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越:美国“9•11恐袭”20年来的反恐路

廖省:林越

最近几天来,国内外新闻及网络媒体上纷纷报道纪念、议论美国2001年“9·11”恐袭事件,纽约市世贸大厦双子塔相续被两架民航客机撞击的惨烈画面被重新播放,而如今的9·11惨案纪念碑四周摆满了致哀的鲜花,呼唤世人对“反恐”的询诘!

今年8月31日前,美国及其同盟在阿富汗乱局中仓皇撤离军事和外交人员,在美国及北约之间引发激烈讨论。经过20年,作为美国历史上历时最长的阿富汗战争,竟重现1975年美国从越南西贡撤退的狼狈场景,让华盛顿蒙羞。除了杀死萨达姆·侯赛因、本拉登及一些头目之外,美国在阿富汗及伊拉克没有实现任何目标。

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最近撰写“‘9·11’20年,美国正在沦为普通国家”的评论:“美国对‘9·11’纽约双子塔事件的反应是惊人的不相称。尽管这是一场悲剧,但2977人的死亡人数其实在军事冲突和恐怖主义等级表上几乎排不上号。” “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目光可及范围内看不到一个对手,这是美国的傲慢时代。”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主持着一个单极世界。美国就是全球警察。它需要向世界表明谁是老大,谁都不能惹美国。”点明美国的“霸权”心态。

布什政府做了两个致命的决定:“入侵阿富汗,希望使其不再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并将该国改造成西式民主国家。前者至少与‘9·11’事件存在一些联系。而伊拉克是美国利用‘9·11’事件提供的机会,重塑中东地区。”马丁认为美国作出了灾难性的战略误判,为了短暂利益,而深陷在反恐的泥淖。

伊拉克战争的成本估计在接近3万亿美元,死亡人数超过40万。阿富汗战争的成本估计为2.3万亿美元,死亡人数毫无疑问超过了10万,实际可能还要多得多。布朗大学的战争成本项目估计,美国的“反恐战争”耗资超过8万亿美元,并导致90万人死亡。这一切是为了什么?美国在两场战争中均“越反越恐”,以惨败告终。

文章结尾写道:“在两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人一直相信,世界第一是美国DNA的一部分,承认失败不会受到美国公众的欢迎。美国是一个沉溺于自己快速消逝的往日荣光里的囚徒。美国正在成为一个普通国家,但它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学会接受这一事实。”以一个开明西方学者的眼光,剖析美国多年的痼疾!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则刊文评论,塔利班重新控制喀布尔被视为欧洲人和北约新的“苏伊士时刻”。德国联盟党领导人拉舍特甚至将撤离阿富汗称作“北约成立以来最大的灾难”。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不得不承认面对形势变化以及被迫撤离的无奈。阿富汗变局意味着北约在能力、责任和承诺等方面正遭遇危机,欧洲将自身安全保障寄托在日趋低迷的美国及苍白的条约上肯定已不切实际。

随着地缘政治格局和国际反恐形势变化,驻兵阿富汗对美国本土安全的收益递减,美国逐渐认为阿富汗是拖累的“负资产”和“无底洞”;欧洲国家则越来越多地成为中东、阿富汗难民、动乱、恐怖主义等威胁外溢的受害者,苦不堪言。在欧洲频繁遭遇“池鱼之殃”的今天,欧洲对北约的信心损耗恐怕难以修复和逆转,在经历“阿富汗冲击波”的欧洲恐怕也必须走出一条能跳出“反恐雷区”的新道路。

自二次世界大战,甚至过去两个世纪以来,美国进行了对外扩张。“9·11”事件和它的后果,标志着美国在过去20年里通过不计后果的扩张加速了自己的衰落。但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没勇气承认“反恐战争”是巨大的错误并宣布撤军。

美国“退役军人和平(VFP)”组织负责人加雷特曾在伊拉克战争中任狙击手。政府的谎言让他失望而走上反战的道路。他们说:“在美国,很多人想参军,因为相信这是爱国的,但我们的使命却只是受到个人政治欲望以及军事工业的驱使。”“在过去20年的阿富汗战争,我们不是与一个政府或军队作战,而是在与当地居民作战。”“美军在当地只输出暴力,当无人机飞过时,死亡的是无辜平民。”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认为“在当今世界,真正的冲突是现代化、有竞争力、促发展的力量同无知却专注于剥削和压迫的力量之间的对立。”美国对世界的误读是愚顽地认定全球为“单极”,而事实上世界正迈向多极化。

20年反恐却被打回原形。美国该认识到,它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能为所欲为,单凭武力是很难达到目标的;美国能否汲取“反恐”的教训?就看他们的智慧了。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