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蕉雨:肃贪局大厦 潮声犹未歇

本报评论员:余凡

肃贪局长费尔利(Firli Bahuri)于5月7日签署一份决定书,经领导层审核国家认同测试(TWK)评估后,有75人不合“国家民事机关”人员(ASN)的标准。总统府秘书处17日发文,要求TWK测试不要成为停职的理由,并表明“肃贪局应拥有坚决反贪的优秀人才。”

肃贪局调查员诺非尔(Novel Baswedan)13日上传印着“敢直言者革职” (Berani Jujur Pecat)字样圆领衫的照片,与一些落选者开始了一系列针对肃贪局的抗争。并得到印尼腐败观察(ICW)、基督教堂同盟(PGI)、民间人权机构(Komnas HAM)及一些媒体的支持。

出乎意料的是,肃贪局与几个政府机构于5月25日开会后决定,TWK测试严重不合格的51名肃贪局员最迟将于今年11月被停职,而另外24名成绩较差的局员,在自愿经过一段时间的“再教育”后,可以继续任职。这项决定随即引来另一波抗议的浪潮。

《时代网》于20日报道,“公德研究院”(PVRI)副主任阿妮妲(Anita Wahid)针对肃贪局51名TWK不合格人员采取的“停职”处理表示失望,她说:“我们敦促佐科维总统撤销相关的决定书。”阿妮妲认为肃贪权威的被削弱,是印尼民主的倒退,更难于监督中央及地方政府的绩效。她也要求公务员机构(BKN)公开上述不合格人员的TWK试卷,“总统必须确定在测试过程中,没有侵犯肃贪局人员基本权益的事情发生。”不要以宗教激进分子为借口,那是将“排挤”合法化的肮脏理由之一。但多数网民并不认同她的观点。

《点滴网》21日报道,曾任警督的肃贪局长费尔利重申,其所为完全以国家宪法及总统指令为根据,对外界关于国家意识测试(TWK)引发的争议,他并不太在意,仍以领导肃贪局的工作为重心。他深刻体会在国内的肃贪工作不能只是孤军苦战,应以“巴德尔战争”(Perang Badar)模式的持久斗争。“我们专注于执行肃贪局的主要任务,没有挟带私人恩怨,我们以彻底清除贪污的精神为荣。斩除贪污绝不能停歇,必须全民参与。”

费尔利认为,肃贪局长的职位可以由任何人来担任,但肃贪廉政的坚定立场绝不可松懈,“请别轻信有些个人被誉为所谓的‘肃贪英雄’,没有那回事!”,然而,他并不反对赞扬局内那些为反贪、肃贪做出实际贡献的人员。只不过,他希望那种为国肃贪的热情能继续燃烧、薪传,是战略性的定位,绝不能把肃贪的千秋大业只付托在几个人身上。

另一方面,费尔利也陈述他与肃贪局领导层为协助75名不合国家机关人员(ASN)条件的局员所做的若干努力,他更极力否认,那些有关他“蓄意排除”上述人员的指控。“肃贪局没有渠道能让BKN安排局内人员在TWK测试中合格与否,那是诬蔑!为何不合格的75人拉帮结伙刻意营造‘诽谤’的观点?请大家询问测试合格的1274名肃贪局人员。”

《时代网》于21日再刊文称,被黜的诺非尔透露,他曾于去年3月份被邀到肃贪局副局长纳哇威(Nawawi Pomolango)的办公室,副局长抱怨费尔利局长对任何决议有太大支配性,使他和另一位领导努如尔(Nurul Ghufron)萌生退意。《时代》显露了偏袒的立场。

诺非尔于6月14日援引纳哇威当时的话说:“这样的情况很不好,费尔利对任何决议太多插手干预。”他也感觉到时常被跟踪观察,两位副局长均感在肃贪局内无能为力,待不下去了。诺非尔劝慰他们:“我建议别辞职,作为领导者应有作为,而非沉默。”

当Indonesialeaks小组到纳哇威在雅加达南区的住家造访,他谢绝采访:“为什么紧追着我?我正自我隔离,请尊重我的权益。”而努如尔则于19日对小组表示:“但是如果我辞职,是否就能保全肃贪局?”他们因在局内是少数异议者,所以倍感压力。

数天前,肃贪局长在安迪(Kick Andy)的电视访谈中,对停职人员的始末和感想作出了公开而坦诚的解释,对某些人士的质疑和指责表达了平和而坚定的回应,值得大家倾听。虽然,肃贪局大厦里的风波尚未平息,潮声犹在起伏,但不久之后一定会水落石出。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