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国际日报 2020年11月21日 第2020-11-21期 >> 第A6版:综合
按日期查阅

巴中的一些往事

巴中·55年届:丘华昌
丘华昌
丘华昌全家福摄于婆罗浮屠
丘华昌荣获中国侨联维护侨益先进个人

  【作者简历】丘华昌,男,巴中1955年届。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土壤学家。
  1936年出生印尼。1955年回国,同年考入华中农学院土壤农业化学系,1959年毕业留校任教。曾任华中农业大学土化系副系主任,校学位委员会委员,校党委委员,湖北省土壤学会副理事长、顾问,中国土壤学会教育委员,《土壤通报》编委等。多次获华中农业大学教学质量优秀奖,研究生优秀论文指导奖,优秀教材一等奖。在土壤资源综合开发,土壤碳、氮等方面有较深入研究。主编参编出版教科书、专著多本,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1997年退休后,继续整理课题研究资料,在科技刊物发表多篇论文,还参与《中国棉花》专著的土壤环境部分的撰写,主审一部30万字大学教材土壤学2000年至2010年被学校聘任为教学巡视组巡视员,组长。期间还任华中农业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退休后继续关心学校教育教学質量提高和青年师资队伍建设,被评为华中农业大学十佳退休人员。
  自1957年起,业余兼职学校侨联工作达五十多年,获省市多次奖项,2007年获中国侨联维护侨益先进个人奖。
  我的中学时光已过60多年,往事如烟云,但有些片段仍然记忆犹新。我也从这些记忆片段中获得了一些启迪和帮助,令我毕生难忘。
  1949年到1955年我在雅加达巴城中学上学。当时学校分几处。我初一和初三是在Blandongan上课,初二和高中三年都在新校Mangga besar上课。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大多是国内大学毕业,也有一部分从本校优秀的高中毕业生中聘请的。学校老师水平较高,教学经验丰富。又有设备完善的物理实验室和化学实验室,还有一座小型生物标本园。学校除每个班安排有固定教室外,还有两间较大的阶梯教室,作为合班上课教室。高中的化学课和物理课,我就在那儿上的。可以说我就读的巴中母校,在印尼华校中,其水准堪称一流。
  中学六年中我学了许多课,有些课堂片段,至今仍历历在目。先说对我影响深刻的课:
  初三徐天佑老师给我们讲授外国地理课,他授课注重知识的掌握与能力的培养。徐老师的特点是每次上课都在黑板上挂一张地图,有时还把地球仪放在讲台上,在讲到某个地理现象或城市,他对着地图指出其地理位置,有时用地球仪讲解一些地理信息。徐老师每次讲课开始前,点名同学到地图前指出上次堂课讲过的城市位置,或指出某个山川河流的范围。徐老师授课的特点引发了我对揭开地球神秘面纱的兴趣,逐渐养成了喜欢看地图的习惯。无意中也给我在大学学习地学系列课程注入了一些活力。参加工作后,不时有出差的机会,我都会事前查看沿途相关地图和了解有关的地理信息。结合当时的长途汽车,火车,车速都很低,也有助于我看清沿途的河流山川,地质地貌,植被,以及土壤岩层的自然断面,山水林田路布局等等。工作之余,或在听广播、看报纸上报道的新闻发生地点,仍然保持翻看地图的习惯。
  所有这些,对丰富我的专业实践知识很有帮助。我退休后到国内外一些地方旅游,仍然保持出发前阅读出游所在地的相关资料和地图的习惯。许多同车一起出游的人士,一上车(或飞机)就睡觉,我就不同,一上车就精神百倍,结合了解的一些地理信息,目不转睛看窗外景观、地物、地貌等,时而也拍一些照片,也不失为为一种爱好和乐趣。
  现在已耄耋之年的我,外出旅游已不太方便。当今随着摄影和数字技术的发展,通过电脑或手机就能清晰看到祖国山河、世界奇景。我现在坐在家里就能从电脑、手机,或接到电视机上看大屏幕高清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照片或视频,也不失是一种享受。
  高二的物理课由韦同芳老师讲授,韦老师是一位知识渊博,教学经验丰富,教学中突出要点、难点问题,而且呕心沥血为学生排忧解难的优秀教师。物理课有很多计算题,为提高学生的数字运算效率,教我们如何运用计算尺。此外,韦老师还教我们利用代数课中的对数知识来运算,大大提高了计算效率。我在大学做课题研究常常要采集土壤、植物、肥料等试样,不同处理的样本进行分析测定,大量的数据往往要进行很繁琐的运算。还要对结果的可信度进行生物统计分析,也是个很繁琐的运算。当时虽然用了小型手摇机械计算机(器),但也不好用。我主要还是采用了中学韦同芳老师教我们用对数运算的方法,使计算化繁为简,提高计算效率。当然,随着电子计算器及其后计算机的运用,计算效率之快,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后话。
