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xi Zhang

黄建南艺术展未展先热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等名人纷纷致贺

国际日报讯 由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指导,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一带一路”文化艺术交流基金会主办,国际文化交流艺术馆承办的黄建南艺术展,将于5月16日正式揭幕。近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英国皇家学会加州分会主席凯伦·坎特雷尔公主,美国国际纪录片协会创会主席哈里森·恩格尔、洛杉矶比佛利艺术国际艺术节联合主席詹姆斯·戴钦特、美国街头艺术海报画家罗伯特·罗比·科纳尔等知名人士纷纷通过信函、视频等方式表达祝贺。 巴赫在《贺信》(上图,右为译文)中说:“我谨向您表示最热烈的祝贺!我也听说您的作品参加了‘为奥运喝彩’博览会,为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年9月26日,您将于奥林匹克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 刚于上月向黄建南颁发英国皇家学会(RSSG)荣誉会员勋章的凯伦·坎特雷尔公主在视频(如上截图)中说:“衷心祝贺您即将举办画展!辛勤工作和奉献精神为成功铺平了道路。我再次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曾7次担纲奥斯卡晚会导演的哈里森·恩格尔在视频(如上截图)中说:“能够祝贺我的朋友黄建南先生,我感到非常高兴!我知道北京国际艺术中心将举办您的精品展览。我相信对于您和所有来访者来说,这将是一次非常特殊的活动。希望能看到您的出色作品。” 著名艺术评论家和艺术史学家詹姆斯·戴钦特在视频(如上截图)中说:“黄建南先生,恭喜您即将在5月15日举行的展览。 我为您以及为筹备展览而进行的所有重要工作感到非常兴奋。因此,恭喜您!” ▲展览场馆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7年多来,中国的艺术家们身体力行,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用手中的画笔诠释人文与自然之美,黄建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一带一路·锦绣前程》、《梦中时空》、《地球密码》……黄建南用一幅幅画作诠释心中的高原神韵、荒漠残阳、银河之光。雄奇的自然、奇异的空间,迥异的文化,黄建南用极富想象的笔墨丈量文明,寻觅中西融通之道。 ▲展品 黄建南是国家一级美术师、全球公益联盟金质勋章获得者,是英国皇家学会(RSSG)成立127年来,历史上授予的第一位亚洲籍艺术家荣誉会员,被印度尼西亚皇室赐封为“伯爵”殿下。自2015年以来,黄建南连续在胡润艺术排行榜排名前十名,并在2019年胡润艺术排行榜取得第四,2020年胡润艺术排行榜荣登第三名的好成绩,是目前唯一一个油画、国画同时排名前十的画家,在欧美艺术权威网站artprice的全球当代艺术家500强中排名第21位,并在首次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艺术榜》位列第19位。 ▲展品 据悉,此次展览以“愿景:‘一带一路’人文与自然之美”为主题,共展出黄建南60多幅油画与国画精品。该展览将于5月10日开始对外开发,16日正式揭幕,一直延续至5月28日。 ▲展品

熊德龙:孝子不匮 永锡尔类
——从翁俊民先生孝敬母亲说开去

5月9日是母亲节,翁俊民先生在国际日报B8版刊登整版广告,感恩母亲的养育之恩,祝福母亲节日快乐! 翁俊民深情告白: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翁俊民祈祷:愿倾我之力,让此刻停驻,让母亲永远健康,不再衰老。翁俊民期待永远做“母亲的孩子”。 情真意切,力透纸背。翁俊民的这一番告白,首先被感动的读者是我。母亲节前夜,我在本报广告部阅读到广告大样,想起自己过世的母亲,不禁流下热泪。 中国春秋时期,郑庄公宴请颖考叔,颖考叔“食舍肉”,意欲“打包”带回家孝敬母亲。他解释道,其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郑庄公感叹:“尔(你)有母遗(遗wèi赠给),繄(yī语气词)我独无。”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羡慕翁俊民老母在堂,可以早请安,晚问候,我之父母已在20年前驾鹤西去,永归主怀。 时逢佳节,在新加坡处理业务的翁俊民,特地在母亲节当天搭乘私人飞机,专程返回印尼,陪伴90岁高龄的母亲。他的孝心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要床前尽孝,嘘寒问暖。所有重要的日子,他与母亲都是“一碗汤”的距离。翁俊民还特意飞到泗水,在墓前拜祭先父的英灵。再直飞回新加坡。 尽孝之心,人皆有之,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如此。翁俊民心口如一,贵在躬行。作为印尼宪法总统资政顾问,华裔政治家,焉知这一孝行不是一种政治觉悟?正所谓百善孝为先,孝是教化之本,“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翁俊民或有志于孝行天下,以德治国。 周日,我在教堂礼拜,与弟兄姐妹齐唱感恩母亲的歌曲,也不禁潸然泪下。昔日的一幕幕重现眼前。当我受挫时,母亲如何鼓励我;当我做错时,母亲如何教导我。诚如翁俊民所言,“没有你哪有我。”岳母的恩惠,也让我没齿不忘。不能不说,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阴阳两隔,哪怕让我再多孝敬一天,也做不到了。 心中遗憾难平,而生活仍要继续。让我们以翁先生的孝行为榜样,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时不我待,尽孝就在当下。 孝道与仁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即使身居海外,也不能忘记修身养性之根本。生活方式与时俱进,精神基因与核心价值,亘古不变。作为炎黄子孙,文明美德,优良传统,定要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最后祝福翁俊民的母亲健康长寿!祝福全天下的母亲幸福快乐! 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衷心祝愿为人子女者,以反哺之心敬奉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长辈! 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麦培满获颁“印中穆斯林友好使者”贡献奖

