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xi Zhang

响应陈和“良禽择木而栖”

巴厘:意如香 “人以类聚,鸟以群分”与“良禽择木而栖”异曲同工。鸟类有“鸟道”,彼此叽叽喳喳,构筑了一道野林旷野里,禽鸟和谐的蓝天翱翔美景。而“猛虎不吃犬子”,更是大自然生物生生息息的渊源传代,成为造物者构建大自然的伟大杰作。 陈和文友是东区文坛的一名写作好手,文章有分量,善写杂感文章,用词严谨,近乎鲁迅的杂文风格。他这篇“良禽择木而栖”,借群鸟的栖息习性,道出了“良臣择主而事”的人间“常态”,勾勒出人间充满猜疑算计,明争暗斗的阴险。对比与禽鸟,它们自由自在遨游蓝天,从不离群,没有独居,没有相互猜疑,没有彼此算计,“鸟类比我们幸福多了”! 纵观环球,人与人,国与国,不是充满明争暗斗的阴险吗?为了一国之私利,不惜兴兵侵略攻占别国,假借“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观”,行使霸权穷兵黩武。这些“民主人权”的教师爷,为达到霸权目的,拉帮结派,竟然使出最恶毒的“抹黑、造谣、污蔑”的下三滥阴招,把中国新疆维吾尔的宗教和睦、民族和谐,污蔑为“种族灭绝”、“强迫劳动”,“屠杀穆斯林”,企图煽动穆斯林国家对中国发起围攻,以孤立和削弱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但邪不胜正,欧美国家的世纪大谎言,欺骗不了国际上的正义人士,已经有两亿多国际人士(包括印尼伊联与穆协的穆斯林信众)到访过新疆,他们亲身体验了新疆是个好地方,宗教和谐,信众和睦相处,维吾尔族生育率全国居高,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事实胜于雄辩,因此至今没有一个穆斯林国家,对中国的新疆问题发出质疑的“抗议”之声,终于让欧美国家的世纪大谎言不攻自破。 反观世间人事,都有太多的人性污点,一些“道不同不相与谋”的人间怪事,层出不穷。只因意见相左,互不苟同,就形成了深根蒂固的偏见,往往因了“一字之差”,一个名字也容不得,事事找咋为难人家。总不能静下心思相互体谅,相互谅解,反而一个又一个得罪了人而不自知,逼得双方愤而远离而去,“不相为谋”了。谁曾想?竟成了长夜绵绵,令人费解遗憾啊! 因此小心眼偏见害人不浅,害得人际关系失和,为何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呢?难道“人道”不如“鸟道”吗?诚如陈和所言,树木被砍伐,两三个月之后会再枝繁叶茂,恢复以前的风姿,鸟儿也会再飞来叽叽喳喳,没有猎人与猎枪,可以安心栖息了! 人呢?难道就不能抛开成见,虚谷开怀,容纳褒贬,放下猜疑与算计之私心,放下过往的误解成见,得饶人处且饶人,和睦相处不好吗? 是该掏空偏见私心的阴暗,回归人性祥和光明了——愿与陈和文友和大家——相互勉励共勉之!

富士康的“苹果”怎么样了?

