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城一帘烟雨——台湾影星刘皓怡小传(45)
第六章 缘定南洋 45、有女初长成
两个女儿周末在新加坡东海岸骑车

作者:闻喜

45、有女初长成
印尼排华事件“黑色五月”之后,刘皓怡带着两个孩子留在新加坡读书。
新加坡在基础教育方面有严格规定。小女儿长慧1月8日出生,差7天就不能上幼稚园,因此上学迟了一年。皓怡在当地书展买了很多儿童教育的光碟,本来是给大女儿长乐看的,结果姐姐课业多,没有时间看。妹妹自己把碟片放进电脑,边玩边看,反反复复。她喜欢卡通设计的教育片。结果还没有上学,就自学了很多。
早上孩子们坐校车去学校,中午皓怡开车去接,再送她们去补习。接她们时,皓怡带着便当,还带着大外套。新加坡公共场所冷气开得很冷,需要再加一件外套。去补习前,先在车上吃便当。
长慧从幼稚园大班开始补习,长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补习。起初皓怡自己在家里教。不久就发现教不了。皓怡性子比较急,教她们时,就拿着一根小藤条,一着急就要打人,女儿就绕着餐桌跑。新加坡规定不能体罚孩子,每次皓怡都要把门窗紧闭,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孩子哭闹,说她虐待孩子。后来,皓怡只好请家庭老师来教英文、补珠算。每天安排补习不同的科目。
孩子补习的项目还包括绘画、游泳和舞蹈。长乐所读的新加坡女子小学,是一所很好的学校,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都很高。新加坡学校不像皓怡小时候在台湾所读的学校,要问谁学过钢琴,谁学过舞蹈。由于新加坡的学生普遍学过,只能问谁没有学过。当皓怡发现这种情况,就开始给孩子进行各种补习,生怕落后于人。
皓怡常常带女儿到图书馆和书局,带她们购买和阅读课外书籍。学校要求很高,不仅要读课堂上的书,还要读大量的课外书。英文考试时,试题大多不在课本上,所以就是把课本读烂了,也考不到高分。小女儿很爱看书,长大后喜欢网购图书。她读的都是英文版图书。长女也爱读书,但读书的兴趣与妹妹不一样。
孩子的学习给皓怡造成很大的压力,平时她还要自己买菜做饭,感觉一直得不到休息。经历了丧母之痛,印尼排华,接着父亲过世,皓怡每天一睁开眼,感觉头就是疼的,一坐起来,背是酸的。皓怡去看医生,医生给开的是治疗抑郁症的药,并且让她多做运动。
带孩子劳心劳力,只有做母亲的知道这份辛苦。如果孩子感冒鼻塞,皓怡整晚都不敢睡觉,一直坐在那里看着她,生怕她喘不过气来。之前在印尼,孩子生病看医生,医生说孩子鼻子堵塞,不能呼吸,让家庭护士抱在身上,看着她睡觉。所以孩子一感冒,皓怡就怕孩子不能喘气。
在新加坡生活四年,这个小家庭最开心的活动,就是在周末骑脚踏车郊游。孩子上学是从周一到周五,每到周六,一家人就到新加坡东海岸公园去玩。一般是皓怡开车带她们去,车上放着三辆脚踏车,其中两辆是儿童车。还带着一位印尼女佣。
到公园后,她们一人骑一辆车,开心地骑行。如果先生在,再租一辆脚踏车。东海岸公园非常大,骑脚踏车要绕很长时间。这里有很多骑行的人。皓怡带着露营的帐篷,帐篷搭在海滩上。骑车之后,两个孩子就开始玩沙子。她们拿着小桶、小铲,堆起沙子城堡,开渠引水。孩子们都喜欢吃麦当劳,肚子饿了,就带她们去吃麦当劳。平时则不让她们吃这种速食品。
在新加坡生活,也常常出现状况。有一次,长乐在住家附近骑脚踏车,一不小心掉进水沟,嘴巴全是血。女佣抱着长乐,大声喊着“Ibu”(印尼对女士尊称)。皓怡看到后,整个人都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镇静下来后,皓怡帮女儿用冰水漱口,才看到是口腔出血,牙齿没有掉。

刘皓怡与两个女儿走在台北街头

皓怡在新加坡的家是排屋,有楼上楼下。在主人卧室里,双人床旁边紧贴着放一张单人床,大人和孩子一起睡,方便随时照看。如果先生回来,四个人也是这样睡。
父母或父亲还健在时,皓怡常常利用学校假期,带着两个孩子回台湾。皓怡爸爸年老时很喜欢小孩,也很会逗小孩开心,大家都说刘父有小孩缘。女儿也都很喜欢外公。看到两个可爱的外孙女,皓怡爸爸很开心,带着孩子四处玩。到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那里有鱼池。他带她们去看鱼、喂鱼。
外孙女肚子饿了,外公就买牛角面包给她们吃。这种面包小小的,一包五个,刚出炉,做得很精致,味道又好,两个孩子都很喜欢吃。晚上,外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外孙女,一个趴在他的膝间,一个爬到肩膀上。真是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
皓怡女儿长大后再回台湾,就会想到外公给她们买牛角面包的往事。让她们遗憾的是,外公走得早,没有看到她们长大的样子。
(未完待续)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