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August 15, 2021

解开张亚基家属二兆盾“捐款”风波谜团
—— 摘录自2021年8月13日《罗盘报》系列深度调查报道

2021年7月26日,一则巨港市民捐赠两兆盾(约9亿人民币)巨款的特大新闻轰动社会。不少社媒及纸媒竞相报道说,已故张阿基(Akidy Tio)家属,在此,由幺女张宝凤(Heryanty)为代表,向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警长艾格·茵德拉·赫利警察少将(Irjen Pol Eko Indra Heri)捐赠两兆盾,用于南苏门答腊省巨港市处理新冠肺炎与卫生健康。顿时,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警长、南苏门答腊省长赫曼德鲁(Herman Deru)、张宝凤等人手持象征捐赠巨款广告牌的捐款仪式照片传遍全国各地。 张宝凤究竟如何会在此时向社会捐赠巨款呢?她又如何联系上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警长的呢? 7月底的某一天,巨港市有名的老医生,并身为张亚基及其家属的家庭医生哈尔迪·达尔马万医生(Prof.dr.Hardi Darmawan)接到张宝凤的一通电话,说是要向南苏门答腊省民众捐赠两兆盾。据宝凤说,捐款事宜全体兄弟姐妹委托她来处理。听到这一好消息,哈尔迪医生也不假思索,基于信任,哈尔迪医生即刻联系南苏门答腊省卫生局长勒斯蒂·努莱妮(Lesty Nurainy)报告了这个好消息。 为了让捐款事宜能尽快得以实现,哈尔迪医生与努莱妮立刻前往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警长艾格警察少将住处报告,说是有一个企业家的家属想向南苏门答腊省民众捐献两兆盾,用于南苏门答腊省巨港市处理新冠肺炎与卫生健康;并且,家属要求这笔捐款一定要捐赠给艾格私人;因为,赫利警察少将是张亚基家属的老相识了。基于相互信任,也未曾仔细考虑,是否需要追查这笔几达半数2021年巨港市地方预算的巨款来源;三人欣然接受这份好意。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猜疑,哈尔迪医生建议捐赠仪式也邀请地方官员见证。艾格立随即邀请南苏门答腊省官员、地方绅士与各宗教领袖出席捐赠仪式。 2021年7月26日的捐赠仪式非常简朴;一张捐赠巨款广告牌,以及一张价值两兆盾的信用票据,加深了人们对捐款的认可。 捐赠巨款消息传开后,几家欢喜,几家担忧,不少政要还发表表示支持与感恩的言论;可是,也有不少人表达了忧虑的感觉。毕竟,这两兆盾的捐款并非现金,不能立即兑现,而是一张一个星期后才能进行银行交割的信用票据。问题是,一星期后此张信用票据真能兑现吗?不少人为此提心吊胆。 岂料!一星期后,信用票据真的不能兑现;经警方向张亚基幺女张宝凤证实,银行账号存款确实没有那么多钱;说是,由于手续问题,新加坡、香港的银行还没将款项汇来印尼。 顿时,社会一片哗然。不少新闻媒体、电视台都想采访张宝凤;可是由于生病,张宝凤不便接受采访;其夫婿鲁迪(Rudy)只回答说,我也不清楚,因为不是他自己的钱,钱应该还在新加坡的银行。而作为会见警长的牵引人哈尔迪医生也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只是作为卅年张家的私人医生,被要求作为牵引人会见警长,仅此而已。 那么,张亚基是何方神圣?究竟财富有多少?大家都想解开这个谜团。 一星期后,记者获得了张亚基在亚齐省朗萨市与南苏门答腊省巨港市的踪迹。 张亚基出生于1921年5月13日,祖籍广东省海丰县。从张亚基在巨港市华人墓场的中文墓碑碑文上了解到,张亚基卒于2009年农历五月廿九日(阳历6月21日)午时。夫人周月桂(Ratna)先张亚基仙逝。膝下有五男三女,五个男儿即保福(Ahok)、保禄(Pauluk)、保寿、保安(Paul An)、保源( Aguan);三个女儿即宝莲、宝金、宝凤(Heryanty)。张亚基伉俪的墓地面积约60平方米,墓地建筑简单朴素,不张扬。 记者赴亚齐省朗萨市(Langsa)寻找张亚基家属的踪迹。据闻,张亚基及家属1976年,在那里做生意,曾种植蔬菜,甚至做过国家种植园公司的工头;也曾为国家种植园公司开拓荒野荒地。长男保福(Ahok)经营生产汽水的家庭工业,张亚基也曾与保福住在一起。2013年保福去世,汽水生产停业,房产也出手了。张亚基的二公子保禄曾在朗萨市开设维修摩托车场,1976年,与大部分家属一起离开朗萨市移居巨港市。 巨港市的张亚基曾居住在离“福正三教庙”不远的地方。