本报讯 5月7日,“伊斯兰历1442年/公历2021年斋月媒体监测报告会”在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士理事会(MUI)中心大楼四层Buya HAMKA会议厅以在线上线下方式举行。Metro TV ,Antara TV,TVRI 等多家媒体派代表现场及在线出席会议。 印尼宗教与文化交流协会(IARC)会长麦培满作为特别嘉宾通过zoom在线参加会议。 会上,MUI向为促进印中穆斯林友好作出突出贡献的麦培满会长颁发“印中穆斯林友好使者”贡献奖。 MUI秘书长阿米尔夏博士(Dr.AmirsyahTambunan)向与会者介绍麦培满会长,并代表MUI授予麦培满会长“印中穆斯林友好使者”贡献奖,以表彰麦会长在印中穆斯林友好事业中的贡献。 阿米尔夏秘书长回顾了MUI与麦培满会长十多年来的合作历程,特别提到麦会长在促进MUI与中国伊斯兰教协会(CIA)建立合作中起到的重要作用。秘书长说:“麦培满促进了印尼穆斯林与中国穆斯林人民的交流。”秘书长对麦会长一直以来投身印中穆斯林友好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麦培满会长随后发表感谢词,他对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士理事会授予的荣誉表示感谢,对与MUI十多年来的合作感到自豪和感谢。他说“通过印尼宗教与文化交流协会(IARC),促成中国伊斯兰教协会(CIA)和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MUI)之间的穆斯林跨文化人道主义合作,十分荣幸。感谢MUI长老,领导层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麦会长表示“这一奖项必将激励我持之以恒,更加努力地促进CIA,IARC 和 MUI之间的友好关系,特别是通过宗教增进印中人民的友谊,促进两国间的谐友好关系。” 阿米尔夏秘书长在线向麦会长颁发 “印中穆斯林友好使者”贡献奖奖状,双方合影留念。 麦培满先生几十年如一日,潜心从事印尼与中国的宗教文化交流合作,特别是穆斯林文化的交流,深受两国宗教文化界的信任。早在2007年,担任“印中经济、社会与文化合作协会”文化部主任时,麦培满认为作为文化工作者,应该促进印尼穆斯林与中国穆斯林的文化沟通。于是,他萌发了通过组织宗教文化交流活动,走入主流社会,增进印尼人民对中国了解的想法。希望通过文化交流让他们更了解中国,消除误解。 2008年5月,麦培满在印尼泗水伊联(NU)大清真寺及雅加达议会厅举办了两场“印中伊斯兰文化研讨会”。研讨会引起了印尼穆斯林的极大反响,通过研讨会他们对中国的宗教政策有了一定了解。认识到中国也是一个多元文化共存,宗教自由的国家。这也奠定了印中文化交流的基石。 2009年,受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伊协”)邀请,麦培满出席了在新加坡举办的“新加坡-中国跨宗教展演”。在展场上,他看到很多介绍中国伊斯兰教英文版的书籍,就带了一些回印尼赠送给了印尼宗教部、穆斯兰长老、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同年,他向印尼宗教部提议,邀请中国伊协访问印尼。在中国伊协亲善访问印尼期间,拜访了伊斯兰教组织领导层。在印尼宗教部的支持下,签署了印中两国宗教友好交流合作协议备忘录。 2010年,在印尼宗教部、印尼伊斯兰教法理事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和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共同支持下,麦培满发起举办了2010年庆祝印中建交60周年纪念活动“印中友好年——印中伊斯兰文化展演”。展演为期三天,分别在雅加达、泗水两地进行,活动在广大穆斯林信众和伊斯兰组织中产生了热烈的反响,广受好评。 2011年在印尼穆斯林教士理事会的支持下,成立了“印尼宗教与文化交流协会”,麦培满出任会长。协会宗旨是“虔诚、进步、和平”,协会主要活动是为宗教、文化交流提供平台。 2012年及2014年,协会先后两次发起亲善访华活动,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理事会高层组成的印尼伊斯兰教高访团到中国进行亲善访问。访问团成员都认为收获颇丰、不虚此行。不但看到了中国丰富悠久的文明古国的风范,也感受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富强繁荣,尤其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爱国爱教宗教政策的落实与体现。 回国后,宗教长老们将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分享给信徒,既有对中国宗教自由的惊喜,也有对中国和平崛起的赞叹。最令信众感觉好奇的还是中国穆斯林的故事,大家也都想到中国走走看看。 麦培满为印中穆斯林友好作出的贡献令MUI十分赞赏,因此,为表彰麦培满的杰出贡献,特别颁发“印中穆斯林友好使者”贡献奖。麦培满亦在致辞中表示将再接再厉,为增进印中人民的友谊,促进两国间的谐友好关系继续努力。

