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城一帘烟雨——台湾影星刘皓怡小传(46)
第六章 缘定南洋 46、大悲之年
刘皓怡书法
作者:闻喜
46、大悲之年
对刘皓怡来说,印尼排华的1998年和前后两年,是暗无天日的日子。1997年,妈妈过世,1999年,爸爸过世。
妈妈青壮年时期喜欢穿旗袍,因为显身材。进入老年后,身型略显富态,一件件好看的旗袍都穿不上了,叠放在衣柜里。妈妈过世的两三年前,身体瘦了10公斤,起初她还很高兴,不能穿的旗袍,又可以穿了。爸爸却很担心,让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经检查,医生说妈妈红血球太低,还要检查其他项目。接着又查了几次,并未查出什么结果,就没有再进一步检查了。妈妈的病情因此被耽误。等到她感到身体不适再去检查,被确诊为癌症。
皓怡立即从印尼飞回来。此时的妈妈仍旧乐观,她对女儿说:“我的家族中没有长寿的,我活到古稀之年,心满意足了。”
皓怡小时候,妈妈身体就不好,患有多种疾病。病发时,她总以为没救了,没想到每一次都能平安度过。妈妈平时喜欢研究中药,经常给自己配中药吃。
妈妈说:“我吃的中药,可以用卡车装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太多中药,把肾脏功能吃坏了。”
妈妈除了自配中药吃,也常吃各种营养品,人参、虫草、燕窝,从未间断。皓怡到东南亚登台,都会买燕窝回来给妈妈。
皓怡对妈妈说:“吃了过多的补品,应该也有副作用。”
“癌”这个字,第一次闯进皓怡的家,让一家人不知所措。爸爸始终希望有一个学医的子女,而愿望最终落空。家人与医生讨论妈妈的病情,只能任凭医生去处置。
“我是不是应该放弃印尼生活回到台湾?”在医院,皓怡背着妈妈,对小哥说:“大哥是不是也应该回台湾定居?大家留在台湾,才能更好地照顾和陪伴父母。”
小哥并不主张这样,生老病死是自然现象,谁也改变不了,作为子女,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小哥说:“为了孝敬老人而拖垮自己,也不是父母所乐见的。”
皓怡刚生过孩子,先生身体又不好,也需要照顾。她没别的办法,只能选择两边奔走。妈妈的病拖延了两年,每次病情严重时,子女们就会赶回去。皓怡一年往返两地,多达十几次。
妈妈生病时行动不便,需要有人搀扶。皓怡回到家,妈妈的精神就会明显改善,也不需要有人搀扶了。妈妈这辈子对小女儿付出的心血最多,当年以“星妈”的身份,和皓怡一起在艺坛打拼,所以见到小女儿,自然更亲三分。
“妈妈,我要回印尼了!”当皓怡这样对妈妈说,妈妈马上就摊在椅子上,站不起来了。皓怡要走不忍心走,要留不能留,难以取舍,内心备受煎熬。
1997年4月,妈妈病情恶化,终告不治。妈妈的离世,对爸爸的精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明年我一定要好好过一个生日,你们兄弟姐妹全部都回来,我要和你们的妈妈一起过生日……”
1998年开年,从来不喜欢过生日的爸爸,突然对子女这样说。
皓怡听了,心里又难过又奇怪。一是妈妈已经过世,还怎么一起过生日?二是父母生日时间也不一样,爸爸是5月,妈妈是1月。
子女们不敢说破,都应和着爸爸,相约明年5月回台湾,给爸爸过生日。人们常说,84岁是人生一道坎,子女们感到一种不祥之兆。
翌年,爸爸没有等到自己过生日的那一天。因为感冒引起并发症,爸爸的器官衰竭。皓怡飞回台湾,直接去了医院。爸爸躺在病床上,让人感觉状态还好,只是瘦了很多。医生也说,爸爸恢复得不错。
爸爸喜欢吃木瓜,木瓜对老年人消化比较好。台湾有那种夏威夷品种的小木瓜,很甜。皓怡对爸爸说:“我已经买了木瓜,想吃的时候,我就切给您吃。”
爸爸入住的医院离家不远,皓怡与大哥住在家里,每天去医院两三次。那天皓怡正在家休息,护士突然打电话给皓怡,说爸爸想吃木瓜。
皓怡马上切了木瓜去医院。等她赶到医院,爸爸已被推进加护病房,不能再吃了。医生签发了病危通知书。
随后,爸爸状态再度稳定下来。晚上过了探视时间,皓怡和大哥只能返家。谁知回家不久,皓怡正在梳洗准备睡觉,护士又打电话过来说:“你爸爸不行了,赶快过来!”皓怡和大哥立即赶去医院。
当晚,爸爸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弥留之际,爸爸躺在病床一动不动,子女们不断在呼唤他。皓怡听说,人要走的时候,听力是最后消失的。如果是这样,爸爸就会知道,皓怡和两个哥哥都在他身边。
刘家子女在父母面前从不撒娇,没有说要抱一抱。皓怡和哥哥都想最后抱一抱父亲。身边有道士在场,让他们忍住悲伤,不要把眼泪滴到遗体上。道士说,如果泪水沾到遗体,往生者的魂会留恋亲人,影响轮回转世。
父母过世,都是火化处理遗体,骨灰寄放在台北市区善导寺。善导寺可能是当时台北市区唯一可以存放骨灰处,祭拜方便。此后,每次回台湾,皓怡都会带着孩子,一起前往祭拜。她会对着骨灰盒说:“爸爸,妈妈,我们回来了,来看你们了!”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父母活着时候,作为子女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就好。皓怡兄弟姐妹,个个有所作为,足以告慰他们的英灵。
皓怡结婚有了自己的家,无论是在印尼,还是在新加坡,总是一个临时居所。父母所在的地方,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如今爸爸也走了,她再回台湾,就有一种找不到家的感觉。
有一次,皓怡在台北开着车,行驶在火车站前面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里拐。她想,还要再回那个空房子吗?她感到人生失去了方向。此后,皓怡较少再回台湾,每次停留时间也很短。
爸爸在妈妈走后两年过世,都是在4月清明时节期间。爸爸比妈妈年长11岁。妈妈过世时71岁,爸爸过世时84岁。
                  (未完待续)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