初来巨港市时,张亚基在夜市经营鸡毛标枪的游戏生意。1992-1993年张亚基经营承包建筑商业务,曾建造为由爪哇岛移居南苏门答腊省的开垦者的住房;也曾在巨港市与土地拥有者建造数间楼房,然后将楼房出售与地主分享利润。 据张亚基的邻居哈达透露,1996-1998年间,他有时会看到张亚基出门,身穿白色衬衫,手持拐杖;但是张亚基却很少出门。其家属乐善好施,时不时会分发红包(两万盾)给左邻右舍。在巨港市,张亚基也曾几次搬家。 为了更透彻了解张亚基为何许人物,记者走访了几个华人社团。 印尼百家姓协会朗萨市分会的善苏(Samsu)只介绍了张亚基的三男四女。印尼百家姓协会南苏门答腊省分会主席古尔敏·哈林(Kurmin Halim)表示,张亚基及其家属从未参加过印尼百家姓协会的活动。在雅加达的印尼百家姓协会总会,以及华裔总会都不晓得张亚基家属的存在,因为他们都不是两个华人社团的会员。华裔总会秘书长叶展德称道,也曾问询华裔总会领导层是否认识张亚基及其家属;经一层一层地筛选会员名单也查不到他们的名字。经向巨港市分会主席查问,也不得要领。 随后,记者造访在雅加达西区槟榔社街的张氏宗祠宗亲互助会会所。张氏宗祠宗亲互助会主席张和然声称,在我们约三百名的雅加达的会员中,我不晓得有张亚基家属的名单,也许由于张姓华人很少到会所走动,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个时候。 印尼金融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主席蒂安(Dian Ediana Rae)声称,接获有关巨额捐款消息后,中心履行自己的职责,立即着手调查巨款来源,这是基于预防“洗黑钱”活动的可能性。经向张亚基七个子女的廿五个银行账号进行调查的结果,发现这些银行账号的存款远远不及两兆盾的数目。 8月5日,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警长艾格警察少将在记者招待会上声称,作为个人,我向全国人民道歉,特别是向警察总长,警察总部各位主要领导,全国的警察人员,以及南苏门答腊省全体民众!深表歉意! 实际上,在亚齐省出生,在香港长大的张宝凤失信的事情不只发生在艾格警察少将身上而已。巨港市一名有名的妇产科医生西蒂(Siti Mirza Nuria)也曾借款给张宝凤达卅亿盾,说是用来她的雅加达-新加坡-中国进出口清关公司的周转资金,可是归还七亿盾后,剩余的廿三亿盾迟迟没有下文。西蒂医生不死心,继续催促张宝凤归还借款;最后张宝凤说她有两千四百万亿盾的存款,但是可以动用的只有一千四百亿盾是公司的周转资金;还有不少逾期不能使用的美元。张宝凤还告诉西蒂医生,她正在设法去兑现父亲达十六兆盾的遗产,并声称,其他兄弟姐妹们已在公证人那里办理授权书,全权交给她处理父亲遗产的问题。可是,到最后,张宝凤始终没有出示她所谓的授权书证明给西蒂医生看。捐赠巨款仪式前一个月,西蒂医生警告张宝凤如果还不归还借款,将把她控告到警察局。不久。张宝凤却到访告诉西蒂医生一个好消息说,她将归还借款,并同时将通过地方警察局警长,捐赠两兆盾给南苏门答腊省民众用来处理新冠肺炎疫情。 另有一个人,居住雅加达名叫Ju Bang Khio的女士,也成为张宝凤借款的对象。2018年12月,Ju Bang Khio曾把七十九亿盾交给张宝凤合伙做空调及室内装潢生意。可是,一年过去了,Ju Bang Khio未曾获得红利。最后,Ju Bang Khio于2020年2月14日将张宝凤告上雅加达地方警察局;可是,7月26日捐赠巨款仪式后的第二天,Ju Bang Khio却又撤回了申诉。 警方对张宝凤的虚假捐款进行调查后,决定把张宝凤送进精神病院进行检查。8月9日,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公关主任苏庇利阿提警察上校(Kombes Supriyadi)称道,昨天,南苏门答腊省地方警察局的心理学家,以及精神病科医生已经对张宝凤进行心理检查。检查结果五天后才可知晓。 前任印尼金融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主席,现为印尼法学院(STH)讲师侯赛因(Jentera Yunus Husein)声称,官员在接受具有非凡价值的捐款之前,应该使用常识和批判性思维,必须始终坚持怀疑原则,捐款的来源如何, 如有必要,官员甚至可以请求印尼金融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协助追查捐赠提供者的信息及捐赠来源。 侯赛因提醒说,不排除存在欺诈,或拿来洗黑钱的不寻常捐赠的可能性。 这在国外是经常发生的事。 …