印尼学者:印尼和中国树立地区抗疫合作典范

新华社雅加达5月7日电(记者余谦梁 郑世波)印度尼西亚影响力最大的智库之一、印尼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联合创始人林绵基日前在雅加达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印尼和中国抗击新冠疫情合作起步早,成果丰硕,已成为东盟和亚太地区合作抗疫的典范。 林绵基说,目前印尼国内疫情严重,虽然印尼政府推出各种防疫措施,但在落实方面不够有效,导致疫情无法得到控制,抗疫面临严峻挑战。为全民接种疫苗将为印尼战胜疫情带来希望。 他表示,中国在抗击疫情方面给予印尼很大帮助,中国是第一个向印尼提供疫苗的国家,目前印尼使用的大多数疫苗都来自中国。中国疫苗安全有效,他自己已接种两剂科兴疫苗,没有出现不良反应。希望全体印尼人民积极参与疫苗接种。 林绵基还表示,在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方面,印尼也需要加强同中国在多领域的合作。期待未来中国能够在此方面为印尼提供更多帮助。 疫苗合作是中国和印尼抗疫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两国政府支持下,中国科兴公司和印尼生物制药公司联合开展的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于2020年8月启动。今年1月和4月,印尼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先后授予中国科兴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和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疫苗紧急使用许可。

中国印尼海军联演 向失事潜艇遇难者鸣笛致哀

根据年度训练计划安排,当地时间8日上午,南部战区海军远海训练编队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附近海域,与印尼海军举行了海上联合演练。 此次演练内容包括编队通信演练、联合搜救、编队运动等课目。中方参演舰艇为导弹护卫舰柳州舰和宿迁舰。印尼海军参演舰艇为导弹护卫舰乌斯曼·哈伦舰和导弹艇哈拉桑·杨艇。演练课目指挥由双方参演舰艇轮流担任。 9时30分许,双方舰艇按演练队形在约定海域集结完毕。演练开始前,南部战区海军舰艇编队鸣汽笛一长声,官兵整齐列队,集体为印尼海军“南伽拉”号潜艇失事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舰间横距5链、纵距5链……”柳州舰组织双方参演舰艇以印尼海军舰艇为基准,组成双纵队,海上联合演练正式开始。首先进行的是编队通信演练,内容包括灯光通信和甚高频通信。整个编队通信演练顺畅高效,检验了双方沟通联络能力。 随后,联合搜救演练开始。柳州舰高速前出至联合搜救演练区,抵达后随机投放假人,模拟附近商船船员落水情况。印尼海军乌斯曼·哈伦舰接过指挥棒,指挥各参演舰艇分别赴各自区域搜救。我海军宿迁舰瞭望更率先发现“落水人员”,第一时间上报后,在印尼海军指挥舰组织下,吊放小艇前出营救,“落水人员”被成功救起。 完成联合搜救演练后,编队运动演练开始。按照约定规则,在我海军柳州舰指挥下,参演双方舰艇以双纵队为初始队形,先后进行单纵队、方位队等多种队形变换与保持。编队运动中,双方舰艇密切沟通、配合默契。 顺利完成全部演练内容后,双方舰艇举行了分航仪式。南部战区海军远海训练编队指挥所指挥组组长梅国强介绍:“通过演练,进一步提高了双方舰艇的协同配合能力,促进了双方专业交流,增进了互信与合作,共同展示了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推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的实际行动。” 文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图源:南部战区

