黄看好,因为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果然,这回阿黄偷肉时让人给逮住了,把牠打个半死,一条腿都断成三段,还把火药绑在牠身上引燃,炸得牠血流满身,一边耳朵炸飞从此聋了。
  但是牠还活着。
  爸爸回来流着泪满山找了草药给牠敷,细心地把牠医好,不过从此瘸了一腿。奶奶去世后的一个年夜,爸爸一直还没回来,家里好多天已揿不起锅。看着他们四五个小孩,爷爷去磨利了刀,含泪把阿黄叫来。这只有灵性的狗,明白爷爷的意思,竟流着泪对爷爷弯曲了两只前腿下跪,爷爷从来没有见过狗会下跪。
  在爸爸回来前,阿黄还是死在爷爷刀下。
  爸爸回来得知大恸。他明白爷爷铁了心是为了饥饿的孩子们。爸爸哭着,一边摸着还有温暖气息却活不了的四只小狗。那是在阿黄子宫发现的。阿黄原来是为牠的孩子们求爷爷的。爸爸把开了膛的阿黄和牠孩子们,一块葬在奶奶墓边。
  从此不再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