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南海问题前景堪忧 印尼促东盟内部协调立场
安迪先生

南海问题前景堪忧  印尼促东盟内部协调立场

——专访印尼资深记者安迪先生

 

安迪(Endy M. Bayuni) 先生作为国际宗教记者协会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在去年被为 Facebook 任命全球20名监督审评委员之一;并在2004 年至 2010 年及 2016 年至 2018 任印尼最具影响力的英文日报《雅加达邮报》的主编。近日,《国际日报》记者连线专访安迪先生,就南海安全话题及明年南海地缘政治格局演变及走势进行专访。

 

问:从四国联盟QUAD到澳英美联盟AUKUS,您认为美国加快构建印太圈子意图何在?印尼如何看待美国的此些举动?

 

答:在中南海关于海上、航线的领土争端,当然还有一些亚洲国家与中国有战略争议的边界,可察觉出美国的意图越来越大。四方安全对话和三国联盟都在支持美国政策以确保太平洋区域的自由和开放。据了解,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4国联盟目前一直在访问东盟首都,以鼓励和推动东盟成员国加入四国对话。但我认为,印尼已明确表示提倡中立,这也在 2019 年得到亚太地区东盟领导人的认可。东盟印太地区的文化带排他性,但并不等同排除泛太平洋地区的任何国家,且遏制任何国家的提议。印尼始终坚持建立国家间的协作与合作,为世界上所有国家带来团结和和平,尤其是东盟之间的和谐。

 

记者连线采访

 

问:面对美国拉拢以及区域国家内部政治调整,包括菲律宾即将在明年迎来总统大选,您认为东盟能否继续保持独立自主,并发挥南海事务的协调作用?

 

答:我认为选举是这个国家政治程序的一部分;菲律宾一直是美国的传统盟友有着特殊的历史关系。对此,印尼试图保持中立,不想在中美这场竞赛之中被拉到任何一边,并始终试图在东盟组织中发挥协调和调解的作用,以促进世界部分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可悲的是,目前东盟内部本身更需团结。就像我刚才提到,一个国家有趋于这边或那边的倾向,那是不可避免,因为都是为了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就目前而言,印尼始终与两大国保持平等距离:与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关系保持良好;与美国也是类似的关系。但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即近年来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我希望未来东盟能更加团结,印尼能扮演着更好“调解者”的角色;这也是印尼目前正在努力行动之举。

 

问:2022年南海地缘政治格局将如何演变?您认为哪些因素会成为影响走势的关键?

 

答:如果按照过去几年在南海问题产生摩擦次数上进行分析,我个人认为前景令人相当不安。但还是很庆幸地看到,每次的摩擦双方都能进行自控来避免紧张的局势,但无法保证下一次更大的冲突或公开的摩擦。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南海建立和扩张势力,不仅是中国和美国,还有欧洲国家,法国、英国,目前连俄罗斯也参与进来,不仅反映了南海在此国家和国际贸易战略的重要性,同时对2022年的前景持担忧态度。我希望 2022 年在某个时间段,涉及的国家能有机会坐下来进行对话,而不仅仅是各自着眼建立更多的军事“存在”。我们很高兴上个月在中国与东盟建交30周年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提交报告中承认东盟的太平洋前景与其“一带一路”倡议紧密相连。南海的领土的争端不是一日即可解决,需花费很长时间;但与此同时,各国应该在经济、政治上进行接触,建立信心并确保无暴力,公开冲突或战争行为。目前东盟和中国正在谈判南海行为准则,我们衷心希望谈判的结果能及时保证该地区的任何国家都不因南海领土的内部纠纷而动用军事力量。

 

本报记者 叶露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