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onika SS:从印尼总统佐科维访华看印中关系
和谐的节奏,印尼和中国之间的真正友谊
雅加达:Veronika S. Saraswati

2022年7月是印尼与中国建交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一个月。 2022年7月第二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印尼进行外交访问。印尼政府热烈欢迎中国外长王毅访华。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于2022年7月第四周(25日)赴北京进行外交访问。

此次互访反映了两国之间更加密切的双边关系。看来,两国关系的密切不仅受到经贸战略关系的影响,还受到习近平主席和佐科总统个人亲密兄弟情谊的影响。两位国家领导人的个人特点使两国官方外交关系更加紧密。习近平主席与佐科维总统性格的相似之处在于,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和疫情爆发以及全球经济危机的不确定性中,他们在构建国际关系中坚定维护和平原则时表现谦逊。

疫情大流行还没有结束;大流行之后的危机和衰退;俄乌战争让世界处于动荡之中;地球西半球的经济螺旋式下降,使他们的人民感受到生活压力……经济危机、粮食和能源问题以及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一直是印中两国领导人在寻求最佳解决方案时讨论的关键问题。

中国和印尼在两国发生大流行病时相互提供了医疗援助。当中国突然对 COVID-19 大流行爆发感到震惊时,印度尼西亚政府提供了医疗援助。作为回报,截至2021年底,中国政府共向印尼政府捐赠疫苗400万剂、呼吸机120台、制氧机400台。中国的贡献是两国团结友爱的具体表现,是两国共同抗击Covid 19大流行的斗争。此次疫苗援助不仅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表现,也是两国友谊的象征。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方支持和帮助下,印尼已成为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印中关系

经贸——中国是印尼的主要经贸伙伴。同样,印尼也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 2020年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 RCEP是东盟发起的一项经济伙伴关系,旨在促进与中国作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的经贸合作。自贸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贸易规模最大、发展潜力最大的地区。中印尼经贸合作就这样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确实即将再创辉煌。投资一直是中印尼经贸合作的最大亮点。而且,印尼的“人口红利”还在不断释放。

双边经贸合作成果丰硕。近年来,印尼政府着力积极扩大外国投资。据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BKPM)统计,2013年中国对印尼直接投资2.97亿美元,在印尼外商投资来源国中排名第12位;面对 COVID-19 大流行的破坏性影响,2020 年中国对印尼的直接投资增加到 48.4 亿美元,比上年增长 2.1%。中国已连续两年成为印尼第二大外资来源国。中国对印尼投资涉及矿业和冶金、电力和基础设施、制造业、数字经济、农业和渔业等广泛领域,为提高印尼制造业水平和增加就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印中双边贸易不断取得突破。长期以来,以公共消费为基础的经济贡献了印尼经济的一半以上。此外,印尼市场规模庞大,潜力巨大。在中国主动扩大进口和举行大型博览会活动的推动下,印尼咖啡、热带水果等印尼产品已走进中国千家万户。中国也是印尼棕榈油、煤炭、钢铁、燕窝等产品最重要的出口市场之一。由于印尼对中国的煤矿产品和棕榈油贸易出口增加,印尼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有所减少。中国连续多年成为印尼第一大贸易伙伴和进出口市场来源国。2020年,印中双边贸易额达784亿美元,下降1.7%。然而,中国从印尼的进口增加了 374 亿美元,同比增长 9.5%。这个数字是迄今为止的最高成就。

经济发展取得积极进展,是必须保持和提高的伟大成就。这些成就表明,印尼与中国的贸易对两国人民是互惠互利的。印尼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监管也应该放宽。在这件事上,印尼政府应该消除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的任何障碍。当前西方严重的经济危机和衰退应该是亚洲的一个重要教训。坚持以相互信任和相互建设性合作为导向的原则,是发展强有力的经济伙伴关系的重要基础。经济制裁只会带来毁灭,而平等对话会带来各方繁荣。

数字经济——印度尼西亚是新兴经济体之一,预计将在 2045 年成为新的全球经济强国。该国还预计将成为全球前五名的经济体之一。由于 COVID-19 的爆发,印度尼西亚的 GDP 在 2020 年收缩至 2.07%。然而,在经济收缩期间,从实体活动转向在线活动,一些行业表现较好,例如信息和通信行业,增长了超过 10%。这种情况表明,有机会发展在大流行期间往往是具有复原力的新经济部门,尤其是与数字经济相关的部门。印度尼西亚可以成为东南亚数字经济的领导者有两个原因:人口众多和商业部门。印度尼西亚的互联网用户群是该地区最大的。这为东南亚最大和增长最快的互联网经济体中所有数字部门的增长提供了充足的空间。 2020 年,在 COVID-19 危机中,考虑到鼓励适应数字工具的各个地区实施了社会限制,数字化部门是一个相对更具弹性的部门。印度尼西亚数字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是电子商务,其增长最为显著,到 2021 年底达到 275 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 48.5%。此外,在大流行情况下社会活动的限制最终鼓励了对数字化系统的需求,例如卫生技术部门 (healthtech) 和教育技术 (edutech)。预计这种需求将在大流行后继续存在。

与此同时,中国与伙伴国家在数字领域的务实合作不断推进。在中国公司中,华为和中兴通讯在信息、通信和技术(ICT)基础设施项目中最为活跃,尤其是在东南亚的光缆安装。例如,华为海洋已经完成了十几个海缆项目,还有近20个在建。这些项目主要位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参与了该地区下一代移动互联网连接的开发,即5G网络和云计算。最近,华为在泰国推出了其在东南亚的首个5G,而阿里云在印度尼西亚开设了第二个数据中心。

