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透视岛屿别样生活
——聆听来自6位在巴厘岛长期居住或滞留中国人的心声

一年多的疫情对巴厘岛人民的生活和工作中产生了一定的改变和影响。日前,《国际日报》巴厘岛分社记者约稿6名长期生活或滞留在此的中国人,就目前疫情下生活的改变及对今后的计划和憧憬进行心得分享。

Winnie太阳菊旅行者创始人):

工作狂人转身成美食达人

太阳菊旅行社Winnie女士和员工一起学习做保险

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封岛,让父母原计划1个月的行程延至今日,整整16个月且无归期的行程,早已从游客的身份变成岛民;作为每个月报到2次的移民局常客,亲身见证巴厘移民局签证程序的简单及人性化。

宅家的日子里尝试花样做美食,趁疫情给自己和家人做食疗,既满足口腹之欲,也享受天伦之乐;同时,瑜伽、游泳成了必修课来增强体力,此外,还开始琢磨学画种植。疫情将先前只会工作的女汉子活生生打造成一个更热爱生活的岛民。

当然,为了公司员工的未来,目前我们转型做保险,不但可以学多知识,还可以帮助有需要的朋友。淳朴的岛民一直对巴厘岛的开放出门积极的心态,我们也共同期盼。

Mona 中餐厅老板娘) 

笑盼四方游客  共享中国美味

中餐厅老板Mona女士在家研究美味

自2014年至今长期居住在巴厘岛,从事别墅出租、旅行私人订制工作, 但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措手不及。当时,一边忙着处理订单取消,一边尽量满足在此客人的各种需求安排;同时,随着逐疫情在全球蔓延,巴厘岛突然变得安静,且全部工作都戛然而止,生活方式进入到了最原始简单的吃喝睡状态:每天自然醒,大量时间追剧,感觉已提前享受退休生活的惬意。

但去年4 月初有些闲不住了,毕竟开中餐厅还是人生的追求,并且还在建设的餐厅也正需要在此期间进行一些准备工作。于是开始挑战各种美食烹饪,沉心研究美食中享受着乐趣,开始了 中餐外卖服务。外卖生活苦乐参半,但过程的享受是我们半年外卖生活动力的源泉。

目前还是主要回到监督餐厅餐厅建筑工程为主。由于疫情影响,虽然开业变得遥遥无期,但希望我们的熊猫食堂( Panda Kitchen )能尽早为四方游客提供最地道淳朴的中国美食。

严蕾(马厩志愿者):

志愿筹集费用救助马匹

严蕾女士大女儿及马厩志愿者们

2020年1月一家来印尼旅行,因国内疫情爆发后的旅行限制,就忽然想到利用滞留的时间让孩子们去深度了解、体验印尼这个国家和文化。

2020年9月我们从巴厘岛搬到龙目岛西北海域的吉利特拉旺加岛(Gili Trawangan)居住,仅6公里的袖珍小岛无任何机动车辆,出行只靠马车、自行车和步行三种方式。由于疫情影响,小岛几乎完全没有游客,所有经济商业活动停滞,作为交通工具的马匹也陷入困境,同时也面临着饥饿。因此,亲眼目睹并深刻体验到许多在生命线上挣扎,挨饿的、生病的、受伤的马匹,还有纯粹因为主人缺钱生存被卖去屠宰场换钱,我决定带两个孩子一起在”吉利之马慈善”和马厩创始人Tori一起,通过腾讯视频号和网上慈善小店为250多匹马儿筹集马粮费用。此外,每日还在马厩帮忙为马匹做日常清洁,喂药、换药,参与组织为当地孩子提供免费养马及训马课,让孩子们更深入了解并善待生物。

疫情下的每日觉得不仅是我的两个孩子,还有当地的孩子都一点点在进步,  变得更有爱心和信心;在滞留印尼日子里的焦虑反而一日比一日更充实,我想这也我们一家在这次疫情中获得的最大收获。

JJ (民宿、工作室及餐厅经营者):

原创歌曲寻求精神力量

JJ(右一)正在和团队讨论和创作歌曲

疫情的影响,使得我乌布所经营的民宿持续亏损,工作室课程及活动全面取消,新开不久的餐厅也暂停营业。

但一顿麻辣火锅之夜,有幸结识了另外三位因疫情滞留巴厘岛的中国才女。我们四个人在最艰难的时期抱团取暖、相互鼓励,化焦虑和对未知的恐惧为创作音乐的动力,并自己作词作曲并在艰难的条件下,用一部手机完成了歌曲MV的拍摄。陆续创作了《干柴烈火》和《Nyepi安宁日》两首原创歌曲。

我们希望用歌声及歌词来传递给女性去真实勇敢做自己,祈祷世界和平并祝愿每个人找到内在的安宁。

不管疫情几时结束,始终相信做好自己,积极的精神状态就是改变现状的答案。无论顺境还是逆境,真实坦然的去面对去接受!

蓉芳(画家 ):

绿色工作室下提笔分享思考

画家蓉芳在工作室创作

一场2019年12月30日巴厘岛的跨年,由于后来的国际机场封闭,导致至今的我还在此采风旅行、走走停停。

较强的独立生活能力很得我很快适应海岛的生活,也享受孤独、深度思考、自由创作。疫情下的我学会不少新技:骑摩托,做各种面食,及自学中医给需要之士做理疗。之前在国内有过对于”绿色工作室”的梦想,因为疫情居然神奇地实现了。

目前,我也非常庆幸能受当地画廊的邀请在准备个展,其主题为”治愈”,希望以我的视觉日记通过画笔和大家分享对人体和小宇宙的思考。

Nana(民宿经营者)

民宿长租多闲余   国人同乐建社群

民宿经营者Nana的Arte & Bamboo Tea Villas

自16年开始每年因考察民宿项目和照看自己的民宿都会来回巴厘多趟; 那时,巴厘岛对我来说还只能算是个”熟悉的陌生人”。去年因为疫情的缘故,被迫选择暂住此地。

疫情给巴厘岛带来重创,直接反映在民宿收入减少了2/3,入住客人也从短租变成长租客。为了减少开支,我们给民宿添置了个洗衣房和桑拿房,也以此来增加客户粘度。

因为长租客的稳定,手头多出了大量的空余时间,也非常有幸因为疫情认识了许多滞留在巴厘岛有趣的中国人。我们一起游山玩水,参加当地各式运动项目和灵性活动,闲瑕时也一起品茶吃火锅。因为有这样一群可爱的朋友们,巴厘岛也是如此的生动、活泼且温暖。

一年多过去了,大部分人都有了长居巴厘岛的想法,我的计划是在不久的未来组建自己的小社群,过上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

巴厘岛是如此的独特和迷人,我坚信挺过这次疫情,一切会变得更好。

本报记者 叶露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