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蕉雨:捐巨款济疫情的张家善人

本报评论员:余凡

限制令(PPKM Level-4)警号还在回荡的7月26日,互联网的各类平台却热传苏南省警察厅(Polda Sumsel)收到阿齐迪(Akidi Tio)先生7名子女以逝世多年的父亲名义捐献的2兆印尼盾(Triliun),帮助苏南省解决在新冠疫情中造成的灾难。因Akidi Tio先生是亚齐省冷沙市(Langsa)华裔,据当地方言Tio应是“张”姓,故尊称为“张老先生”。

巨港市《罗盘电视》(KOMPAS.TV)于26日报道,消息是由苏南省警察厅公关科于当天发布,张老先生的家人在警察厅内将防治疫情的义款移交给苏南省警察厅长(Kapolda)艾柯(Eko Indra Heri)督察,苏南省长赫尔曼(H Herman Deru),军区司令(Dandrem 004)兆哈里准将(Jauhari Agus Suraji)及省卫生厅长乐斯蒂(Lesty Nurainy)等均在场见证。

赫尔曼省长对张先生家人的捐献表示赞赏,“我们感到光荣,对苏南省防治Covid-19的这一笔义款竟高达2兆印尼盾。”他希望,该自愿捐献能协助并激励苏南省民众度过限制令(PPKM Level-4)及疫情的挑战,祈愿民众的社会活动和生计能够早日恢复正常。

作为与张家老少交往了48年的哈尔迪医生(Prof dr Hardi Darmawan),是这次捐献的搭桥人,他向记者表示:“当接到张家有意捐款的电话时,我也感到惊愕,因为数目太大了。”并介绍说,张老先生是东亚齐冷沙市人,经营建筑承包、钢材买卖。他有7名子女,6人在雅加达,只有1人定居巨港。张老先生生前曾在巨港市居住过一段时间。“他的所有子女如今均事业有成,也谨记老人家的教诲,富裕时必须帮助贫困的民众。”

哈尔迪医生透露,张老先生家人捐献的义款全权由苏南省政府处理,重点是防控疫情所需,“那是张家的信任和托付,何况目前面对各种问题,无论是医院、救护设备、医卫人员等。但愿捐款能提供帮助。”多年来,张家都经常默默地对周边贫困民众提供捐助。

《罗盘网》于27日报道,哈尔迪医生叙述,张家子弟委托他将2兆盾交给苏南省警察厅长以帮助受疫情及PPKM影响的民众。警察厅长表示对这笔突如其来的大笔捐款感到震惊,也意识到信赖和嘱托的沉重担子,他坚持这笔捐款必须向民众公布,而地方政府将组织专案小组,分析民众的紧急需求并妥当处理这笔义款的运行和用度。他估计可能优先配备供氧设施、各类药物、医护人员津贴以及为感染的民众提供符合标准的隔离医院。

社交媒体上也流传着一些坊间的信息,有的说张老先生与苏北省前华社贤达唐裕老先生有段渊源,深受唐老爱国及忠义的精神所感染。有的说苏南省警察厅长20年前以上尉警官
(Kapten)在亚齐省任职时就结识了张老先生家人,双方保持了纯真的友情和互信。有的说张老先生家族的生意是在巨港市开始得到发展,所以捐款是回馈给亟需救助的苏南省人民,而不是捐给资源充沛的雅加达首都特区……众说纷纭,虽是枝节,也须待进一步证明。

著名政论员卢迪(Rudi S Kamri)在视频中对张老先生家人的义举表达由衷的感谢,这也证明被歧视、被抹黑的印尼华裔心里的爱国、宽容互助的情操。反观哪些自鸣清高、自命不凡而不断挑动种群关系、宗教信仰、贫富问题的政客公知们;哪些为巴勒斯坦嘶声呐喊、高调捐款的官员长老们,他们为国内因疫情肆虐而苦难的印尼人民捐献了什么呢?

Cokro TV网红评论员德尼(Denny Siregar)在节目中讲述,为了探寻Akidi Tio张老先生的简介,他找遍了谷歌、维基等搜索网站,但都无功而返。这证明了张老先生既非政商闻人,更不是大富大贵;张家慷慨解囊2兆义款,会带动榜上有名的各族富豪加大对国家、人民的捐献吗?会影响喜欢炫耀的明星、官二代体恤草根阶层的苦难吗?他对张家子弟的大爱、品德表示称赏,为“和而不同、殊途同归”的国家团结、民族和谐而祈祷。更警示那些不宽容、排除异己的激进分子,别沦落为民族的败类、宗教的偏执、国家的罪人!

张家子弟的及时捐献温暖了民情、激励了士气、振奋了人心!为国内华裔群体树立纯朴而仁善的旌旗,在海外华人社团引动了深远的回响和共鸣。今日农历六月十九,是观世音菩萨成道吉日,佛堂香烟缭绕,祈愿张家子弟及华社健康吉祥,印度尼西亚国泰民安。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YouTube
YouTube
Instagram
WeChat
WhatsApp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