椰风蕉雨:向帮助“南伽拉”的友好国家致意

本报评论员:余凡 印尼海军“南伽拉”(KRI Nanggala-402)号潜艇,于4月21日在巴厘岛北部海域进行鱼雷演练时突然失联。该海域有800米海沟的险境,而潜艇的潜深仅限300米,储存的的氧气估计只能提供艇内53名官兵72个小时的需求,而海面上浮现的油渍也让海军专家觉察不详的征兆。事件马上成为国内外新闻的报道和关注。 在遇险人员家属的祈盼中,在全国人民的祝祷声里,国家武装部队及邻国救援人员经过3昼夜的不懈搜索,捞到了一些属于该潜艇的物件。4月25日,印尼军方确认“南伽拉”潜艇沉没,艇长赫利(Heri Octavian)海军中校、两名少校、两名上尉海军军官,以及48名优秀、忠诚的海军战士全部遇难牺牲。潜艇残骸在巴厘岛水域838米深处被发现,已经断成3截。但失事原因必须审慎调查、研究后才能公布。 沉痛的消息,家属的泪水,在疫情弥漫的苦难中,更增添了全国民众心里的悲怆。但政府和广大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勇士,各条阵线的战士。至今,武装部队仍然坚定地面对挑战,继续为打捞失事潜艇残骸的重任努力着。 5月1日,印尼海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欢迎中国海军给予印尼政府人道主义援助。海军总部透露了打捞潜艇的进展情况,“根据军方高层的消息,中国海军正在赶来救援的途中。”新加坡海军搜救设备只能打捞该潜艇的轻型部件,至于重型部件,希望中国海军的舰船能够提供帮助。在中国援助力量抵达之前,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等国协助搜寻失事潜艇的船只,已经先后离开了事发水域。 《法新社》5月4日消息,印尼海军周二表示,中国海军潜艇救捞船已抵达巴厘岛,准备帮助打捞4月下旬遇难的“南伽拉”号失事潜艇。现有两艘中国救捞船在该海域附近待命,第三艘将在晚些时候抵达。报道没有指出中国海军派出的是哪三艘潜艇救援舰,但表示,所有中国救捞船的潜水作业深度均可达水下4500米。 专家指出,目前全球只有美国、中国等少数国家拥有比较完善的深海潜艇救援能力。根据“央视军事”报道,被派往印尼的中国打捞船共有3艘,其中包括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永兴岛”号863远洋打捞救生船,其主要功能是三级援潜、沉船打捞、救援失事水面舰艇。“永兴岛”号满载排水量约1.3万吨,是这次“南伽拉”打捞行动的关键主力。此外是7000吨级的“刘公岛”号,及同级的另一艘舰船。 《罗盘网》5月5日报道,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大校之前已对壮烈牺牲的印尼海军官兵致哀:“我们对印尼海军遇难潜艇‘南伽拉402’海军官兵表达深切的哀悼,并向他们的家眷亲属致以诚挚的慰问。”并肯定了中方将积极参与这次国际救援、打捞的行动计划。在得到印尼政府的同意之后,中国海军将派遣救助舰船到龙目海峡(Selat Lombok)的关联海域,协助打捞该艘44年前产自德国基尔(Kiel)市霍瓦尔特造船厂(Howaldt Deutsche Werke)的印尼海军失事潜艇“南伽拉402”。 印尼海军总部表示,中方派来的3艘船,包括“永兴岛”号(Yongxingdao 863)远洋打捞救生船,准备执行深海重物的起吊工作。而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救援船,在完成它们能力范围内的任务后,已逐一驶离失事海域。 澳大利亚国防部也证实了不参与打捞失事潜艇残骸的工作,该部发言人对澳洲广播电台(ABC)的记者说。“澳方军舰贝拉腊特号(HMAS Ballarat)在印尼公布发现沉船地点后,于26日结束搜索行动。”“而另一艘军舰塞利乌斯号(HMAS Sirius)则在开往出事海域时,被临时取消了参与救助的行动。”他还特地声明:“澳洲方面最近并没有接到印尼政府有关打捞‘南伽拉402’潜艇的进一步邀请。” 有专家评论,在这场国际联手救援、打捞失事潜艇的行动中,印尼海军总部应该从中学习、交流、归纳有关潜艇救助的经验和技术,提升海军的总体水平。同时,也有“阴谋论者”担心中国海军可趁此机会,窥探及测绘相关区域的海貌地形。 基于国际道义,本国政府及武装部队应该向真诚协助“南伽拉402”潜艇的所有友好国家道谢致意;应该提升国家海军的武器装备,以护卫“赤道翡翠”辽阔的海域。

