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印尼部署生物实验室研究缺乏透明动机引质疑

印尼前卫生部长法迪拉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访问

一、美国在东南亚建立生物实验室的战略意图
  随着美国在乌克兰设立的生物实验室被曝光,美国的全球生物实验室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2022年5月16日,美国情报高级研究计划局发布“情报界生物情报与生物安全”公告,寻求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项目,为美国提供生物战略情报。这个公告一发出就引发人们对美国在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建立生物实验室的关注。今年5月26日,美军在印尼的秘密生物实验被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曝光,起初许多人认为这是俄罗斯打国际战略牵制牌,转移国际社会对其发动对乌战争的战略谴责。但观察人士在分析了美国近年来的关于发展生物科学的计划报告后,对俄的怀疑立即消除。
美国为什么在海外花巨资建立生物实验室,难道不担心实验室发生泄露对他国安全构成威胁?美国在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建立生物实验室到底为了什么?到底有何战略意图?这些问题都值得人们深思。
美国在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建设的生物实验室是由五角大楼直接出资管控的“生物协同计划”的一部分。1944年,为确保驻军或部队的卫生安全,美海军在柬埔寨金边建立了海军医学研究第二实验室,该实验室成功研制并推广了治疗霍乱的“海军疗法”,有效防范当地美军感染病毒。
1958年,美国防部最大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陆军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在泰国曼谷部署美武装部队医学科学研究所,这些医学研究单位是美军海外全球生物实验室建设的“先驱”。1972年,美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美国生物武器研究转入“地下”,但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等机构在美本土相关研究和实验活动一直没有停止。
“9·11”事件后,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发展加速。美国先后出台《打击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恐怖主义国家战略》《国家生物防御战略》和《全球卫生安全战略》等战略文件,为美在全球部署控制生物实验室提供政策支持。
截至2020年,美国防威胁降低局通过项目合作在全球多个国家部署控制大量生物实验室,美国会在2007-2020年间为BTRP项目拨付预算高达27多亿美元。根据美方公布的数据,美国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在东南亚的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都建有或曾经建有生物实验室。其中,位于泰国曼谷的美国武装部队医学科学研究所最大,其在尼泊尔、菲律宾、柬埔寨、越南等国拥有不同级别的分支机构。
 二、美国生物实验室是美秘密对东南亚国家进行生物掠夺的工具
  美国实验室是美秘密对东南亚国家进行生物掠夺的工具。美持续推进海外生物实验室,与美国生物技术战略相关,也与21世纪科技变革有关。在美国政府和军方的资助下,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开展了系列高危病毒重组、病原体功能获得等争议性的生物技术两用研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和平目的的需要。美肆无忌惮地以科研合作之名大肆收集各种高危病原体、潜在敌对国生物材料和人种基因样本。
美国在印尼的生物实验室主要功能是收集当地流感、寨卡等病毒的基因序列,并运送危险微生物、菌株到美国。此外,美国在印尼的实验室曾存储大量高危病毒、细菌、寄生虫样本,一旦发生泄露,将严重威胁当地民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自2003年以来,美国国内和国外的生物实验室发生过数百起卫生安全事故,实验室所在国家和地区不断发生和实验室有关的疫情。