廖省:林越 台湾企业“富士康”于1988年开始在中国大陆进行投资,鼎盛时期的总投资超千亿人民币,在大陆有36个厂区,分布于昆山、北京、深圳、郑州、惠州等地,员工总数超80万人。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代工厂;苹果几乎将所有订单都交给它,还垄断包括iPhone手机、Mac、戴尔、惠普电脑等在内的很多硬件产品的生产业务,在中国赚取了丰厚的利润。 2015年,为配合苹果供应链多元化,富士康老总郭台铭投资50亿美元在印度建厂,计划在5年内建设10至12个厂区,但进展不顺利,原计划的完成率不足20%。2017年,他又投资超10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像是给美国总统特朗普送去的一份“大礼”。2018年末,他信誓旦旦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说,富士康将从占中国GDP的3.9%提升至5%。 但今年4月,媒体却报道富士康正加速离开中国,近期再向越南投资45亿人民币建厂,准备把中国的产业重心转移到越南,而大陆的80万员工将被辞退。富士康随即作出回应,称转移产业重心及抛弃大陆员工为无稽之谈,但外界对富士康的声明仍然存疑。 去年8月,由于中美关系紧张与新冠疫情,富士康开始将部分工厂迁到墨西哥;目前,在墨西哥有5家工厂。富士康总收入的54%来自苹果,苹果宣布要将亚洲的生产线转移到印度及越南,因那里有廉价的劳动力。有评论批评郭台铭对美投资、追随苹果在国外巨额建厂的行为是“商人无祖国”。对此他回应,“我觉得市场就是我的祖国。”“富士康在中国建厂,是给大陆赏饭吃。”这充满挑衅意味的狂言妄语,加上他在美国对华为下禁令时,竟中止了替华为加工,无情落井下石的行为,使富士康在大陆的形象直线大跌。 在中国惹了众怒后,富士康开始把国内生产线转移到印度和越南。但其海外建厂计划却频频“翻车”,印度的疫情及产能拖怠让他亏了近50亿!而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工厂,当时得到了100亿美元的承诺投资,最后却只有6亿到账,如今只好准备转型造车了。 苹果见情况不对,赶紧催促富士康把产能和iPhone 13的代工生产线重新搬回中国,富士康甚至贴出了紧急招工20万人的公示。显然郭台铭也醒悟了,中国受疫情影响较小,是世界公认的制造大国,拥有庞大的劳动人口和制造业基础;拥有全球最具活力的消费市场,同时也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优质劳动力市场之一,富士康很难绕得开中国因素! 如今正值苹果的新产品销售旺季,富士康希望以中国的产能,弥补其海外工厂的产能匮缺;形势逼得富士康再将业务移回中国来,重启郑州工厂是唯一的选择。据悉,郑州富士康的苹果生产链本有90条生产线,年产近50万部苹果手机。这些设备可能都还完好。 但是,如今苹果的代工合作伙伴可不止富士康一家,还有和硕科技、比亚迪、立讯精密等。假如富士康没有足够的产能,苹果肯定会将部分订单分给其他的代工厂商。从郭台铭近期的行动不难看出,想要保持住在“苹果”的优势地位,富士康暂时离不开中国市场。 在富士康撤离中国的这几年内,有两个国产品牌迅速壮大,那是比亚迪和立讯精密。讽刺的是,成立于2004年的立讯精密,其创始人王来春是在富士康工作多年的女员工,辞职创办了立讯精密,她把郭台铭的座右铭“客商第一”改为“人才第一”,取得了成功。 业内人士表示,富士康的麻烦可能才刚开始。苹果目前的重要经营点都在美国本土和欧洲市场,把中国市场放到第三位。而美国及欧洲绝大多数门店都处于关门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苹果的销售量出现了大面积萎缩,富士康以后的代工业务量会越来越少。 同时,“苹果”接连出事,让富士康雪上加霜。据报道,欧盟向苹果发起了反垄断调查,或许会对苹果开具去年营收10%的罚单,而美国也开始对苹果发动了反垄断调查。今年4月27日,俄罗斯以垄断的罪名,给苹果下了9亿卢布的罚款;导致苹果股价下跌,不得不降低今年AirPods的产量。此前,苹果计划生产1.1亿件AirPods,但如今可能降低到7500万件,这就意味着富士康的订单将减少,对富士康来说这是最为致命的打击。 如今的“苹果”没有以往抢手,富士康的声誉和发展也大不如前。何况来了两大竞争对手,日子变得越来越不好过,全球第一代工厂的名声已受到威胁。不过,富士康的实力依旧不容小觑,这次越南和印度的失误,很大程度是因为意外,一旦疫情过去,富士康一定会重返越南和印度;因为在中国它已经很难再创辉煌,也就只能继续向外寻找出路了。 《国际日报》于25日报道:“台湾企业富士康(Foxconn)集团已作出承诺,有意在印尼投资于电动车电池项目。”“电动车电池工业是印尼政府在未来要落实建设绿色经济和可持续性蓝色经济的政策方向之一。”希望富士康汲取教训,在印尼进行稳当的投资。 被咬了好几口的“苹果”,为疗伤自救,已顾不上提携“忠心”的富士康了;而彷徨的富士康只好冒险进军已被中国品牌占据40%的国际电动车电池,何况,中国开发的磷酸铁锂电池已赶超韩国日本专长的三元锂电池;富士康的新征程将充满挑战,再也狂妄不得。