  韦老师在课堂上还特别提醒同学,在复杂的公式推导或运算中,除数字运算外,还要关注数字后面的单位(物理量)间的换算,及其物理量含义。所有这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也为我在此后的大学学习和工作打下了比较扎实的基础。韦老师也很重视实验课教学,如量度长度的游标尺、测微计的认识和运用,以及力学、电学、光学........等实验。每次实验报告,不但要写实验结果,还要把老师印发的有相关实验的完整实验报告,如实验名称、实验原理、实验器材、实验步骤等讲义,照抄到专作物理实验报告本子上。老师希望学生日后养成认真、规范的良好工作作风。可见,老师用心之良苦。
  高中的国文课,好像每学期都有,曾担任过我班的老师,有:在高一丁班时是林苍老师,高二丙班是刘耀曾老师,高三丙班时是凌汉云老师。三位老师在语言文字理解和写作等方面对我有较大帮助。其中,刘耀曾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尤为深刻。刘老师在每次讲完课本后,不时额外给我们介绍一首唐宋诗词或寓言、成语等,引发我们对古诗词的兴趣。我记得,在我走上工作岗位后第一次出差(1960年)湖北省襄阳,连续两次穿过古襄阳城楼门洞后,才进入古城内。在城内看到街道宽阔的土石路,马路上车辆稀少,忽见远处一辆牛车徐徐向我方向过来,老牛拖着高大的木轮(直径近两米)车压到土石路面和轮轴摩擦发出咯兹咯兹的音响,让我想起杜甫的一首【兵车行】诗的第一句(当时也仅记得这一句了),“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当然,老牛拉车的声响和马拉车有差别,行人虽没带弓箭,但行人低着头,匆匆而行的景象,也让我颇有联想到诗句的意境。
  刘耀曾老师高二的国文课,先后给我们介绍了数十篇古诗词、警示铭文、寓言等。时光虽已久远,但有些诗文箴言还不时在我脑海中闪现,或是在听到看到这些古诗词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1992年,离别37年后第一次回印尼,在家门口看到五岁的侄孙女,她很陌生的问我:“kamusiapa”(你是谁),我答:“sayasaudarakakekmu”(我是你祖父的弟弟)。这时,让我想起一首诗句: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是贺知章题为“回乡偶书”的诗句。我和侄孙女的对话,何其相似乃尔,令我惊诧不已。
  当年学的不少古诗词、寓言,过了许多年后还记得其中的名句。例如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名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名句;《卖柑者言》中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名言。还有许多脍炙人口的诗句,如,“漫卷诗书喜欲狂”,“青春作伴好还乡”(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杜甫:春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望月怀远);“相见时难别亦难”,“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无题);“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李白:将进酒);“床前明月光,凝是地下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静夜思);“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下江陵)“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杜秋娘:金缕衣);“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元夕)”,等等。
