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黑鲉查出超标放射物“纯属个例”?!真相可能没这么简单!
专家认为,黑鲉被禁售完全可以证实污染严重的福岛海域已经破坏了人类食物链
福岛近海捕获的许氏平鲉 图自NHK

  日本福岛县海域的黑鲉因被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被禁止上市,自去年2月以来全面解除福岛产品上市限制的决定宣告“破功”。20日,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黑鲉中检测出放射性物纯属个例”。但海洋环境问题专家指出此番回应“避重就轻”,日本在刻意回避海洋富集效应这一根本性概念,也在回避其因工业废水排放污染导致水俣病频发的惨痛教训。

  据日本电视台20日报道,本月1日在福岛县海域捕捞的一条黑鲉体内被检测出270贝克勒尔放射性物质铯,是日本《食品卫生法》规定的每公斤100贝克勒尔的2.7倍。日本政府19日向福岛县做出指示,要求在确认安全性之前,禁止福岛黑鲉上市。

  报道称,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今年2月发现该县黑鲉体内含有每公斤500贝克勒尔的放射性物质,为标准值的5倍。该联合会于2月22日起,主动停止黑鲉上市。据悉,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最多曾有44种海产品被限制上市,但自去年2月25日起上述海产品上市限制被全面解除。

 “这次是‘碰巧’在黑鲉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纯属个例。”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指导部工作人员泽田忠明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含有放射性物质的黑鲉并未流入市场。

  泽田忠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福岛县对于渔业大体有两种检验:一种是由该联合会负责的“筛选检验”(screening test),在商品推向市场之前进行;另一种是由福岛县政府负责的“监控检验”(monitor test),定期对海域内的海洋生物进行检查,大约每周一次。他还说,在该县鱼类、贝类等其他海产品中“不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因为有“定期检查”。而且一旦发现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海产品,也会及时停止上市。

当地时间2021年4月13日,日本东京,超市里的新鲜鱼肉。图源:澎湃影像

  广东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朱坚真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是福岛渔业联合会从自身利益出发被迫作出的回应。如果正面承认海洋生物中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会使整个行业遭受打击,进一步加深消费者对福岛渔业的不信任。

  “真实情况往往被利益所掩盖,”朱坚真说,黑鲉被禁止上市完全可以证实污染严重的福岛海域已经破坏了人类的食物链,今天禁止的是黑鲉,明天可能就是人类所食用的其他海产品。

  针对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所说的“碰巧在黑鲉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其他海产品中不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等说辞,原中国疾控中心环境所研究员尚琪认为,日方刻意回避了“海洋富集效应”这一根本性概念,是一种避重就轻的表述。

  20日,这位海洋环境问题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海洋是一个大型的生物体系,存在多层级食物链系统。所谓海洋富集效应简单来说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果食物链底端的生物体内含有放射性物质,被一层层吃掉,最后积聚在食物链顶端生物体内的放射性浓度将比排放时高出数万倍。

  尚琪指出,黑鲉体内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足以证明福岛核废水对周边海域产生放射性污染,而且污染物已经有明确途径进入海洋生物体内,并且存留。黑鲉体内存在放射性物质,并非仅仅因为喝了被污染的海水产生,还因为食用了其他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海洋生物。因此,即便禁止黑鲉上市,也无法保证海洋生物链整体的安全性。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核污染水储存罐。新华社发

  日本政府此前表示,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放入海之前,会将核废水中的氚浓度稀释到日本辐射浓度基准值的1/40,相当于世卫组织(WHO)制定的饮用水辐射安全标准的1/7。“这是个谎言。”尚琪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通常将废水稀释后排放是针对环境可降解的有机污染物而言,经过稀释,短期内对环境的危害不大,而后会在环境中自然降解。但是对于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染废水来说,无论稀释多少倍,其排放总量没有发生变化,在海洋中的存留时间可能长达成百上千年”。

  除了刻意回避海洋富集效应这一根本性概念,尚琪认为,日本政府也在回避其因工业废水排放污染导致水俣病频发的惨痛教训。他说,日本水俣病的影响地区,不是排放的海湾內汞含量有多高,而是环境中的汞经过食物链体系的浓缩、富集,顶端生物体内的有机汞达到海水浓度的数万倍。这样的环境机制引发了全球瞩目的公害病——水俣病。从历史的经验教训来看,有害物质可以通过海洋生态食物链系统逐步放大,最终危害整个海洋生态,对人体健康有潜在危险。

  朱坚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人类过去对海洋环境不以为然,认为海洋无边无际,就是一个天然的垃圾处理厂。但事实证明海洋已经被污染了,很多地区近海已经没有鱼虾,长远看来,破坏海洋只会加速人类自身的灭亡。朱坚真强调说,坚决反对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的做法,要求日本撤销决议。

  “与石油污染可以闻到气味不同,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物质无法通过人体感官鉴别,需要通过特殊手段检测,属于‘隐形杀手’”,尚琪提醒说,海洋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不是某个国家可以肆意污染的,更不是放射性物质的处理场所。他表示,海洋环境与大气环境同等重要,要避免水俣病的历史悲剧,避免将核污染水排海是唯一的办法。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日本对核污染水处置方案曾提出过氢气释放、地层注入、地下掩埋、蒸汽释放和海洋排放等5种选择。日本在未与国际社会和利益相关方协商一致,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出于本国私利,仅以现场储罐空间受限为由,单方面选择对自身经济代价最小的海洋排放方案,却把最大的环境健康安全风险留给世界,将本该由自身承担的责任转嫁给全人类,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汪文斌强调:“日方现在要做的不是打着伪科学的旗号混淆视听,而是真正秉持科学的态度,正视国际社会的质疑反对,认真履行国际义务,纠正以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事故污染水的单方面错误决定,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Alice

Alice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