古典音乐(1)——领军人物:黄仲涵的千金们

迪迪·瓜尔塔纳达(DIDI KWARTANADA)   如今,华人阶层与西方古典音乐(下文统称为“古典音乐”)的密切关系可谓众所周知。从演奏者、音乐老师、作曲家、指挥、音乐学创办人乃至音乐厅的拥有者,都能发现华人的名字。这篇初探努力探寻华人在印尼古典音乐界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所做出的贡献,记载了自19 世纪70 年代以来的相关信息。然而,由于时间有限,并不是所有人都被收录在内,只有那些他们的华人姓氏能被找到的华人才被记录在这篇文章中。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许多华人女性在古典乐坛上成绩斐然,她们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古典乐派的领军人物。 古典音乐是欧洲人到印尼群岛寻找香料时带来的。华人,特别是土生华人精英分子,除了融入印尼当地文化,也吸收了西方文化。于是,除了收藏加美兰(乐器),克里斯短剑和皮影,土生华人精英家庭还对荷兰文化感兴趣,因为荷兰人是社会中的统治阶级,与荷兰人建立良好关系会大有裨益(Onghokham, 2008:182-183)。因此,他们也汲取西方文化的方方面面,比如学习荷兰语。在某些情况下,他们还会欣赏和演奏西方音乐,甚至教导他们的孩子学习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ues Mozart)和路德维希·凡·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等作曲家的作品。 最早关于华人精英阶层与古典音乐的记载出自荷兰作家佩雷拉尔(M.T.H. Perelaer)于1883 年出版的作品《爪哇,荷属东印度》(摘录自Onghokham, 2008:183)。据佩雷拉尔Perelaer)在书中的描述,在庆祝1870 年代农历新年时,在郑家(Keluarga The),一个泗水的印尼土生华人高级官员的家中举行西方音乐与舞蹈表演。有趣的是,虽然那个时代华人女性的活动仍然受到限制,但郑家的女眷却可以参与到上述的娱乐活动中。可惜的是,关于郑家与古典音乐的关系并没有更深入的记载。在殖民时期的最后阶段,由于购买乐器、学习演奏乐器以及欣赏黑胶唱片的费用高昂,因此只有某些阶层的人能够欣赏古典音乐。   领军人物:黄仲涵的千金们   据迄今为止得到的数据显示,20 世纪以来三宝垄一直保存着有关印尼华人与古典音乐的历史专刊。也许是因为它是港口城市,西方古典乐团不时会来此处演出的缘故。除此之外,像留声机和黑胶唱片这种新兴技术也已开始问世。 来自三宝垄的著名企业家、传奇人物黄仲涵(Oei Tiong Ham)(1866-1924),鼓励他的女儿黄宗兰(Oei Tjong Lan,1886 年生)和黄蕙兰(Oei Hui Lan,1889 年生)学习欧洲音乐和声乐。黄仲涵的许多生意伙伴都是欧洲企业家,可能就是从他们身上他才知晓了古典音乐。有趣的是,黄仲涵不仅自己学习音符乐谱以及学习演奏乐器,他还允许两个女儿登台演出,进入公众视野。在那个年代,女孩登台演出被人们视作禁忌,因为华人女性一进入青春期就被关在家里,深居闺阁之中(End, 2006: 199, 778)。也许黄仲涵想向社会各界表明,他是一个紧跟时代步伐,思想开明的进步人士。 黄仲涵将两个女儿送到新加坡学习古典乐,那么宗兰和蕙兰的首次演出也在新加坡举行。《新加坡日报》、《东方每日邮报》和《海峡晨报》都于1905 年12 月7 日报道了在旧市政厅举办的一场小型音乐会,这是由著名音乐老师巴塞特·阿雷尔(Basset-Arrall)夫人的学生演奏的。这对年龄分别为19 岁和16 岁的姐妹同其他的学生一起演出。演奏厅座无虚席,新加坡总督作为贵宾也受邀出席。下面是由这对姐妹为大家带来的几首乐曲:   《慈爱》: 黄宗兰和黄蕙兰二重唱   《少女之歌》(杜邦(Dupond)作品): 黄宗兰(钢琴独奏)   《蝴蝶》(华尔兹舞): 黄蕙兰(歌唱)   《合唱团》: 学生合唱,其中黄宗兰担任女中音,而黄蕙兰则担任女高音 …