  刘老师还布置作业,每星期交一篇日记;每两星期写一篇作文,由老师定题目或自定。有一次老师布置作文题,要我们就杀鸭烹鸭吃鸭的体会写一篇作文。老师别开生面的作文题,我们几个同学聚集一起,高高兴兴体验了一次厨房活,大家各显神通,写出风味各异好作文。刘老师认真负责教导,使我的语言文字能力逐步得到提高。
  我们几个同学好友常在一起谈天说地,有次得知一好友投稿诗歌已在报刊发表,我受到鼓舞。为纪念“七一”,也整理了一篇题为“为实现美好幸福的社会而奋斗”的短文,以“秋苍”为笔名,尝试投稿,侥幸被录用,刊登在1954年6月二十几日(具体日期记不清了)雅加达新报副刊上。时值暑假大家未见面,也就没在好友中再提及我投稿事。
  还有不少老师的课堂片段,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例如,初中二时上了一门几何课,很抱歉,给我们班上课的老师姓名记不清了。该课主要内容是用“假设-因为-所以”的三段式的演绎方式运算论证图形的一门课,有助于思维逻辑的开发,引发了我的学习兴趣。对我日后开启和提高思维的条理性,提高辩论能力很有帮助。
  高中一年级的中国历史由陈清桓老师授课。历史课一般比较难讲、枯燥。但陈老师讲得生动,陈老师常常从讲一些相关的故事入手,引人入胜,使学生领悟历史真相。例如,清朝初期为巩固政权,大搞文字狱,乱杀无辜。陈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江南有一文人,坐在窗边看书,突然窗外一阵风吹乱了正在阅读的页面。这文人诗兴大发,提笔写下: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这一打油诗被政治化,扩大化,遭杀身之祸。
  通过中国历史课的学习,对祖国五千年的历史有个轮廓的了解。但中国历史课讲到孙中山为首同盟会推翻清王朝建立中华民国或到军阀混战为止。我很想知道其后的历史。课余,我常到Pantjolan的一些书店,在翻看毛泽东选集1, 2,3卷时发现书中正文和注解中有许多现代史事件资料,我就经常到书店翻阅,以后就买回家阅读,使我对中国现代史有个轮廓的了解和认识。
  高中一的生物课由丘润民老师讲授。老师讲课重点突出,善于举例,受学生欢迎。我至今记得老师在讲到先天遗传性与后天获得性的关系时强调先天性可以遗传,后天获得性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遗传。老师以“指鹿为马”成语开说,鹿生鹿,马生马是先天性遗传决定的。后天获得性以长颈鹿为例,谈到以树叶为生的许多种类的动物,低矮处树叶为许多体型小的动物光顾,低矮处的树叶常供不应求,小型动物对较高处树叶可望不可即。长颈鹿的祖先为获的食物而不断伸长颈脖,这种变异,在历史长河的世代繁殖中得到了遗传,使长颈鹿的后代长颈脖的变异被保留下来。说明在一定条件下,后天获得性也可以遗传。这些知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此后我上的大学是农业大学,以后毕业留校从事教学科研,大多在土壤科学领域,也涉及植物生产,遗传领域只是擦边球,但对扩充知识面不无帮助。
  老师还讲到种类多样的植物,通过分类找出它们的宗族关系,植物的学名是世界通用的。Ginkgo biloba是银杏的学名,只要查植物分类手册,就可找到银杏和它的简介。老师对银杏学名的发音,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我读书、工作的大学校园里有银杏树林,看到它,就想起丘润民老师,想起Ginkgo biloba。也使我在大学学习植物、动物、微生物和土壤的分类学时已知其重要性,激发我认真对待这些课。
  此外,我们还上过代数(温鸿淋老师,张国基老师)、三角(蔣家驹老师)、立体几何(刘宏谦老师)、化学(杨庆贤老师、李习生老师)、公民(钟士民老师)、外国历史(梁英明老师)、英语(康祖硕老师、曹雪贤老师)、印尼语(陆並培老师等)、印尼地理(李毓华老师)等课程,使我学到了许多基本知识,为其后深造打下良好基础。
  中学的时光是美好的,我的六年也是在巴中度过的。它也是人生去向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巴中也为社会输送了数以万计的青年学子,或继续深造,或直接走向社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巴中学子主要分布在印尼和中国(含港澳台),也散布在亚欧美澳等地,从事各种各样的事业,为社会作贡献。巴中,我们永远怀念你!

国际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