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城一帘烟雨——台湾影星刘皓怡小传(44)
第六章 缘定南洋 44、黑色五月
刘皓怡一家四口与家婆、侄女合影
作者:闻喜
44、黑色五月
1998年“黑色五月”暴乱事件,让刘皓怡经历一段噩梦般的日子。5月13日至15日,在印尼多个城市暴徒发动了针对华人的暴力袭击。
暴乱发生前,皓怡和先生飞往新加坡翻修房子,以便在印尼政局不稳时暂避新加坡。受亚洲金融危机的重创,印尼本币暴跌,燃油和粮食价格暴涨,民怨沸腾,游行抗议活动席卷全国各地,持续三十多年的苏哈托政权摇摇欲坠。皓怡先生买好了新加坡航空的年票,全家人随时可以换登机牌走人。
飞赴新加坡之前,他们把家里安顿好,由护士和佣人照顾两个孩子。不过,他们还是对印尼局势估计不足,皓怡并未想到托付婆婆照顾孩子。孩子一个4岁半,一个3岁。看看形势严峻,先生打电话回去,让护士和佣人带着孩子,搬到皓怡婆婆那边去住。
正当皓怡和先生准备回印尼时,暴乱发生了。反对苏哈托独裁统治的政治运动,演变成一场空前严重的排华暴行,不明真相的民众把仇恨转移到华人身上。华人及外国侨民纷纷外逃,印尼飞往新加坡的航线,一票难求。
暴乱很快波及到皓怡先生家族企业所在的街道,附近火车站一带被烧。据皓怡事后了解到的消息,有一批暴徒坐火车前来,一下火车就开始纵火,附近街区首先遭殃。火车站离先生家族企业很近,皓怡担心火势烧过来,危及两个孩子,就让先生打电话给消防局请求救火。其实这是异想天开,印尼政府部门早已瘫痪。
印尼发生野蛮行径,一时间成为全球媒体的关注焦点,皓怡父亲和远在美国的哥哥、姐姐,都为皓怡担心不已。此时,皓怡母亲已于上一年过世,父亲坚决不让皓怡回印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一通电话。当时已有摩托罗拉大手机(俗称“大哥大”),皓怡先生天天把移动手机拿在手上。
返回印尼的行程因此被耽搁了两天,暴乱的势头也有所减弱。由于两个孩子还在印尼,他们不能不回印尼,于是选择了一趟傍晚的飞机。皓怡为了避免父亲与家人担心,事先没有告知他们。父亲打不通移动电话,就对皓怡兄姐说:“糟糕,大事不妙!”结果,父亲整个晚上都不能睡觉。
这趟飞往雅加达的飞机,乘客包括皓怡与先生在内,一共七人。每个人都有像他们这样不得不回印尼的理由。由于雅加达市区还很乱,他们下了飞机不敢直接回家,而是来到机场附近高速路边的喜来登酒店。先生接受兄弟的建议,暂避此处,并用移动电话与家人保持联系。
作为国际大酒店,喜来登具备基本的防护措施,比较安全。酒店内外,戒备森严,栅门紧闭,保安盘查很严。酒店客房已经满员,大厅里满是准备搭机离开和避难的人。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发生,皓怡与先生带有很多美元和印尼盾现金,分别放在俩人的身上,以便万一在路上遇到暴徒就撒钱。先生以前经历过排华事件,有经验应对。
大厅连坐的地方都没有,皓怡和先生一人花一百美元,进入到酒店的游泳池,在躺椅上休息。等到后半夜3点,估计市区街道的暴徒已经休息,先生的兄弟才安排家里的老司机,带着一个相熟的军人,开车来接。皓怡和先生坐上车,向市区行驶。路上,他们首先看到高速路的收费站,已经人去室空。到达市区,随处可以看到打砸抢烧的痕迹,一些汽车轮胎还在燃烧。皓怡第一次看到这种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大难当前,才显出兄弟多的好处。皓怡先生幸亏有这些兄弟,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能够把这个大家庭看护得很好。兄弟们轮流守夜,而且设计好逃生路线。由于电力中断,家里点着蜡烛,即使供电,他们也不敢开灯,怕引起暴徒的注意。家人都处于惊恐与疲惫之中,几夜不能睡觉,脸部出现浮肿,无法镇定地做事情。
皓怡看到两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才放下心来。第二天白天,一家人都躲在屋内,未见暴徒再来骚扰,街道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行人。陈家人一向对司机、保安、佣人很好,这个时候他们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若有紧急的事情,可以派老司机驾车出门。
皓怡两个孩子的护照与机票还放在大芒果街的家里。隔天深晚,皓怡和先生回家去拿,也顺便收拾一些要带走的东西。拿到机票后,他们便带着两个孩子和三个侄儿侄女,开车前往机场。一路上仍是有惊无险,司机穿街走巷,避开危险的区域。由于害怕财产损失,大部分家人还是选择镇守当地。
皓怡一行人到达机场,机场里仍然到处都是撤离的民众。柜台前人挤人,除了华人,还有西方人。很多人衣衫不整。皓怡看到一位华人,只穿着内衣内裤,一问原来是马来西亚籍的厨师,身无分文,护照也没有来得及拿。这些人当然不能登机,只能把机场当成一个避难所。据说,有人带着大量黄金和美元外逃,但不知能否带上飞机。
皓怡这次一走,她和孩子四年没敢再回印尼。皓怡对友人说:“我们生活在大中华地区的人,哪里见过这种排华场景,我真的受到很大的惊吓,好像经历了一场战乱。”
皓怡对先生说:“我们放弃印尼的生意,就在新加坡定居发展吧!” 
印尼排华层出不穷,再次受到惊吓的先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等印尼政局稳定,先生还是决定回印尼继续做业务,而把家人安置在新加坡。他一个月回新加坡一次。
                  (未完待续)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