解开张亚基家属二兆盾“捐款”风波谜团

—— 摘录自2021年8月13日《罗盘报》系列深度调查报道

Read More »

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悼念正报吴奕光主编

作者:晓星 2021年8月14日早,突然在WA群里读到一则张舒云的讯息说:惊闻噩耗,吴奕光先生逝世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吴先生向来身体康健,没听说过他染病的消息,怎么说走就走?当时我心中还抱有一线希望,心想有可能这是一则误传的信息。 但事与愿违,随后读到新加坡苏妮安的信息,确实是吴奕光先生。 接着再读到秋月的讯息说:怎么回事?几个星期前还到我处取将要出版的书的列印版以便校对,还说要尽快出版,不然就来不及了……今天还正想要问他是否校对搞定了吗…… 记得第一次与吴奕光先生见面是在棉兰日里医院,是金梅子(郑金华)邀约他一同到医院来探望我——当时我盲肠炎入院动手术。 吴奕光先生个子略瘦,两眼炯炯有神,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祥和之气,冲淡了医院内时时弥漫着的阴霾之气。 之前,我孤陋寡闻,对吴奕光的大名一无所闻,在金梅子的介绍下,才得知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吴奕光先生就常在钟俊逸主编的印度尼西亚日报苏岛版的副刊《青年园地》投稿,乐此不疲,很得钟俊逸主编的赏识。 金梅子还告诉我,有人讨到了华文报的出版准字,请吴奕光先生担任总编辑。那就是不久之后顺利出版的新秩序时代第一家华文报——印度尼西亚广告报,简称《印广日报》。 吴奕光先生声音不高,但谈起办报来却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声调。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聊天中听得出他对苏北印华文艺的发展颇为关心,声称日后定会拨出版位来容纳苏北文友的稿件——吴奕光先生言而有信,《印广日报》一诞生,供苏北文友耕耘的《老园丁》与供初学者投稿的《青青草地》也跟着与读者见面。 两小时一刹那就过去了,但吴奕光的身影却从此铭刻在我脑海中,多亏金梅子文友的推荐啊! 为了鼓励文友勤创作,印广日报发行之初,吴奕光主编会定时给出一个主题,比如,他会给文友们打电话告知下一期要出版以“风”为话题的专栏,希望文友们环绕着“风”,各自发挥,题材不拘,在下一期出版之前交稿。 说真的,因为工作繁忙,我写的不多,但在吴主编的电话频催下,我才拨出了更多的时间写作,相信有不少文友也在吴主编的频催下成了多产作家。 吴主编还多次组织旅游团和举办报庆,让分散苏北省各地的文友有机会相聚一块,互相切磋文艺,交流写作经验;也让好些只闻其名,不识其人的文友互相认识。 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次旅游是到苏北省的新开辟的旅游区Semalem。 文友们免费住在陈亭墅先生豪华的旅馆内,享用陈亭墅先生精心安排的各式小吃与餐饮,当晚,吴主编立即出了一道“难题”,要文友们当场执笔,以这次旅游为中心,环绕着Semalem秀色可餐的优美风景,写出这次旅游的感受与所得。 吴主编“一声令下”,文友们立时动笔。良辰美景下文思泉涌,一篇篇的佳作陆续完稿。那一晚真的是难得一遇的一席“文学大餐”呀! 又有一次,吴夫人林惠媛亲自下厨,特地邀请文友到他家中饱餐潮州风味餐,餐桌上文友们谈文论艺、互通讯息,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吴主编对文友的偏爱与重视,由此可见。 不久之后,棉兰市几家华文报章相继出版后,竞争激烈,《印广日报》面临严峻的挑战。随后在三十多位原为《南风杂志》股东的出资文友支持下,《印广日报》终于渡过难关,浴火重生。 《印广日报》出版了一段时间后,又因为白报纸与其它原料疯涨,无法支持下不得不停办。 接着在邱怡平先生的大力支持下,社长:邱怡平   总编辑:吴奕光的《正报》问世了。 有了坚强有力的后盾,《正报》再也无后顾之忧。正当《正报》步入正轨,向前迈进之际,突闻吴主编不幸逝世,怎不令人惋惜! 今早在得知噩耗之后,我即通过WA短信告知在雅加达的金梅子。奇怪的是,发出的短信如石沉大海。这不符合金梅子的性格呀,他绝不可能毫无反应,不闻不问。当时我心中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晚我打电话给金梅子。才得知他得了眼疾,半年来往返医院治疗,因血压不稳定,眼科医生不能动手术,直到最近,眼科医生才允许动手术。 可是手术后,视力仍然模糊,看不清手机字体,无法阅读WA短信,更不能打字回信,加上近来他也身体不适,没有和文友们联系,所以并不知道吴主编已经走了。 吴奕光主编走了!忽闻故人天外去,唯有泪千行!

