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蕉雨:金属冶炼厂 迈向新天地

本报评论员:余凡

佐科维总统于10月12日在东爪哇省葛尔锡市(Gresik)经济特区(KEK),为“自由港集团”(PT.Freeport)在该区兴建金属冶炼厂的奠基仪式上说:“根据我们获得的资料,即将兴建的这座单线设计的冶炼厂,每年能够提炼170万吨铜精矿(konsentrat tembaga),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同类冶炼厂。”本国50多年来只出口矿砂的历史已经过去了!

《罗盘网》(KOMPAS.com)于12日报道,国企部长艾力克(Erick Thohir)在葛尔锡市经济特区内,为“自由港集团”在该区兴建冶炼厂的奠基仪式上说:“这座冶炼厂将投资约42兆(triliun)印尼盾,主要是提炼纯阴极铜(katoda tembaga)。”“同时冶炼贵重金属,包括黄金、白银及其他金属。建成投产后我们每年平均能冶炼出价值30兆印尼盾的35吨黄金。”部长还说明,建厂期间征用约4万名员工,将优先接受东爪哇本省的工人。

部长也重提数年前政府获得(akuisisi)自由港矿业(PTFI)的英明决策,如今合资企业能够为国家贡献出更大利润。他说:“自从总统指示国家企业必须掌控自由港矿业至少51%的股权后,我们政府能够决定继续推广生产绩效、创新改革及转型发展的计划。”“就如我们所见证的,自由港集团取得的营业额成倍增长,去年是50兆印尼盾,至今年12月将达到105兆。去年净盈利10兆印尼盾,估计今年至12月将达40兆的收益。”这些成绩是因为生产量的提高以及国际黄铜价格的暴涨所造成的,为国家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佐科维总统在讲话中重申,政府鼓励并强制在国内兴建冶炼厂,是为了有力发展下游工业,尤其是对各类工业有重要影响的金属——黄铜。印尼是全世界铜矿储藏量占第七位的国家,但在国际缺少发言权。这个自然资源的优势应该被政府妥善运用来增加国家收益并提升本国广大民众的社会繁荣。“别搞到我国拥有矿藏,甚至拥有铜精矿,然而下游关键的冶炼厂却设在别的国家,就如部长刚才所说的,主要在西班牙及日本,意味着矿产增值的利润绝大部分被他们括入囊中。”这个被剥削的经历,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多年来的无奈。

印尼JPNN网于12日报道,经济统筹部长阿逸朗卡(Airlangga Hartarto)与国企部长持相同的看法,肯定“自由港集团”在葛尔锡市兴建的冶炼厂能为国家政权巨额的各项收益。建设期间,将会产生约4万个工作岗位,还能带动附近以及有关联的一系列行业。

《时代网》(TEMPO.CO)于13日援引“阿尔法研究数据库”(ARD)研究员费尔迪(Ferdy Hasiman)的话说:“与冶炼厂有直接关系的大企业将更为富有。由巴布亚省将矿砂运到葛尔锡的运载业务由泗水市的大型企业包办,多年来为自由港集团营运专业矿砂码头的Indika Energy公司也将大有收获。”而兴建冶炼厂的大片地段为国营码头(Pelindo)与PT AKR Corporindo Tbk合资的JIIPE公司所拥有。此外,与现政府某高层有密切关系的实体企业及其附属公司(afiliasi),也在追逐着与冶炼厂有关联的业务。

费尔迪根据官方所提供的资料分析,冶炼厂每年能够提炼170万吨的铜精矿,他以自由港集团拥有25%股权的PTS冶炼厂作为比较。PTS每年仅能提炼出30万吨铜精矿,但每年附带产出硫酸(sulfuric acid)92万吨、石膏(gypsum)35万吨、可用作水泥及混凝土原料的铜渣约65万吨。可以估计葛尔锡冶炼厂的附带产品以及其所创造的巨大营收。

另一方面,费尔迪表示建在葛尔锡市的冶炼厂,其经济效益只被爪哇岛所感受到,而作为铜矿生产地的巴布亚省显然并没有获得更多的效益。他质疑:“为什么不把冶炼厂建在巴布亚省?或者之前曾提到的马鲁古省哈马赫拉(Halmahera)一带?”有专家评论,建设冶炼厂需要巨大的电力供应、码头设施,加上附带产品要有一系列工业设备转化成其他产品,以免造成资源浪费及环境污染,这应该是政府经过慎重考虑后才决定的。

回顾上世纪90年代,本国的锡矿因没有冶炼厂,锡砂价格被国际财团勒得死死的,导致很多锡矿企业倒闭。一年前,总统坚决下令镍矿砂不许出口,必须在国内冶炼成品,虽然被欧洲告上世贸组织(WTO)也不退缩。我们相信,政府兴建冶炼厂的决心是坚定的!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