古典音乐(1)——领军人物:黄仲涵的千金们 Read More »

中国—东盟绿色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暨2021年中国—东盟环境合作论坛举行
中国驻东盟大使邓锡军在开幕式上发表视频致辞

【本报讯】据中国驻东盟使团消息:10月25日,邓锡军大使应邀在中国—东盟绿色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暨2021年中国—东盟环境合作论坛开幕式上发表视频致辞。邓大使指出,当前,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叠加共振,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面临严峻挑战。习近平主席在出席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呼吁国际社会加快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实现更加强劲、绿色、健康的全球发展,构建全球发展命运共同体,为推进全球发展事业和国际发展合作指明了方向。 邓大使表示,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也是中国—东盟可持续发展合作年。实现永续和韧性发展,是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目标。双方应在“全球发展倡议”指引下,加强可持续发展战略对接,做深做实“一带一路”绿色发展伙伴关系;加大可持续发展投入,加快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打造绿色合作新亮点,大力开拓数字经济、科技创新、蓝色经济等新兴领域合作;构建开放包容的发展伙伴关系,携手构建全球发展命运共同体。 中国—东盟绿色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暨2021年中国—东盟环境合作论坛于10月24—26日在广西南宁举行,由中国生态环境部和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东盟秘书长林玉辉、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罗掌华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