椰风蕉雨:佐科政府迎接国庆时的政绩

本报评论员:余凡 国庆将至,在聆听总统的国情报告之前。当一些批评者仍不断质疑政府时,大量网民已根据媒体近日的消息,在迎接国庆前先行为佐科内阁的工作表现表达了不少看法。 《罗盘网》于3日报道,社会部长黎丝玛(Tri Rismaharini)宣称,所有救助金必须分文不少地送到民众手上,所有公务员或协助人员不能以任何理由克扣由他们经手的救助金,因为政府已经承担他们执行工作时的薪资。为此,社会部已和检察部门及国家警察进行合作监督,严防像当格朗县(Tangerang)救助金被克扣的情况再次发生。本国的贪腐现象根深蒂固,佐科政府不畏艰险,在树立清廉勤政方面不遗余力。 《采访网》(Liputan6.com)报道,掌控苏岛廖省(Riau)“罗干油田”(Blok Rokan)长达90余年的美企切夫隆(PT.Chevron/CPI)于9日正式全盘移交给北塔米纳(PT Pertamina),国油的子公司PT.PHR将马上进行调整,尽快投入生产为国家献石油。总统于11日发表讲话祝贺国油的成功接管,让印尼最大的油田回到国家的怀抱。认为这是一项挑战而激励国油员工:“我相信北塔米纳能有效运营这个大油田。”“我们正接受挑战以证实本民族的智慧与能力,别让油田产量在我们手中下滑。” 不少媒体报道,总统在视频宣布,目前印尼开始向沙特阿拉伯(Arab Saudi)输出稻米,这是慎重评估国内白米供需资料后作出的决策,“刚才农业部长已汇报了开始输出稻米的情况,若国内存粮确实充足有余,那就输出吧!”“必须保证国内粮食足够,那是首要任务。”他也向农林、畜牧企业及相关工作者表示嘉奖。专家评论,稻米丰产以至实现输出,是印尼盼望了多年的梦想,这证实了引进中国杂交水稻种植及政府扶农政策的成功。打脸了那些只会唠叨、抨击政府“亲中”的偏执的公知、政客。 《商业网》13日报道,美国彭博社资料,印尼盾于当天上午9时增2.5点,以14380盾兑换1美元,连续数日保持坚挺势头。金融企业高管依卜拉欣(Ibrahim Assuaibi)透露,美元的疲软受美国主要消费价格索引数据的发布,国债滞销及通货膨胀的影响;加上全球对华盛顿毫无节制地“狂印”美钞的担忧。财政部长慕丽雅尼(Sri Mulyani)宣布政府将取消对小商家征收8至10月店铺租金的增值税(PPN),并于18日开始对进行拭子测试(Test Antigen)的民众给予免费优待,让经济增强了复苏的机会。 《罗盘网》近日表示,有民间议论表示本国的“核酸检测”(PCR)收费约80万盾,对中下阶层是十分沉重的负担。并引述《今日印度》(India Today)于8月4日的消息,印度已将核酸检测费由之前的每剂800卢比(Rupee)下调至500卢比(折合96000印尼盾),在家检测则收700卢比;而拭子测试只收300卢比。卫生部长希蒂(Siti Nadia Tarmizi)于14日向媒体解释,本国目前使用的核酸检测化验设备甚至大部分辅助器材都靠输入的,所以费用与新加坡等国在同一水平。当被问及印尼是否有计划自行生产检测设备及器材时,部长表示其中小部分已国内制造,但主要原料还需输入。其实,印尼已向中国提出把本国提升为东南亚“防疫器材中心”的蓝图,培养本国的医药人才,发挥本国的地区优势,但愿这计划不被“激进爱国者”所搅黄。 毋庸置辩,本国对疫情的检测能力、病例追踪、数据统计、隔离封锁、医疗准备等,以及普通民众的防疫意识,精英阶层的科学逻辑方面都有明显不足,也加剧了疫情的扩散。不过,政府的防疫政策是符合国情的,限制整区域居民的出行难度很大,需要大量人员值守,耗费公共资源,也会影响其它地区,可能连基本的PPKM也难于做好。而本国经济发展不均,贫富差距大,很多民众必须出门赚钱,不能单靠政府补贴,否则将出现基本生存危机。此外,被严控的居民容易焦虑,而使轻症加速转重症。 政府权衡轻重,仅以宏观层面实施城市管制,而非监督成千上万的人,因资源有限,只能呼吁民众自觉自律。事实证明,会否感染新冠病毒,主要和个人是否注意卫生细节和防疫措施有很大关系。这可以从雅加达华人区近两个月的病例发展得到佐证。 疫情开始呈下降趋势,医药床位也不再爆满,医疗药品及设备正逐步补充;救助物资有序分配,经济保持发展,粮食产供顺利,财政稳定;我们该为佐科政府喝彩!

