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蕉雨:重启棕油出口 国内食油趋稳

本报评论员:余凡

因国内食用油价格暴涨、供应奇缺,佐科维总统于4月22日宣布,政府决定于28日开始禁止生棕油(CPO)及食油成品出口,希望民众能在市场上买到充足而平价的食油。

棕果(TBS)的收购价随即狂跌,印尼农民公会(SPI) 宣称,一些省份的棕果价格为每公斤1700盾至2000盾,已下调了3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有媒体的报道质疑“棕油厂商反击”,压低收购价宣泄对“禁令”的不满,让棕农萌生对政府的怨愤。

海外媒体29日报道,由于俄乌冲突爆发,在粮食出口有着重要地位的俄乌两国,于生产方面遭受严重打击,使全球粮油供应面临巨大危机。而印尼在紧急关头禁运棕油出口,使国际粮油价格进一步提升。许多国家为此感到相当紧张,德国有媒体怀疑:“这是阴谋。” 白宫却关注“中国对印尼禁令不动声色”,美媒故弄玄虚地大表“纳闷”。

商务部长陆特比(Muhammad Lutfi)在内部会议时表示,印尼是世界棕油产量最大的国家,政府的一些措施已推高了棕油在国际市场的价格,全球棕油走势关注着印尼的动向。

《讲坛新闻》(TRIBUNNEWS.COM)于5月17日称,当天,来自印尼棕农协会(Apkasindo)的146名棕农在雅加达“奔马雕像”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对于棕油出口禁令进行评估。协会主席马努隆(Gulat Manurung)向记者表示:“这是来自全国22个省份146县城的棕榈种植户,”“在雅加达的这次集会代表了全国各地棕农的要求与心声。”

自从禁止棕油系列产品出口以来,印尼国内食用油供给的缺口已被补上,食用油零售价格从之前的每升19800印尼盾降到每升17200至17600印尼盾之间。虽然尚未达到每升14000盾的目标,但随着供给增加,价格有望进一步下降。有鉴于此,佐科维总统19日在总统秘书处的视频中宣布,考虑到依附棕油种植、加工及衍生行业的工作人员多达1700万人,而国内食油供给已趋平稳,政府将从5月23日起恢复棕油产品出口。

《罗盘网》(KOMPAS.com)于20日报道,根据在格巴腰兰(Kebayoran Lama)传统市场的调查,散装食油的售价每公斤约18000盾,比开斋节前的价格下降2000盾,商贩们表示,如今供应很充足,但代理商的批价尚高,暂时不可能达到每公斤15000盾的零售价。此外,精装食油也从之前的每升约27000盾,降价至如今的每升约24000印尼盾。

总统在宣布解禁后指出,虽然生产棕榈油及食油的厂家可以按份额出口,政府将继续监督以保证食油在国内市场的供应,以及零售价格的平稳,绝不能再发生波动。印尼棕油企业联合会(GAPKI)总书记(Eddy Martono)对于总统的体察民情,表示由衷感激。

据《罗盘网》称,“印尼反腐民众”(MAKI) 协调员波亚民(Boyamin Saiman)造访雅加达商业竞争督察局(KPPU),为提告某些棕油企业结伙勾连可能造成国内食油价格暴涨、供应短缺的违规行为,提出补充的资料和证据。他们早于4月份就向督察局呈交报告,波亚民说:“当时没有涉及税务及棕油的总数与价值,估计的数额就达到40至60兆(triliun)印尼盾。如今的资料更齐全了,但我们只提相关企业的缩写名称。”

在“印尼反腐民众”之前向督察局提交的资料中,本有棕油出口量靠前的9家企业被列入名表,但MAKI经过初步审核后,只对其中的4家企业进行深挖,并将所搜集到的资料交给督察局。“其中两家企业因涉嫌违规取得棕油出口准证,正被最高检察院调查。有家企业是与国外集团有联系的独立公司,不是自由贸易,而是由该企业操控。还有一家是拥有种植园、生棕油加工、食用油、营销系统甚至零售网的一条龙企业。“

波亚民明确表示,上述4家大型企业串通合伙、沆瀣一气“控制”国内食油价格。根据他们蒐集的资料,2021年初,这4家企业所出口的生棕油(CPO)就高达40兆印尼盾。“这还只是经过两个最大码头的出口量,尚未包括从苏门答腊及加里曼丹中型码头出口的。”“如果他们依法供应国内食油的份额,而不是一味追逐国外油价的高额利益,其实,国内食用油不足及价格暴涨的情况是可以避免的。”说出了资本主义的贪婪!

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加(Airlangga Hartarto)于 5月20日在线上记者会宣布,棕油下周恢复出口后,政府将采取新举措,确保国内库存1000万吨食用油。政府将实施“国内市场责任”,确定各生产商承担的份额及为社区生产并分发食用油的机制。

印尼农民公会(SPI)之前呼吁“棕榈种植园必须由人民经营,并得到国家及国营企业的支持,而不是由大型集团掌控。”希望政府的严格管治,让食油供应呈现新气象。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