肖千大使出席纪念万隆会议召开66周年线上研讨会

【本报讯】据中国驻印尼使馆消息:10月23日,肖千大使应邀出席由印尼外交部和万隆会议纪念博物馆联合举办的纪念万隆会议召开66周年线上研讨会并发表演讲,介绍我加强抗疫国际合作总体情况和基本立场,并就中印尼疫苗合作、经贸合作前景等回答观众提问。印尼外交部公共外交司司长尤斯伦、社会文化事务与发展中国家国际组织司司长潘妮参加,外国驻印尼使团、高校师生等近百人线上听会。 肖大使表示,今年是万隆会议召开66周年。66年前,亚非29个国家和地区领导人出席了万隆会议,形成了团结、友谊、合作的万隆精神,促进了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会议提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十项原则,为推动国际关系朝着正确方向发展,为推动亚非合作、南南合作,为促进南北合作,发挥了重大历史性作用。66年后的今天,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各国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同时,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交织影响,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新形势下,万隆精神仍然具有强大生命力。中国与国际社会特别是亚非发展中国家弘扬万隆精神,携手抗疫,为控制疫情乃至战胜疫情做出了巨大贡献。 肖大使重点介绍中国在国际抗疫合作、中印尼抗疫合作及中方为疫苗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作出的贡献。肖大使说,中方在国际抗疫方面做到了“五个率先”。一是率先同各方分享疫情信息、交流抗疫经验。二是率先向各国大批量提供抗疫物资。三是率先向发展中国家大规模提供疫苗帮助。四是率先对外派遣医疗专家组。五是率先提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中印尼携手抗疫树立发展中国家合作典范。双方疫苗合作一直走在地区国家前列,呈现三大显著特点。一是供应量大。截至目前,中国科兴、国药向印尼出口了2.15亿剂疫苗,占同期中国对外出口量约20%,占印尼获得疫苗总数80%以上。二是合作全面。双方正开展研发、采购、生产、技术转移等全产业链合作。三是辐射地区。中方积极助力印尼打造地区疫苗生产中心。 肖大使强调,万隆精神将为地区国家复苏发展提供持续动力。无论是阻击病毒传播蔓延,还是实现全球经济复苏,都离不开国际社会团结合作。“疫苗民族主义”、病毒溯源政治化,只会破坏国际抗疫合作。利用疫情搞“去全球化”、搞封闭脱钩、保护主义,既损人又不利己,还将为全球经济复苏制造新的障碍。冷战对抗、零和博弈更是逆时代潮流而动。中国开展抗疫和疫苗国际合作,没有地缘战略意图,没有经济利益盘算,也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中方坚持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愿同地区各国一道,继续践行团结合作的万隆精神,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坚持多边主义,为全球战胜疫情、实现可持续经济复苏不断注入正能量。 印尼外交部公共外交司司长尤斯伦代表新闻和公共外交总司长德古发表主旨演讲,强调面对疫情等挑战,万隆精神在促进各国平等、弘扬合作价值观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当前,疫苗政治化导致各国疫苗分配不公平,进一步造成复苏失衡。单边主义使国与国之间产生冲突。各国应当遵循万隆精神,推动疫苗公平分配。发达国家和国际机构应当为发展中国家抗疫提供帮助。印尼方正本着负责任态度,积极开展国际抗疫合作。 印尼外交部社会文化事务与发展中国家国际组织司司长潘妮表示,印尼正大力开展双多边疫苗合作,积极同中国安徽智飞、康希诺及美国、俄罗斯疫苗企业开展研发和采购合作,并借助世卫组织、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二十国集团等平台为国民采购疫苗。截至10月10日,印尼已获得超过2.8亿剂疫苗。印尼支持疫苗专利转移,将继续坚定开展疫苗合作。 万隆会议于1955年4月在印尼万隆召开,是亚非国家和地区首次在没有殖民国家参加的情况下讨论亚非人民切身利益的大型国际会议,形成了以“团结、友谊、合作、和平共处、求同存异”等为核心的万隆精神。万隆会议是亚非各国人民民族解放运动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此次线上研讨会系印尼方举办的纪念万隆会议召开66周年系列活动之一,主题为“全球合作抗疫:现在时和将来时”,旨在弘扬万隆精神,提升公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意识,促进国际社会团结抗疫。