卜汝亮:心系印尼 牵挂中国

千岛之国久久未能走出新冠肺炎病毒肆虐的困境,人人自危而担惊受怕。千岛中华儿女们宅在家里,自我防护,时刻关注世界动向,更心系印尼,牵挂中国。 有关中国的每一件消息,如香港发生暴乱,台独当局叛中亲美,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和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美欧日等西方列强对中国的黑色宣传、抹黑以及军事挑衅和威吓等等……我们这些炎黄子孙都十分关切,并为之感到不安和忧心。那是血脉亲情和文化的一脉相承啊!纵然如此,对中国,总的来说,我们还是有信心,也觉得放心。在豺狼虎豹歇斯底里的围剿当中,我们看到中国国力的强悍、国策的机智、国威的伟岸;我们感到中国的骨气、底气、豪气;我们见证中国从韬光养晦和忍辱负重进而转入争锋相对和积极防御的外交战略和策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中国有第一代正确的强有力的领导,创建了新中国,捍卫独立保家卫国,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建立了稳固的工业基础,艰苦奋斗而开创和发展尖端科技和国防力量。这是当今中国经济腾飞,富国强民的本钱和基础。七十多年来,几代领导人,带领民众,曲曲直直,摸着石头过河。中华民族走着前人从未走过的路,哪会没有犯错误,误入歧途和走弯路的时候。但是,知错能改,向着既定的大方向,砥砺前行,中国走到了现在,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中国人民,在形形式式的政治、路线和思想斗争当中,有过混乱、有过彷徨、有过无奈,甚至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民众示威和动乱。所幸的是,有党和国家的强势领导和掌控能力,有全国广大人民的社会主义思想觉悟的稳固基础,中国人民依然团结一致。几十年来,基本上营造了和平稳定的国内形势,又保持了与世界各国友好交往的国际环境。正确而强势的国家领导,广大人民的团结与支持以及国内外环境的和平稳定这三项条件, 保证了中国成功抵御国内外反动派和反华势力的攻势,逐步完成国家制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建设规划。中国已经基本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初步目标。 反观印尼这生养我们,与我们的生活和命运息息相关的国度的状况,可以说是四方云扰,动荡不安。 印尼独立之后,又经历几年独立战争,维持国内秩序,回复社会的日常运作。之后二十年内,我们没有强势的政府。各政党、各派势力一直在国基、国体、国制方面争闹不休,甚至发动叛乱,无心、无暇也无能领导人民开展经济建设。1966年印尼出现一个强势的军事独裁总统,三十多年相对稳定的国内环境,出现了表面繁荣的泡沫经济,但在基础建设和基础设施方面乏善可陈。1998年独裁军人政权倒塌,开始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可惜,之后的近29年陆续接任的四位总统,无一是高瞻远瞩,能引领人民建设国家,发展经济的领导者。他们都在他们的执政期间,忙于处理各政党和各政治势力的纷扰争斗,甚至有意无意给了各种反民族、反理智、反人道的极端思潮和活动提供可乘之机。我们失去了走向自由、和平、民主、建设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契机。2014年我们国家好容易出现了一个历来总统当中最懂得经济建设和最有实践能力的总统。他是印尼的希望,印尼的寄托。但是,他没有足够的政治本钱,没有稳固的政治基石,又出现在民族思想意识涣散,民族团结精神薄弱的环境之中。他不但没有得到足够的民众的理解和全力支持,反而不断受到各方势力的干扰、冲击和破坏,尤其是在他的第二届上任之初,就遇上了非常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他振兴印尼经济的战略部署和步骤。 我们国家缺失如中国那样的强势而正确的国家权威,人民团结与对政府的强力支持以及和平稳定的国内环境。当下,走出新冠疫情还遥遥无期,反政府反总统的政治攻势与政治算计延绵不断,极端派势力反华排华声浪和舆论甚嚣尘上,各政党与政治势力角逐2024年总统选举之舆论战和权宜之争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响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可喜的是,印尼华人心系印尼,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份子,已经与这个国家融为一体。千岛中华儿女多奇志,已经在各个领域大有作为,甚至挺身而出,与其他族群的兄弟姐妹一起,在第一线进行战斗。 祝福中国!祈福印尼!