华贤前辈黄炳康先生百岁冥诞纪念
一位厦大女教授眼中的华社大好人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施雪琴 写在前面:今年5月,是印尼社会公认的华贤大好人黄炳康先生百岁冥诞。黄老于2018年2月5日驾鹤西行,享寿97高龄,德高望重,此生无憾。印尼华媒记者前辈沈慧争先生曾评价说:“ 印尼华族有很多好人,黄炳康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但在华社,要找像黄老一样高风亮节,处处关心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又爱国爱乡的好人,实在不可多得。” 黄老先生祖籍福建泉州南安,1921年生于安溪,少年随母南迁印尼棉兰。后辗转国内,曾在广东梅县就学,在福建南安从教。后重返印尼定居。他一生情系桑梓、热爱印尼、热心公益、乐善好施、对中印尼友好关系发展做了许多工作,深得印尼华社爱戴与赞誉。 黄老生前,我因访学和学术研究多次来印尼,与黄炳康先生相识相交数年,深感其高尚人格品德和社会影响,交往中的点点滴滴,令我心中特别温暖而感动!黄老离世这几年,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时常像电影一样清晰地浮现于脑海。 在他百岁冥诞之际,谨以此文寄托对黄老的敬仰与纪念。 ————————————————————————————————- 2005年12月,我到印尼日惹的迦查马达大学访学,这次我第一次到印尼,期间停留雅加达数日,经《千岛日报》记者沈慧争先生介绍,住在当地华人黄炳康(印尼文名字Logam Soepadhi)先生家中,之前我与黄先生素不相识,只是听沈先生说他是一个对祖籍国感情极深的印尼华人,他对中国的感情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许多到印尼的华人只要与黄先生联系,不论贵贱,地位高低,都能得到他及时、实在的帮助。雅加达短短数日,我深切地感受到沈先生的话一点也不夸张,我亲身体验到的不仅是黄先生的赤子之心和爱乡情怀,还有黄先生对第二故乡—印度尼西亚及其人民的关切与真情。 飞机深夜降落在雅加达国际机场,我终于踏上了印度尼西亚的土地。沈先生和黄先生的司机早已经等在外面。沈先生是客家人,早年从事华文报业与华文教育工作,苏哈托上台后,印尼华文遭到全面排斥与禁止,华文报纸被迫停刊,华校也被迫关闭,印尼众多的华文报业和华文教育从业者一夜之间顷刻失业。所以30多年来,沈先生只得放弃自己热爱的华文教育事业,转到公司打工,赚取微薄的工资来补贴家用。1998年苏哈托下台后,印尼华文逐渐得到解禁,一些华文报刊重新复办,华文教育也逐渐活跃起来。所以,沈先生在近古稀之年终于迎来了华文复兴的曙光,又开始重操旧业,出任总部设在泗水的《千岛日报》驻雅加达的记者,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致力振兴印尼华文教育。 终于到了黄炳康先生的家。小车驶进雅加达西区的一条街道,停在一个普通的有两层楼房的小院子里。从机场到黄先生家不是太远,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一路过来,雅加达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的确不好。除了机场海关人员的勒索,一路上昏暗的灯光、肮脏低矮的贫民窟,推着小车的商贩、一群群聚众的青年……这一切似乎成为印尼社会动乱频繁的注脚。黄先生有早睡的习惯,但听说我到了,他还是起来与我见面,还连说抱歉。这是我第一次与黄先生见面。已近耄耋之年的他身材枯瘦,手臂、腿上的青筋毕露,脸上、手上都布满了老人斑。但就是这样一个几近风烛残年的老人却时刻关心着他的祖籍国与印尼的发展。 黄先生有两儿两女,两个儿子都在雅加达经商,一个女儿在新加坡,一个在雅加达。孩子们都很孝顺。但黄先生生活习惯与孩子们不同,所以不愿与儿子们住在一起,两个儿子就专门为他买了一栋小楼,为他配了一辆小车,雇了一个司机、一个护士和一个保姆照料他的生活起居与出行,一切费用都由他们负责。这是一个特殊的华人家庭,但与其说是华人家庭,还不如说是一个印尼人家庭。和黄先生居住在一起的不仅有印尼司机、护士与老保姆,还有司机不满三岁的儿子,司机的姐姐,老保姆的女儿与外孙女,这些人住在一楼,黄先生住在二楼。