雅加达及巴厘岛即将免费放映6部香港电影
“2021香港电影巡礼”印尼站即将启动

本报讯:亚洲电影大奖学院 (AFA Academy)将携手巴厘国际电影节在印尼雅加达于11 月 5 日至 7 日举行“2021香港电影巡礼”电影盛典,并将在Plaza Indonesia XXI 电影院为期3日免费放映最新六部香港电影。此活动的资金由创意香港(CreatHK)和电影发展基金(FDF)提供,受到雅加达香港经济贸易办公室的支持(HKETO Jakarta)。除印尼外,此月其他三个东盟国家巡礼站为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 亚洲电影大奖学院及香港国际电影节主席王英伟先生(Wilfred Wong)说道,此活动为了加强与来自东盟国家的电影专业人士的电影文化交流,也能更好推动电影事业的国际平台,汇聚电影人共同合作。巴厘国际电影节创始人戴比女士(Deborah Gabinetti)也继续说道,疫情期间大部分观众与在影院观看电影的体验已脱节,也非常荣幸能有此次的合作,让更多印尼人欣赏到经典优秀的电影。 在雅加达放映的6部电影时间表如下: 1.《七人乐队(Septet : The Story of Hong Kong )  》 | 11 月 5 日星期五 – 17:30# 2.《浊水漂流(Drifting) 》| 11 月 6 日星期六 – 13:00# 3.《好好拍电影(Keep Rolling)》| 11 月 6 日星期六 – 15.50# 4.《少年的你( Better Days)》| 11 月 6 日星期六 – 18:45# 5.《狂舞派3( The Way We Keep Dancing)》| 11 月 7 日星期日 – 14.15# 6.《一秒拳王( One Second Champion)》| 11 月 7 日星期日 – 16.50# 所有放映均以粤语为母语,并附有英语和印尼语字幕。此外,也将在11 月11日至14日巴厘岛的Park 23 XXI 电影院进行免费放映。 6部作品简介: 1.第一部作品是香港最受尊敬的七位导演 :洪金宝(Sammon Hung),许鞍华(Ann Hui),谭家明(Patrick Tan),袁和平(Yuen Wo Ping)、杜琪峯(Johnnie To)、已故的林岭东( …

雅加达及巴厘岛即将免费放映6部香港电影

“2021香港电影巡礼”印尼站即将启动

Read More »

