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城一帘烟雨——台湾影星刘皓怡小传(尾声)
第六章 缘定南洋 尾声
刘皓怡与同样远嫁印尼的台湾艺人白嘉莉在一次活动中合影

作者:闻喜

尾 声
当初从新加坡返回印尼,皓怡对先生说:“我不住大芒果街了,那里很容易成为袭击的目标。”
皓怡看到一个讲述“黑色五月”的镭射盘,杀人、放火、强暴的场景,看得人触目惊心,也没办法看完,比她想象中还严重。
排华事件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期间每当总统大选年,华人仍会提心吊胆,不少人选择暂时离开印尼。2016年,华裔人士钟万学竞选雅加达省长,网上就有许多针对华人的极端言论。
几经选择,皓怡和先生看中PIK高尔夫社区,这里是填海造地开发的一处高档社区。结果装修还没有完工,先生就走了。
为了散心,皓怡频繁地往返于台湾与印尼之间。哥哥、姐姐也劝她多出去走走,不要闷在家里。由于孩子在印尼,皓怡放心不下,只有飞来飞去。
离开台湾几十年,她与台湾朋友、同学的关系都疏远了。那段时间,她能联系上的朋友与同学,都重新建立了联系。大学同学四十年没有相聚,也有机会再次聚首。五十年没有见面的小学同学和老师,也再次相见了。年过半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都有自己的故事,回首往事,不免让人感叹。
皓怡相处最多的,还是以前电影圈中的朋友。大家几乎都处在健康保养阶段,不再有年幼孩子的拖累。皓怡这位当年大银幕的“武林公主”,正处于丧偶的人生低潮期,同伴们十分怜惜。所以只要皓怡说想到哪里玩,大家就到哪里玩,或唱卡拉OK,或共享美食。
常聚的朋友有苏明明、金佩姗、大百合(歌手)、上官明莉、张富美(演员)等。多少往事尽在谈笑中,虽然繁华落尽,但散落的花瓣洋洋洒洒。印尼在疫情初期,一罩难求,金佩姗还特别从台北寄来几盒口罩,让皓怡戴在口上暖在心里。
由于疫情,皓怡有两三年没有回台湾了。随着疫情逐渐消退,印尼政府重新打开国门,她盘算着什么时候再次踏上返台的旅程。
以往她回台湾最长间隔时间是半年,如今感觉自己与台湾久违了。她想念台湾的亲友与美食,期待届时大哥与姐姐也能从美国返台,兄弟姐妹疫后重聚。疫情在美国的肆虐阶段,皓怡也十分担心他们与家人。
皓怡年轻时爱吃,台湾有名的小吃都吃过。和香港演员一起拍电影时,说起台湾美食,她如数家珍。自从远嫁印尼,她对台北越来越陌生,无论吃饭还是逛街,都有当地亲友当“地陪”。

在台湾与圈中老友相聚。左起:大百合、 刘皓怡、苏明明、金佩姗、张富美。

皓怡最爱的还是小吃,最喜欢的还是逛夜市。姐姐爱吃不输给她,每次从美国返台,必定先在餐厅吃一顿大餐,再去吃小吃。皓怡兄妹一定会去“都一处”吃酱肉烧饼、合菜代帽、小米稀饭,这是一家几十年的老字号。还有桃园街和永康街的牛肉面、粉蒸肉等。
中国有一句谚语——早把这件事“忘到爪哇国了”,可见印尼在人们的印象中,是多少遥远的一个国度。而她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度过自己的后半生。
三十年生活下来,皓怡与爪哇的关系千丝万缕,在椰风蕉雨中,深深根植于这片热土,感悟世事的变化无常、喜怒哀乐。人生就是一种历练,历练就是生命的修行。
皓怡做明星的人生阶段远去了。如今走在北台街头,已经没有人认识她,她完全感觉不到昔日的光鲜亮丽,甚至怀疑那段日子是否存在过。每当想起过去,就如同做梦一般。
“妈妈,你年轻时真的做过明星吗?”有一次返台,大女儿长乐这样问妈妈。
“妈妈当年小有名气呢!”皓怡自谦地说。
“不是小有名气,是名气很大。”在一边的皓怡小嫂说。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昔日大银幕上的“武林公主”已经做了外婆。
浮生若梦,平淡归真。未来还有期待,皓怡仍将继续前行。
(连载完)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