除了这常住的七个印尼人,周末还会有他们在雅加达打工的亲戚也来黄先生家小住,好在雅加达常年气候炎热,他们在客厅的地上铺上地毯便可以过夜。我很惊诧有这样的家庭以及黄先生宽厚的待人之道。黄先生和他的印尼佣人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老保姆悉心周到地照顾他的日常起居,护士像女儿一样叮嘱他吃药,司机像儿子一样陪他出行,而那个上小学的印尼小女孩则称他“阿公”,除了每天上学前的午餐费,还常常撒娇向他要红包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黄先生对她是格外怜爱,总是有求必应,难怪小女孩的同学都误认为小姑娘家境不错,黄先生是他的亲祖父。谁知道这个小姑娘的母亲被歹人诱骗,后又遭暴力殴打,黄先生同情她们的不幸遭遇,才将她母女收留,让她们祖孙三代都住在她家,并供养小姑娘上学,那桌上的电脑就是黄先生专门为小姑娘买的,他说他要培养印尼人的后代。黄先生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好人!我被感动了!而这样的感动在短短的几日一次又一次地在重复:每次出门,黄先生总要吩咐司机准备好一些零钞备用,他总是想着给人小费或给路边的乞丐;出去用餐,他总去价廉物美的小餐厅,他说他最反对奢侈浪费,主张金钱要花在有用的地方。他说大多数印尼人的生活还很贫穷,华人不能铺张浪费……黄先生的这一切言行与许多媒体宣扬的印尼华人的形象多么不同啊! 黄先生的一天是从早晨四点钟开始,头一件要做的是剪报。他一边抽烟,一边向我叙说他的故事。黄先生祖籍福建南安,1921年出生于福建安溪,后随母亲来到印尼棉兰。抗战爆发后,热血沸腾的他报国心切,与母亲不辞而别,偷偷返回祖国,颠沛流离于闽粤两省。十年间,先是投军未遂,后在梅县一所中学读书,之后又到福建南安教书。十年间,战火隔断了他与母亲的联系,待他返回棉兰时,母亲已经不在人世,母亲辞世时,曾一遍遍地呼唤他的名字……每每说到这里,黄先生总是老泪纵横,唏嘘不已。对过去在中国的经历,他不仅记忆犹新,而且还经常向中国大陆来的客人朋友倾诉,时不时还哼唱那首他最喜欢的歌曲《秋水伊人》,“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羹残楼静孤燕两三声,往日的温情只换得眼前的凄情,梦魂无所寄空有泪满襟,几时归来呦伊人呦,几时你会走过那边地丛林…….望断云山不见妈妈的慈颜,楼静羹残难耐襟寝寒,往日的欢乐只引出眼前的孤单,梦魂无所依空有泪难干,几时归来呦妈妈呦,几时你会回到故乡的家园…… 。” 歌声里浸满了黄先生对母亲、对故土无边的思念与无尽的悲哀! 黄先生天天都剪报。他订了雅加达所有的华文报纸,中国大陆的一些地方侨办也会将每期侨报邮寄给他。身在印尼,黄先生非常关心中国的发展,所有关于中国的消息他都剪下来,粘贴好,然后定期拿去复印,以便保存收藏。黄先生对中国的感情之深,恐一般人难以想象。他是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常客,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上至大使、下至门卫,他都很熟悉,经常带些水果去看望他们,逢年过节,他还准备许多月饼、粽子等中国传统的食品去慰问使馆工作人员。如果这些小事还不足以让你体会到黄先生对中国的感情,那么下面两件事足以让你对黄先生肃然起敬! 2000年7月下旬,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对印尼作友好访问期间,在雅加达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欢迎会上,印尼工商会馆主席却克里发表欢迎词。在致词中,他多次称中国为“支那”CINA。在座的华人华侨大为吃惊,全场哗然。黄先生认为称中国为“支那”,不仅污辱了中国,也污辱了作为东道主的自己,感到很不友善,当场就带头和几十位华裔人士喝倒彩表示抗议,使得却克里有所醒悟,马上改口称中国为CHINA。黄先生这种维护祖籍国和海外华侨华人荣誉的勇气和言行,使他赢得了大家的钦佩与爱戴! 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中国空军飞行员王伟呢?2001年4月1日中国飞行员王伟驾驶战斗机在祖国的领空执行任务,被闯入的美国飞机无理撞击,机毁人亡。恐怕多数国人早已将此事淡忘,当黄先生还常常惦记着英雄的亡灵。