马来西亚执政联盟分裂 网媒:首相慕尤丁明请辞

  马来西亚陷入政治动盪,网路媒体《当今大马》( MalaysiaKini )15日引述内阁部长披露,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将在16日觐见最高元首苏丹阿布都拉后宣布辞职,结束仅1年5个月的执政。   据报导,大马首相府部长尤索夫(Mohd Redzuan Md Yusof)透露,慕尤丁已告知所属的「马来西亚原住民团结党」(Bersatu)党员,他已穷尽所有继续维持执政联盟的选项,所以决定辞职,「明天(16日)将有一场特别的内阁会议,他(慕尤丁)之后将前往皇宫递交辞呈。」   《路透》指出,慕尤丁去年3月以些微多数上台,上任后权力一直不稳固,近期执政联盟中的最大政党「巫统」(UMNO)的部份国会议员宣布不再支持后,慕尤丁承受愈来愈多压力。慕尤丁日前一直抗拒下台,并表示自己会在9月7日的国会信任投票中,证明自己仍握有国会多数支持。   然而,慕尤丁13日坦言,自己的预想可能落空,并试图力挽狂澜,承诺做出政治和选制改革,争取反对党在信任投票的支持,不幸遭到一致拒绝。   慕尤丁下台的消息一旦证实,将为面临严重疫情及经济衰退的国家带来更多不确定性。目前尚不清楚谁可能筹组下任政府,因为没有一位国会议员掌握明显多数;且因疫情之故,也不确定能否举办大选,元首阿布都拉握有决定国家下一步的权力。 更多内容:返回国际日报首页,查看更多 ↓      其他精彩视频/资讯,请关注、分享、点赞  ↓   @guojiribaoindonesia.official    @guojiribao.indonesia        @guojiribao

专访印尼民族英雄伍拉•赖孙女英达女士
祖父光环有利弊 凡事成功需勇气

巴厘岛国际机场以印尼民族英雄伍拉·赖为名,其孙女英达女士(I Gusti Ayu Agung Inda Trimafo Yudha) 不仅是整个巴厘政界的宠儿,更是女权代表的一支“铿锵玫瑰”。近日,正逢印尼76年国庆纪念日,《国际日报》巴厘岛记者有幸联系英达女士,就起对祖父的记忆及作为民族英雄家庭一员在生活工作上所受的一些影响进行专访。 1.您祖父对您是否什么直接的影响? 其实祖父由于抗击作战,29岁就英年早逝;当时祖母正怀着我的父亲,其为第三个也是最年幼的儿子;我的父亲和我都没有见过祖父。但是,作为一个民族英雄家庭的成员,我一出生就被祖父一系列的英雄事迹所闻所染,直接影响到了我的父亲I Gusti Ngurah Alit Yudha在年轻时就开始从政;同时,我也在学业完成之际就参与了政治,不仅当时成为印尼休闲园林商业协会的主席( Perhimpunan Usaha Taman Rekreasi Indonesia ),目前还担任巴厘巴东地区人民代表大会成员(DPRD)。因此,祖父对我直接的影响应该是我的血液中还遗传着从政的基因。 2.您是否可以谈一下作为英雄的后代“别样”的生活? 祖父为Canangsari区的皇宫贵族后代,因此,我们整个家族在享有“民族英雄之家”之前,也是一个皇室家族。年少之时正逢我父亲出任印尼议会会员,因此我从小在雅加达与来自其他各省市政界孩子一起求学成长,并未受到太多媒体的干扰。之后,又在外国留学多年;直至回到巴厘岛参与政界,才发觉各大媒体在介绍我之时都必定加上一句介绍“伍拉·赖的孙女”,才顿觉到我的政界之路定被祖父的光环所佩戴,对此既感到骄傲,但无形之中也是一种鞭策。 3.印尼人民是如何纪念伍拉·赖先生? 我的爷爷虽然在1946年抗击牺牲,但直到1976年才通过了总统第63号条例被列为“民族英雄”,同时入选50,000印尼盾上的人物头像,并且巴厘岛国际机场以此命名等。祖父的抗战精神一直激励着民间群众,不仅多年来一直有大量崇拜者为其打造雕像,并且每年11月10日到20日群众自发组织以“接力步行”的方式来重温当时祖父打游击战的路径:为其11日的接力赛从祖父出生的村庄Canangsari 开始,跨遍几乎整个巴厘北部直至抗战献身之地——塔巴南县的Margarana 独立纪念公园。 4.您祖父如果在世,最想和他说什么? 我想问他两个字:“勇气”!祖父作为当时少量拥有特权可接受最佳教育的皇家子弟,并且即为人父,是如何有着超乎寻人的勇气用有限的物资和设备致死抗击荷兰人。把一切都置之度外的“勇气”是我一直想和他探讨的主题。 在此,非常感谢英达女士与我们分享其英雄世家的点滴故事。就如英达女士在采访末尾所说,“拿勇气去挑战自我认为不可能会做到的,一定会发现最后一切皆有可能”;让这份勇气来激励疫情下的你我,当然最后在即将到来的印尼国庆日献上一句:“印尼76岁生日快乐!” 本报记者 叶露

