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国际日报 2020年11月21日 第2020-11-21期 >> 第B6版:世界文化之窗
按日期查阅

段代洪(美国)

欲语还休的秘密真情
  

鲁门·卡波特说:“梦是心灵的思想,是我们的秘密真情。”
  我们都是世间的凡夫俗子,我们都会作各种各样的梦。可是有一种梦境,和身边最亲密的人有关。一定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这种梦境总会一直萦绕在午夜,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又欲续难期。
  茫茫宇宙,芸芸众生,谁都无法保证,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我们深爱的人,很可能突然就离开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且总觉得会一直陪伴着我们的爱和温暖,也很可能在旦夕之间就消逝了。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无法面对也不愿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我们宁愿相信他(她)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宁愿相信他(她)只是生着我们的气暂时躲了起来。也或者以为他(她)是遇到了某种难事,没有办法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我们身旁。这种不舍和眷念,与梦境缠绕在一起,有时候让我们都以为我们的臆想和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我的父亲因为肝癌已经去世多年了。可我一直重复着一个梦,我梦见父亲没有离开我们,他只是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能见太阳,不能接近任何光源,而且会传染。所以母亲只能把他藏在一个黑暗的小柴房里。父亲很柔弱,走路都晃晃悠悠的。可我宁愿是这样,宁愿父亲是得了世界上最怪异的病,可毕竟他还在,还没有离开我们。这样的梦境总是在梦中出现。每次从梦里醒来,我都泪流满面。
  一位叫地明光的朋友说,他梦见病逝的姥姥了。他梦见很久不见的姥姥坐完牢回来了。姥姥像是坐了好长时间的牢,腿都不能走路了。他赶紧喜出望外的迎上去,扶住姥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个网名为“心里住了一个人”的女友,做了一个特别的梦。她梦见自己在下班途中遇到之前因车祸去世的老公了。她含泪牵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她要他回家。他说他回不来了,他说他现在变成女孩子了,还告诉了她他的新名字。
  一位年轻的父亲梦见自己因白血病夭折的女儿变成了小天使。女儿带着漂亮的头冠,穿着好看的白色裙子。女儿绕着他快乐的飞来飞去,一边飞,一边咯咯咯咯的笑着。年轻父亲从梦中醒来,呆坐良久,那银铃般的笑声久久没有散去。
  一个署名“秋千的平行世界”的网友在我的微博里留言,说在梦里见到外婆了。外婆穿着她生前常穿的暗红色衣裳,可她变成了婴儿,身躯很小,但头还是成年人的样子。她轻轻抱着她,外婆睡得很香很香。
  一个叫棉花唐的女孩说,他跟爷爷最亲。爷爷脑溢血去世那天是个周六,女孩原本应该照常去舞蹈班的,可是那天任由妈妈打骂,她死活都不愿出门。结果那天爷爷突发脑溢血,她是爷爷离开时唯一见着的亲人。后来女孩就一直梦见爷爷,大多是她和家人围坐餐桌前吃饭的时候,她总是隐约看见爷爷的脸贴在窗外,满面微笑的看着她们。她想起身叫爷爷过来和她一起吃饭,可是回头再看,爷爷已经变成了一只蝴蝶,但依然紧贴在她家的窗前。
  大凡经历过至爱亲人离世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有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消失不见抑或被带走、被抽空的痛感。也几乎很难去相信,那些曾经与我们朝夕相伴的亲人,那些曾经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温暖和关爱,从此便了无痕迹,像一缕云烟随风而去。
  多想再看到那亲切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已经模糊。多想再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可那声音已经漫漶。多想再听到那爱的责骂和呵斥,可是已经没有可能。
  多想再给他(她)捶一次背。多想再给他(她)点一支烟。多想再给他(她)沏一杯茶。多想再牵一次他(她)的手。多想再给他(她)一个深情的拥抱。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情,说着说着就没了。离开的人此生再也无法相见。想要再见到他们,就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在梦里,藉由梦境抚慰一下心中深深的遗憾和苦苦的思念。
  梦是开设在灵魂深处最隐蔽角落的小小隐秘窗口,它所通向的宇宙夜空是灵性的。是亲人不曾消散的爱,让我们始终魂牵梦绕。是我们不曾间断的深切思念,留住了与亲人的缘。
  今夜,依然在梦里等你,不见不散。‘
  作者简介:段代洪,男,汉族,1972年生于中国重庆,自由写作者。中国四川省绵阳市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在海内外报刊公开发表小说、诗歌、散文、随笔200余万字。著有散文集《多年以后》、《春风十里》。作品多次被选摘。现旅居美国。

国际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