2015年,《今日美国》网站就报道了美国生物实验室的多起事故。今年4月,印度尼西亚门户网站DETIK爆出,美国在未获得印尼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在印尼进行生物研究。早在1970年至2009年,美国海军生物实验室“美国海军医药研究所2号”就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一个繁忙街区运营,之后,因印尼卫生部认为该实验室“对印尼主权构成威胁”而被勒令关闭。
2016年,美国借“太平洋伙伴关系”演习,在印尼西苏门答腊省巴东市附近采集人类血液和狂犬病犬样本,并从当地的蚊子身上采集登革热病毒样本。美国在印尼等国建立生物实验室可能使印尼生物基因资源泄露,威胁印尼生物基因数据安全和国家安全。
印尼门户网站DETIK上月刊文说,美国海军外科医生在美军“仁慈”号医疗船上给当地患者做手术,并从西苏门答腊省运送了3只狂犬病犬,但都没有获得印尼卫生部的许可。巴东卫生官员还告诉DETIK,美国人希望从当地的蚊子身上采集骨痛热症病毒样本。报导称,一名叫亨利的印尼记者自述,他曾在2005年碰巧造访过“仁慈”号。亨利声称当时被美国人要求协助寻找“患者”,以供美国海军外科医生进行手术。“他们(美国人)将大多数患者从苏门答腊省尼亚斯岛古农西托利县的一家医院带到船上,(患者们)在那里接受检查——但不是全部。长官问我能否帮他们找更多的患者做手术。”DETIK的调查显示,2016年,美国海军对印尼“患者”的选择“更加挑剔”。所有的“候选人”都在马来西亚槟城接受体检。DETIK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人违反了当地法律,特别是在病原体转移方面。
三、制造地缘政治紧张空气借机扩张其地缘政治影响力
  美国在东南亚国家建立的生物实验室,以中国为潜在生物战作战对象。美国防部已将生物技术列为“改变战争规则”的关键颠覆性技术,陆、海、空军均将其列为发展重点,加速推进生物技术军事化应用步伐。根据美国向《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大会提交的数据,美国防部与其他国家签署了5629份生物实验室合同,在49个国家和地区部署有生物实验室。美在泰国还建立了口蹄疫实验室等8个生物实验设施,在马来西亚辅助建立了10多个生物实验设施,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生物实验室和医院设施升级,建立了3个生物安全实验设施,在柬埔寨建立了21个生物安全实验设施。美国假借生物安全威胁监测预警、援助他国防范减少生物威胁等,存储大量高危病毒、细菌、寄生虫样本,不断前推生物安全边,不遗余力在生物安全领域“投棋布子”“开疆拓土”,其凶险野心可谓“路人皆知”。
 四、“美国优先”战略主导下的全球霸权思维
  美国在包括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建立生物实验室,都有研究生物武器的诱因。
上个世纪印尼爆发鼠疫的时候,美国在印尼建立了一个生物实验室,即“美国海军医药研究所2号”,这个实验室设在人烟稠密、道路狭小的居民区,里面储藏危险病原体病毒。按照常规逻辑,该生物实验室能为治疗鼠疫提供技术支持,但时任印尼卫生部的部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美国的这个生物实验室对战胜鼠疫的帮助微乎其微。
美国使用外交掩护测试人造病毒的生物战科学家,把实验室变成“研究”鼠疫病毒武器的平台,并从印尼等国提取可以传染给人类的生物武器病原体,并尝试生产致命的病毒,细菌和毒素,这严重违反了《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美国随时准备开启生物战,借此维护自己的世界霸权。
长期以来,美国以对东南亚国家医学援助为名挑拨离间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美国国际开发署、国立卫生研究院等非政府组织,以及政府机构、高校、企业等以“生物医学研发”和“全球卫生合作”为借口,打着促进与合作国和受援国之间的科学研究、信息交流、能力建设等幌子,通过所谓卫生援助在东南亚建设和运营生物实验室,其实质依然是维护与提升华盛顿在东南亚的存在感,实现其地缘政治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以及经济利益。另外,为达此目的,美国长期渲染“中国威胁论”,制造并利用各种机会大打认知战,不遗余力并持续的给他国民众洗脑,搞认知铺垫和认知域作战,为谋求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和国家“利益”最大化而精心布局。
五、东南亚国家对美国部署生物实验室说“不”
  相信印尼等东南亚国家能团结起来,充分认清美国在东南亚国家部署生物实验室的真实图谋,对美国在本国和邻国部署生物实验室说不,最大程度的保护本国民众的安全,维护本国发展权益,降低生物安全风险,共同实现东南亚区域安全、繁荣与稳定。
(作者系博雅智库(中国)高级研究员)

分享 (Share)
Alice

Alice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