阿富汗内政部长:权力将和平交接给一个过渡政府

     香港中通社8月15日电 当地时间8月15日,阿富汗内政部长表示,阿富汗将进行“权力的和平交接”。权力将交给一个“过渡政府”。   CNN报道说,过渡政府“很可能”将包括塔利班高层人物以及加尼政府的一些人员。   法新社称,在塔利班要求其部队不要进入喀布尔后,阿富汗内政部长阿卜杜勒·萨塔尔·米尔扎夸尔15日表示,将向过渡政府“和平的交接权力”。阿卜杜勒·萨塔尔·米尔扎夸尔在讲话中表示阿富汗人民不应该担心,不会有针对喀布尔的袭击。   据央视新闻报道,15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称,塔利班将不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作战。塔利班同日还发表声明称,没有“武力”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计划。   据美联社报道,3名阿富汗官员接受采访时表示,塔利班目前进入了首都喀布尔的卡拉坎、卡拉巴赫和帕格曼等地区。他们早些时候占领了喀布尔东部主要城市贾拉拉巴德,这也是除喀布尔之外最后一个不在他们控制之下的主要城市。   西方各国政府正在加快疏散驻阿大使馆有关人员的计划,包括大使馆工作人员、西方各国公民、以及曾为她们服务的阿富汗人。据英国媒体报道称,英国驻阿富汗大使会在15日晚上离开阿富汗。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15日已经开始撤离其外交官,幷派遣更多士兵来帮助保护喀布尔机场和大使馆的安全。一名美国官员当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有一小批员工离开,大部分员工也准备离开。大使馆仍继续运作。   另据报道,多架直升机降落在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内。使馆附近可以看到许多辆装甲越野车离开。美国政府没有立即承认这些行动。据两名美国军方官员透露,外交官们正在紧急销毁敏感文件,大使馆屋顶附近可以看到一缕缕烟雾。

肖千:坚决反对病毒溯源政治化 共同维护全球抗疫大局

【编者按】8月13日,肖千大使在印尼《共和国报》发表署名文章《坚决反对病毒溯源政治化 共同维护全球抗疫大局》,就反对将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等问题阐明中方立场。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始终同各国携手团结、共克时艰,开展了新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紧急人道主义行动,支持全球经济复苏和疫后重建,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作出努力和贡献。当前新冠肺炎病毒频繁变异,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各国应携起手来,尽早打赢抗疫攻坚战,科学推进病毒溯源研究与合作,从而更好防范和有效应对未来类似风险。 中国率先同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病毒全球溯源合作,并在溯源问题上始终采取科学、专业、严肃和负责任的态度。去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第73届世卫大会时表示,继续支持各国科学家们开展病毒源头和传播途径的全球科学研究。去年以来,中方两次邀请世卫专家来华开展溯源研究。今年初,来自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0国的国际权威专家同中国权威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在华开展了为期28天的联合研究,取得积极成果。世卫组织已于3月30日正式发布了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得出了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调查其他国家的潜在早期传播“是重要的”、新冠病毒经中间宿主引入人类“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等重要结论。联合研究报告并提出了下阶段全球溯源工作的科学建议,提出在全球更广范围内继续寻找可能的早期病例、进一步了解冷链及冷冻食品在病毒传播过程中的作用等。联合研究报告的形成,遵循了世卫组织的程序,采取了科学的方法,体现了权威性和科学性,得到了国际社会普遍认可和尊重,应当成为成为推动全球溯源工作的基础和指南。 日前,世卫组织秘书处单方面提出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计划,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露”这一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中方认为,第二阶段溯源工作应以世卫大会有关决议为指引,经过成员国充分讨论磋商且在第一阶段工作基础上,延续向前发展,反对抛开第一阶段联合研究团队工作机制和方法而另起炉灶。对第一阶段溯源研究已经开展过的、尤其是已经有了明确结论的,不应重复开展。第二阶段溯源工作应重点放在动物中间宿主传播路径,同时在成员国充分广泛磋商的基础上,推动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开展早期病例搜索等方面的溯源工作。此外,还应继续开展流行病学、动物产品和环境、分子流行病学等方面研究。 一个时期以来,少数国家公然漠视科学家们的合作成果,为一己私利,不惜背弃科学和真理,罔顾事实真相,将疫情污名化、病毒标签化、溯源政治化,公开鼓吹让政客、情报机构开展调查,不择手段污蔑中方不透明、不合作,甚至编造“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论”等谎言。这些行为严重毒化了国际科学合作氛围,干扰和破坏了国际溯源研究合作,也给各国抗击疫情、挽救生命制造了极大困难和障碍,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不满和反对。 近来,有70国以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发表声明等方式,强调病毒溯源是一项科学任务,不能被政治化,世卫组织发布的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应该得到维护。多国政要、媒体、专家、民众纷纷以不同方式发声,谴贵将病毒溯源政治化的行径。这充分反映了国际社会的公义所在和人心向背,充分表明秉持公正客观、主持公道公理的国家是占大多数的。中方在病毒溯源问题上展现的开放、透明态度也得到国际专家的充分肯定。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成员、澳大利亚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家多米尼克接受采访时表示,溯源调查非常复杂,各国应摒弃争斗,相互合作,除在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外,还要在世界其他地区继续进行溯源研究。 中国和印尼在疫情发生后守望相助,相互支持,积极推动抗疫和疫苗合作走在地区国家前列,共同抵制“疫苗民族主义”和“免疫鸿沟”。中方愿同印尼方及国际社会一道,共同维护病毒溯源研究的科学性、严谨性,共同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反对利用溯源问题甩锅推责,积极推动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内持续开展溯源,加强各国溯源科研合作交流,为战胜疫情、维护人类健康福祉做出应有贡献!

