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蕉雨:本国黑色能源背后的“黑幕”

本报评论员:余凡

因国内电厂煤炭供应不足,印尼政府于去年底宣布自1月1日至31日期间禁止煤炭出口的政令。但遭日、韩、菲等国的抗议,国家能源部(ESDM)于1月中旬取消了禁令。

国企部(Men BUMN)随即调换了电力局(PLN)相关经理,并审视电力局属下公司“电力煤炭”(PLN Batibara)的绩效。多年来,蒸汽发电厂(PLTU)所需燃煤都经由“电力煤炭”统一向煤炭企业收购后所供应,价格比出口的行情低了不少,而付还煤炭及运输费用的款项拖延约半年,企业怨声载道。部长敦促董事局开会讨论解散“电力煤炭公司”的可行性。

《点滴网》(Detik.Com)于14日报道,国会第七委员(Komisi VII)与国家能源部长阿利宾(Arifin Tasrif)的工作会议上,来自民主党的议员纳西尔(Muhammad Nasir)表示国内煤炭常被“偷运”出口,他质问部长:“我不知道督查员在哪里?国内煤炭持续失踪,甚至传言说有‘煤炭女王’,但没被拘捕。”“她的煤产量每月100万吨,她是什么人?能源部没有报告我们。她的名叫丹保林(Tan Paulin),应该抓捕,是谁在保护她?”

他指责说:“那些违法开采的煤炭能卖到国外,乱透了!人人皆知煤炭及矿区被他们掌控。当议员到东加省巡视,大家都提到,政府兴建的基础建设全被他们弄坏了。”并夸大称:“是不是有些钱到了能源部?我也不清楚,是吧?因为款项太大了,每月100万吨,估计煤炭价格250万盾,总数是2.5兆(triliun)印尼盾。”他认为部长放任,视若无睹。

能源部长发话:“我请这位议员根据实情说话。”“其他方面也请用正确的语言。”但他对事态的辩解却被纳西尔高调压制。议事长苏庚(Sugeng Suparwoto)随即调解:“其实重点的信息刚才都已表达了。……有关煤炭事务存在的问题,应该马上处理好。”

至于纳西尔所说的“煤炭女王”丹保林,印尼煤炭企业公会(APBI)主事亨特拉(Hendra Sinadia)被问时说:“对不起,我不认识相关人士。”煤炭企业不超过70家,“坦白说我不知道丹保林在哪里任职,若知道企业商号,就可以查核是否是公会成员。”

印尼VIVA网于14日称,东加省企业家丹保林(Tan Paulin)否认纳西尔议员的指责,她绝没有“隐秘卖出煤炭”。其法律代表尤迪斯第拉(Yudistira S.H)申明,纳西尔背离事实及没有证据的指控已严重损害丹保林的声誉。她并没有矿业公司,而是向具备正式采矿准证(IUP-OP)的矿业公司收买煤炭的出口企业。所有交易的煤炭都符合政府规定的程序及税务法进行,还根据“验证结果”(LHV)在政府指派测量员(surveyor)的监督下执行。

尤迪斯第拉还表明,丹保林具备经营煤炭买卖的特许准证,列号为94/1/IUP/PMDN/2018,“她所出口的煤炭已得到正式许可,完全符合政府的法律规定。”至于必须缴付给国家的税款,按规定由获得采矿准证(IUP-OP)的矿业公司所负责,根据各自煤炭的LHV质量及重量以SIMPONI或者MOMS的应用程序,自行向政府交缴税款。他驳斥丹保林将“偷采的煤炭”卖到国外的虚假消息,“所以,纳西尔的指控完全没有事实根据。”

《独立共和》(Republik Merdeka)网媒报道,纳西尔甚至恫言要以“涉嫌欺骗公众”之罪将能源部长告上肃贪局,因为部长帮助煤炭企业隐瞒应该缴付给国家的“国内市场义务”(DMO)。他在会议上说:“稍后,第七委员会(Komisi VII)可能将您告到肃贪局。煤炭规则不是这样,部长先生!”“我要求肃贪局协调干预,让事态明朗化。”语含威吓!

他虽赞许部长坚决撤换敢于“玩弄”DMO准证的厅级干部,但认为力度还不够。“很多国家收支预算(APBN)经费没有实行,部长刚才说太阳能公共照明(PJUTS)有97处,但据我所见PJUTS至今一根柱子都没树起,97处究竟在哪里?都还没运到相关的地点。所以,请别再找理由‘欺骗公众’了。”显得盛气凌人,不像是为讨论建设性事务而来的。

纳西尔对能源部长的激烈言辞虽然得到不少网民的支持,但有评论认为他的依据不充足,立场和态度也让人质疑。代表廖省民意、已任三届议员的纳西尔,其议事风格早有记录。《讲坛网》(TRIBUNNEWS.COM)于2020年6月20日曾报道,当天,第七委员会与印尼阿沙汉铝业(Inalum)交流,因总经理穆尔达(Orias Petrus Moerdak)没带全资料,纳西尔呵斥道:“对于我要的资料在哪里?如果您再重犯,我会要您离开会议厅。”不料穆尔达不吃这一套,回怼说:“如果您叫我离席,报告议长,我出去了。”引起社会各界议论。

作为资深议员,纳西尔应当知道国内五大煤炭企业,但他却拣了“软柿子”的出口企业,且有“华裔味道”的东加省丹保林(Tan Paulin)来开刀,是故弄玄虚,或另有“黑幕”?他在敏感时刻对内阁部长开火,是关心国事,或“意在沛公”?相信不久就能见分晓。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