在撞机事件发生后,黄先生就写信给王伟家人表示哀悼与慰问,每逢清明,他还将粽子撒入大海慰问英雄的亡灵。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啊!英雄九泉之下,必会感到无比的欣慰! 在雅加达期间,黄先生还特意安排我与他的家人见面,并参观了他们在雅加达的制衣厂和商店。黄先生的两个儿子从商多年,从底层做起,如今已算事业有成。他们在雅加达拥有一家规模较大的制衣厂,每月生产成衣12万打。并自创了名叫“Pojok Busana”品牌。该品牌主要面向印尼中下层人民,销量不错,如今连锁商店已经发展到40多家。他们的工厂采取比较传统的生产方式,厂里的工人并不多,主要负责原料进货、裁剪与包装,制衣的其它工序都被层层分包下去,完全由印尼家庭分工完成。这样,既可以缩减工厂的规模,免得招人嫉妒,又可以照顾到一些贫穷的印尼人家庭,增加他们的收入。这种经营之道,利己利人,值得称道! 近年来,黄先生带他的孩子和孙子常常到中国观光旅游,希望他们对中国有一个切身的了解,黄先生希望孩子们能学习华文,并有意送孩子到中国学习。但这些孩子都是在雅加达的精英学校—尼赫鲁国际学校成长,然后又到新加坡留学,中国对他们而言只是祖父的家乡,遥远而陌生!面对这种状况,黄先生是无可奈何!也许只有当孩子们自己意识到华文的文化与经济价值时,他们才会自觉地去学习。 黄先生担任了许多社会职务,他是中国北京市归国华侨联合会驻印尼顾问,中国广东省归国华侨联谊会驻印尼顾问,印尼-中国友好协会创会人之一,印尼雅加达华裔总会顾问,印尼黄氏宗亲总会顾问,印尼雅加达安溪同乡会顾问,印尼雅加达孔教忠恕基金会荣誉顾问、印尼棉兰鹅城慈善基金会荣誉顾问,印尼苏北棉兰黄氏宗亲会顾问,印尼苏北省华裔总会顾问,印尼苏北中华致公创会人之一,印尼苏北五祖庙理事,印尼苏北陈氏宗亲会荣誉顾问。这么多没有实权的“头衔”在身,使他总是很忙,因为总有人找他“麻烦”,要他帮忙,而黄先生也总是乐此不疲。 事情是那么的巧合!离开雅加达的前一天,黄先生收到一封来自厦门的贺年卡,是他在厦门大学的表侄洪教授寄来的。我一看信封,很是惊讶,原来洪教授就住在我家楼上!黄先生很是高兴,连连说我们有缘分,然后郑重地托付我一件事情,要我转告他侄儿,希望他回南安老家帮助筹办重修他家老厝的事宜,他死后要叶落归根。晚上,我用录音机录下了黄先生给他侄儿的留言,还有黄先生最爱唱的歌《秋水伊人》,带回厦门。 那天早上离开雅加达,黄先生亲自送我去机场。路上,他的手机又响起,苏北棉兰的一位侨领打来电话,希望他晚上到机场去接中国“红十字会”赴亚齐视察灾后援建工作的一行成员,黄先生满口答应了。他就是这样一位乐于助人,甘于奉献的老人! 2012年6月,我终于在厦门见到黄老先生。黄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广东、福建探亲,他还是惦记着重修祖屋的事情,想回祖籍地安溪看看如何筹办。我陪同他游览了厦门大学,他很开心,那次见面给我们留下了愉快的记忆。 接下来的几年,由于工作关系,我常去印尼出差,方便的时候我也联系黄老先生。他还是那样热情,每每知道我去印尼,总是要我去他家里小住,安排得很妥帖,有一次还专门到酒店来接我去他家。面对90岁高龄的老人,谁能忍心拒绝啊!我也很乐意去黄老家小住,我欣赏他简单质朴的生活方式与天天勤奋读报剪报的习惯,这也许是他的长寿之道。住在他家,看着一个老华人在自得其乐剪报的背影,悠然自得的抽烟姿势(他曾数次解释说他不能戒烟,他抽烟只是享受抽烟的这种乐趣,并没有把烟雾吸进去,很聪明的老人啊!),背景是中央电视台第四套的节目,他还时时哼唱小曲……在这历历情景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东南亚老华人的文化之根与深厚情缘…… 人生是一场丰盛的宴席,纵是有缘,也终有一别,数年来游走东南亚各地华社,遇到不少像黄老那样的老华人,他们给予我生命的意义与启迪,让我感受到无私奉献、善良慈悲、悲天悯人的高尚人格与感人情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他们身上得以延续与传承。 哲人其萎,风范长存!敬爱的黄老先生,有人说天堂是图书馆的样子,希望真是那样啊,但愿天堂里有您喜欢看的报纸,您在那里还是天天读报剪报,您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熟悉、可亲、可敬,我们永远怀念您!