Delta肆虐! 泰国确诊飙破 90 万例

  在Delta变种病毒株肆虐下,泰国週日( 15日 )通报新增 2 万 1882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第5天新增病例超过2万例,累计确诊突破90万例大关,新增死亡病例209例,累计死亡7552例。泰国政府估计,若无封锁措施,9月单日确诊数恐破6万;封锁措施若持续,确诊人数也将破4万。   泰国政府从7月12日开始对曼谷在内等10个府实施严格的封锁措施,包括宵禁、禁止餐厅内用、禁止各大百货公司和商场营业、关闭娱乐休閒场所以及管控跨府移动。7月20日再增加3府,随著疫情往外扩散,8月3日再增加16个府,共29个府实施严格封锁措施。   泰国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塔维辛(TaweesinVisanuyothin)示警,公共卫生部预测如果没有实施任何封锁措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在9月将达到6万到7万人,每日新增800人死亡。   塔维辛指出,目前的封锁措施约20%有效,如果继续实施下去,9月的每日新增确诊人数约为4万5000人,每日新增500人死亡   泰国政府将在16日讨论现有的封锁措施是否继续延长。 更多内容:返回国际日报首页,查看更多 ↓      其他精彩视频/资讯,请关注、分享、点赞  ↓   @guojiribaoindonesia.official    @guojiribao.indonesia        @guojiribao

阿富汗总统加尼已离开喀布尔前往第三国

    香港中通社8月15日电 据环球网消息,英国《每日电讯报》刚刚在推特上援引塔吉克斯坦媒体报道称,阿富汗总统加尼和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目前已离开喀布尔,前往塔吉克斯坦,幷将前往第三国。   俄罗斯连塔网援引塔吉克斯坦媒体消息称,加尼在抵达塔吉克斯坦后将前往第三国,目前尚不清楚他的最终目的地。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卫星社消息人士称,加尼同意辞职。此前媒体报道,加尼正与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扎尔梅•哈利勒扎德进行紧急会谈,参加会谈的还有北约高级官员。   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说,加尼将按自己的条件辞职。消息人士指出:“总统坚持自己的辞职条件。”   加尼说,在其继承人不明以及不签订长期和平协议和进行选举前不可能进行权利移交。   据路透社援引外交消息人士的话报道,阿富汗前内政部长阿里•艾哈迈德•贾拉利已被任命为过渡政府负责人。   此前,据阿拉伯卫星电视台15日报道,塔利班代表团已抵达首都喀布尔总统府,与政府就权利移交进程进行谈判,并预计将于当天举行。   阿富汗代理内政部长阿卜杜勒•萨塔尔•米尔扎克瓦尔称,权力移交将和平进行。   《耶路撒冷邮报》援引阿拉伯电视台报道称,随着塔利班15日包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加尼将在未来几个小时内放弃权力。塔利班领导的”新政府也将在几小时内组建。   据报道,塔利班发言人表示,塔利班正在与阿富汗政府就喀布尔的“和平投降”进行谈判。塔利班领导人表示,塔利班已命令其战斗人员避免使用暴力,允许任何寻求离开的人安全通行,幷要求妇女前往保护区。

1 2 3 8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