数字经济成为复苏的新动力。随着科技革命迈出新的步伐,产业转移的深入发展,伴随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AI)等的数字技术更新了全球经济数字化转型。受2020年疫情影响,数字化技术在线上医疗、疫情观察、线上消费、就业增产等方面得到应用。许多国家的数字经济转型路径显着增加。数字经济将成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向疫情后新动能转变的主要动力。

中国与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建立跨境光缆信息通道取得积极进展。此外,中国与东盟国家一直在推进信息港建设,先后举办了四届中国—东盟信息港论坛。此外,中国还与22个国家合作打造了丝绸之路电子商务合作平台。因此,2019年,平台参与国与中国之间的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87.9%。

建设数字丝绸之路是印尼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软联通”、建设互联互通走廊、推动创新和工业化、加快推进区域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维护产业链供应稳定畅通的必然要求,所有这些对经济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实践证明,数字经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是非凡的。加入数字丝绸之路,可以带动印尼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的经济增长点,促进就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社会文化——社会文化是其他领域合作的基础。社会文化对于加强经济、技术和战略关系具有重要意义。了解彼此的性格是在其他领域建立成功关系的关键。因此,两国应继续加强和加强社会文化关系。

时至今日,社会文化关系的发展仍然滞后。从印尼方面来看,政府并没有在结构性法规中规范人员往来。教育作为建立文化特征相互理解过程中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应该得到改善;与印度尼西亚的庞大人口相比,在中国学习的印度尼西亚学生人数仍然太少。反之,在印尼学习的中国学生人数仍然很少。这种情况意味着很少有印尼人会说中文,反之亦然。而语言是建立文化理解过程的第一步,语言是文化的产物。

社会文化关系是战略经济、政治和安全伙伴关系的基础。对文化的相互理解将有助于加强沟通,解决两国外交关系中可能发生的一切冲突。相互理解可以通过几个结构上受监管的工作项目来完成,包括教育、艺术和语言学习项目。印尼应鼓励更多学生到中国留学,反之亦然。让印尼学生体验中国,扩大人文交流,是加强社会文化关系的具体外交形式;它是支持经济和贸易、政治和安全关系的一种非常有效的生活外交形式。因此,在国家结构性政策框架内加强人文交流对印尼和中国政府来说都是当务之急。

印尼和东盟应该把美国放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在地区与国家战略方面——印尼和东盟应该把美国放在它应该在的地方,也就是像其他外交伙伴一样;不要为美国主导其国内政治提供空间。中东对世界来说是一个具体的教训。美国不仅在中东地区实施霸权政治,而且在中东地区实施统治和胁迫。

军事入侵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选择之一。印尼和东盟不应该让东南地区被美国拉开。美国的外交政策一直是双重标准的;它积极推行所谓“民主”,但美国通过在中东的军事行动实施武装袭击来执行高度专制。美国的外交在通过战争摧毁人类文明方面非常有效,这些战争不仅涉及了中东,还涉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美国一直认为自己是“民主教父”或“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但从民主价值观的角度来看,美国是世界上“最专制的国家”。

许多美国军工公司从为战争提供武器和军队的订单中获得巨额利润,其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通用动力公司和雷神公司是前五名的战争服务提供商。美国政府委托雇佣军使用各种技术设备入侵中东,例如无人机和数据链系统,以使用最新的高精度武器协助美军进行军事行动。

美国还依靠承包商来运行计算机系统,例如为伊拉克独立行动的联合空战中心生成战术航拍图像。更不用说,美国海军依靠承包商来帮助操作其舰艇的导弹防御系统。毫无疑问,这些私营军事公司(PMC)受商业利益驱动,其人员往往无视战场上的法律、法规和规章。甚至国际法也没有对 PMC 的使用做出规定,因此 PMC 犯下的战争罪不能被国际法所牵制。

美国经常指责一个国家不民主或专制,它经常对不服从美国的国家实施制裁。这些是美国为了获得国际支持而不断开展的黑人运动形式。美国政府与其 PMC 签订了许多合同,以雇用这些私人武装部队进行军事行动。 PMC可以为军队提供物资,并提供支持战争的所有设备和工具。战争作为一种外交政策,或者更糟糕的是,作为一种获取经济利益的手段,是对文明和人类的破坏性行为;这不仅是对民主的根本侵犯,也是对人权的侵犯。美国在民主和人权上的双重标准显示了美国的自相矛盾的态度。民主和人权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而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

印尼和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应该坚定不移地履行对世界和平的承诺。印尼和中国将继续在双边关系中保持战略伙伴关系;共同建设和平的区域架构。印尼和中国外交政策的具体落实,实现世界和平,是两国在国际关系中建立正义与和平的积极贡献。互相猜疑、互相威胁的冷战思维只会给世界文明带来毁灭。

两国关系融洽,是两国拥有密切地缘关系和友谊的重要标志。和谐衡量国家关系的价值,应该是国家关系的目标。以相互信任和相互尊重的态度对待其他国家,就是实现和谐。各国政府在履行国际关系准则和理想价值观的义务时不应相互干涉。贯彻和谐原则,就等于保持自然运动规律的平衡;“井水不犯河水”,是为了建立和谐。秉持这种态度,是为了双边关系的和谐秩序、开放的地区主义和多边主义。国家之间的冲突和分歧,如果被视为挑战并和谐解决,将加强国家之间的关系。对立却创造和谐,“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道德经)——此为和谐。

无论谁在2024年印尼总统大选中当选印尼总统,都应进一步加强与中国在经济、社会文化、技术和其他战略领域的外交关系。

(作者系印度尼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部主任、政治学博士。印尼名:Veronika S. Saraswati。中文名:韦珍玉。)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