姚秀兰:疫苗接种

楠榜:姚秀兰   今年是辛丑牛年,许多人认为牛年大吉,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好运。2021年2月,终于传来天大喜讯,令人激动,振奋人心的消息,印尼政府为扑灭病毒疫情的决心,在英明总统安排下,我们很幸运已过了60岁老龄人是优先族群,可以接受打疫苗接种。 朋友们互相传递这令人期待已久的好消息,问我是否要疫苗接种,防疫由我做起,我毫不犹豫马上决定尽快要打,科兴疫苗是安全灭活疫苗,就如小时候我们曾经打过的“天花”,“肺结核”(bcg)疫苗,政府免费为广大老百姓服务,我认为大家该主动积极配合政府的用心良苦,体谅政府为老百姓的健康煞费苦心。 几位朋友帮忙我们一家三口在印华百家姓、医院,还在楠榜政府健康局正式报名,我们都急不及待到处报名,希望在什么地方有机会就在那里先打病毒疫苗。政府安排有序,多接触广大群众的人士完成了疫苗接种,三月份轮到乐龄老人,我在三月九号接到健康局的讯息,可以在就近的医院或诊疗所接种疫苗。 因为我们都属高龄老人,有基础疾病,血糖、血脂……指数全都超标,我的弟弟血压高,心脏二次支架,必需前列腺手术,因疫情而暂退未做。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友族亲戚的陪同,我们去慈母医院打疫苗。年青的医务人员彬彬有礼问我吃饱、吃药了吗?因听信了许多传闻,未打疫苗前,我们先验血,三个人化了二百多万,我交给他,我的验血单,他接过不看,只为我测血压,可能太紧张担心不通过,我的血压160-90,我喝了一杯水,静坐,深呼吸慢慢吐气,休息后再测,我的血压是130-80,我全家都没问题通过疫苗接种。 从慈母医院回家后,邻居由客属恳亲社寄讯息,要我去那边打疫苗接种,本是只为会员服务,后来非会员也可以打疫苗,还说,恳亲社的精英理事都出来维持现场,恳亲社理事的宽大心怀,不分族群,为华人社会筑起生死与共的健康屏障,他们的大度,很令人感动。 打疫苗各人所持的观点和心态都不同,有的人急不可待,有的抱着关我何事的态度,我的一位朋友,她时常出国,但她不愿意打疫苗,虽然她很明白打疫苗是外出的先决条件,她说:“到时我自有办法。”言外之意我用钱。有钱能使鬼推磨,真是罪过,要拖别人犯罪。朋友们苦口婆心劝说,她还是那副关我何事的态度。通过朋友、亲戚的电话讯息,她知道大家都和时间赛跑,争先恐后,辛苦排队为打疫苗。可能她听了许多真真假假、危言耸听的讯息。后来她很高兴地告诉我,她打了疫苗。 阿基兄对打疫苗心存怀疑,打了疫苗还需戴口罩,还要注意防疫措施,真有抗疫成功的效果吗?打了疫苗副作用被传那么厉害,他很害怕,我们到处报名,他无动于衷。我对阿基嫂说:“我们先做敢死队吧!”阿基嫂打了第二次疫苗以后,不再愁眉苦脸自生闷气,活得轻松愉快,还哼着小曲。几天后,阿基也自愿打了疫苗。 多数朋友打疫苗接种会互相通知:“这里很少人,快带身份证来接种。”可是阿玉的丈夫与众不同,接到朋友的通知,自去打疫苗,不约阿玉,回家后若无其事,三缄其口。阿玉从朋友处知道后向我大吐苦水:“老夫老妻,不是相濡以沫,互相扶持,反而以行动告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阿玉丈夫自私自利,对小钱斤斤计较,但这是政府免费为民服务,他不必出钱。很奇怪,他不怕病毒传染家人吗?令人感叹,一样米养百样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四月六号我打了第二次疫苗接种,现在已过去了4个星期28天,身体没有什么不适或不良反应,心境无比的轻松愉快,摆脱了一切阴影,我清楚意识到在现实生活中,还是马虎不得,还要提高警惕,防疫工作要严格做好,无论疫苗接种的结果如何,抗体免疫力是否有提升,我不想太多了,求得“安心”。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携手共抗病毒,积极配合政府的步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的健康,疫苗接种,让人心境轻松,平静安心,这就是最强有力提高身体免疫抗体原动力的神方。 祝愿大家健康,保重再保重!

WhatsApp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