翁俊民:在泗水“中中”华校的最后一日
——印尼华社复校之我见兼谈新办“中中”治学理念

1966年4月12日这一天,对于泗水中华中学(Chung Hua High School,简称“中中”)的师生来说应该都留有深刻的印象。 学校突然来了一卡车军人,我记不清他们的样子了,只记得他们所穿的军装与军靴。那时我只有14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两个小时,老师就宣布提前放学回家。谁知这一天竟成为我们华校的最后一日,也是我最后一天坐在初中三年级教室的座位上。此后,每当我回想起这一天,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感觉有如生离死别,一夕之间,不能再见到亲爱的老师和天真无邪的同学。这样的回忆也成为我致力于复校的最大动力。 一 泗水“中中”1948年7月创校,1966年4月,这所当时有着2900多名学生和130多名教职员工的华校被军政府强行关闭,至今已有55年。苏哈托时期对华文实行全面禁锢政策,包括店铺与商号都禁用华文,也禁止在公共场所说华语。这一政策到底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它不仅仅影响华族对母国中华文化的传承,更是造成印尼国家的损失。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铭于斯,魂魄聚散于斯,这是中华民族在人口迁徙中形成一个理念。五千年的历史积淀,华夏文明可谓渊远流长,中华文化灿烂多彩,不输给任何一个民族。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的仁爱文化,十分注重人伦之间的关系,诚实守信、先人后己、尊老爱幼、勤劳节俭,是我们的社会风尚。尤其从周朝开始就力行社会教化,形成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而这一本来可以成为一种社会力量的文化,能够“为我所用”,参与建设美好的印尼,却在印尼消失了三十多年。一个国家如果有一半的公民有道德、有智慧,这个国家就会欣欣向荣,朝气蓬勃。而一些国家落后恰恰是文化的落后或没有文化。所以我认为,华裔占有一定比例的印尼,全面禁锢中华文化对国家才是最大的损失,而非一种教育方式或一种语言的缺失。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在从商创业方面也形成一种道德规范、良性循环体系,对国家建设具有强大的推动力,而当时的政府不明白这一点,只为反华而反华。 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我虽不敢自诩聪慧,但在好学方面,可以套用先师孔子一句话:“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泗水“中中”被关闭后,我转到国民学校继续学业,直到数年前通过考试完成博士学位。 二十年前,我开始注重医疗与教育方面的投入。教育可以改变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医疗可以提供人民生活的素质与水准。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史无前例地大规模派留学生出国,有人质疑,人派出去不回来怎么办?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说:“你先把人给派出去,不要怕跑,跑10%、20%,还有80%。”中国的实践证明,邓公说的话十分正确。对教育的投入不能过多计较成本。印尼结束专制统治,实行民主改革,也正是百废俱兴、奋起直追之时。 三年前我被推举当选“中中”校友会主席,到今年将要届满。在大家的支持下,我做了两件大事。其一,2019年举行世界校友会,包括来自中国内地与香港的校友,1200多名“中中”莘莘学子齐聚泗水,获得空前成功。其二,实施复校计划。 印尼各地华社都在努力复校,而我对复校与一般人有不同看法。我觉得复校最重要的是理念与信念,理念是解决我们要得到什么的问题,信念是我们要相信什么。如果建校没有理念与信念,只会是一个空洞的建筑,培养的子弟没有内涵,没有异像。“中中”复校相对来说比较迟,20年来每次校友相聚都会谈到复校,其实不过是一种怀旧的情绪,不是基于一种远见卓识,因此总是不了了之。当然,也没有一个校友站出来担当复校大任。最后由我出来独自全资承当此任,是受到陈金运老师的启发。在一次校庆活动上,陈老师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俊民,建校的事就拜托你了!”这句话触动了我的心,感觉有如过电一般。 二 在即将迎来今年12月10日学校建筑封顶之际,我最怀念的就是已经往生的陈金运老师,他的一句话,才有了今天的成果。第二个怀念的是陈恒曦老师,他是我的补习老师。(说到陈恒曦老师,我不禁想起一件往事。虽然老师尽心尽力,不料补习一年,我却留级了。有人开玩笑说是老师“教子无方”,我说是“孺子不可教也”。不过意外留级的经历,对我的人生来说是一个深刻教训,它总是提醒我要加倍努力。)陈恒曦老师推荐我成为校友会主席,他觉得我能够担当这个重任,对“中中”复校会有一个突破。我还要感谢我的同班同学,本来我是要升到高一,由于留级,在初三复读一年,分在初三(2)班,因此我和大家结下缘分。同班同学全力支持我做校友会主席,“校花”吴惠珠也给予我莫大的鼓励。(我从初中到高中,都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所以没有机会交女朋友,女生都是大姐级。) 当然,在复校这件事上,也不免有很多“杂音”。有人怀疑我有没有复校能力,是在讲大话。也有我生意上的竞争者,以及其他学校的领导,则希望我出丑,看我闹笑话。因此复校计划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本人顶着不小压力,一路辛苦,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由于受印尼疫情影响,学校主体工程竣工延迟到今年,到明年3月将完成全部项目,至明年6月招生开课。 “中中”新校分为小学、初中、高中,并且正朝建校三大目标挺进:一是基础设施,二是师资,三是生源。我认为,这三方面是一个学校是否具备发展潜力的基本条件,以此应付未来20年的挑战,一如母校,严谨治学,培养出有用人才、社会栋梁。 我希望这所学校存在至少100年,为此要把基础设施做到最好,不输给任何其它中小学校,让师生拥有一个优美的环境。“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目前我正在接恰一位经验丰富的大学校长担任“中中”校长。在师资方面,除了高标准严要求招聘德才兼备的教师,也将与新加坡、中国的教育机构合作。其中与新加坡顶尖中小学合作,包括交换教师、交换学生。“中中”学生可以在新加坡学校读两周的课程,学校负责出资。还将与世界最顶尖大学合作,包括耶鲁大学、南加州大学、柏克莱大学、斯坦福大学、英国皇家学院(我的子孙在这五所大学就读),我是柏克莱大学校董,南加州大学大使。也将与中国、新加坡以及本国知名大学合作。凡是“中中”学校毕业生考入这些大学,我们将全部提供奖学金或负责全部学费,以此作为对本校高中生的一种激励。在“中中”高中毕业生就业方面,我们也有规划。 就像一本好书,有它的灵魂,读者读书时能够领悟一个道理,而对他的人生产生积极作用。就像一个有活力的公司,也要有它的灵魂,不但要照顾股东利益,也要搞好员工福利,才能把公司带到更高层次。对于一所学校更是如此,不是有钱就能建校,学校要有灵魂,要有上述的理念与信念,从而在面对电子、高科技、IT、人工智能时代,才不至于被淘汰,而是能够接受这种挑战,为此要把20年的社会变化预计在内。这应该才是中中建校最强的优势,并且要努力建成印尼数一数二的中小学。 三 我素以“经纶济世”为己任,易经有“君子以经纶”,办校治学就是最好的经纶实践,所以我要感谢广大“中中”校友给我这个机会,在恢复大家怀念的“中中”精神与校训的同时,让我实现自己的抱负。作为这一届的校友会主席,我要完成两个交代,一是对“中中”的老师、学长与同学以及往生的师生一个交代,一是对我们的下一代有一个交代,继续为华裔子弟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 论语有记载:“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由此可见,孔子认为人多后就要使其富足,而民富后则要对他们进行教育。孟子称“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在,兄弟无故;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在人口众多、逐渐走向富裕的印尼,大力推广教育正当其时,也是吾辈的责任所在。时代不同了,社会兼容性越来越强,最后一日华文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未来做得如何,就看你我的努力。

南海之声:何以解“忧”?唯有“双标”!

日前,英国《金融时报》一则关于“中国测试高超音速导弹”的消息挑动了美国政客们的敏感神经,“中国威胁论”再次甚嚣尘上。美国防长奥斯汀、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裁军大使罗伯特·伍德接连发声,表达了所谓的“担忧”。 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此事回应称,那是一次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的试验,但这仍未能令美国“宽心”。据路透社10月21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在就此事被问到是否会感到担心时,同样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在观察人士看来,美国展现出的“集体忧虑”并不让人意外,这里面也包含了很多意图,习惯性地遏制中国是一方面,另一个方面也是为自身扩充军力找借口,为军工产业争取更多的资源和资金。美国军事网站“The Drive”称,为应对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五角大楼可能会推动部署一个全新的天基预警和追踪系统。 “打中国牌”一直是美国政客们屡试不爽的惯用伎俩,任何风吹草动都是他们打造“忧国忧民”人设的极佳素材。何况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是要赢得明年11月中旬的中期选举,在这个节骨眼,他们怎会不卖力地煽风点火呢?可惜,无论多卖力,美国也是在唱自说自话的独角戏。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中国在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和武器系统,“未超出任何国际义务范畴”。英国首相发言人在回应时也只是做了常规的外交表态,强调将“密切关注”。 相反,美国的“双标”做法倒是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和担忧。近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在美国访问期间专门提到了美英澳合作制造核潜艇计划。他表示,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派遣了特别小组调查此项合作,以评估该合作的安全性和法律影响。 英国《卫报》网站报道称,如果该计划得以实施,将是无核武器国家首次获得核动力潜艇,这表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存在灰色地带。令格罗西担忧的正是此举带来的“后患”,他认为该计划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效仿,增加核扩散风险。 几天前,马来西亚外长赛夫丁同印尼外长蕾特诺会晤后举行联合记者会称,两国对澳大利亚在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框架下发展核潜艇“持强烈保留态度”。 在朝核和伊核问题上,美国一直是施压“急先锋”,并对伊朗和朝鲜实施单方面制裁,但轮到澳大利亚时,美国却对核扩散问题轻描淡写。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日前发表题为《美国军国主义的终结?》的文章,抨击美国藐视规则的双标与霸道。文章指出,拜登表示“美国不寻求新冷战或壁垒分明的分裂世界”。但是,对澳大利亚出售核动力潜艇的计划让拜登的说法的可信度看上去相当低。文章警告说,如果是这样,他下的赌注非常大且风险很高。 新加坡资深外交家、知名国际关系学者马凯硕在接受采访时直言,“美英澳联盟代表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终将失败”。 不知道听了这句评价,美国人会不会更加忧愁。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