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教育——从学生到教员

棉兰:晓杨

       印度尼西亚早期是荷兰殖民地,殖民政府为了开发疆域,开采矿产与种植甘蔗、橡胶、烟叶等,大量从印度和中国输入外来劳工。中国推翻了满清政府,但是人民生活还不稳定,英国政府大量在闽粤招兵买马,需要劳工开发马来亚,导致很多人背井离乡下南洋谋生。父亲来到日里埠生活。殖民地时代,华人自己组织社团、乡亲会,人在异乡,大家肝胆相照,办校传承民族文化,培育同胞。华校就这样代代相传兴办下来。日本南进,学校停办,独立后华校复办,1965年印尼军事政变,导致全国华校关闭,1973年政府颁布条规,华裔子弟要和原住民子弟混合同校,同等受教育,全盘禁止使用华文。

我成长在动荡不安的时代,求学时期面临各种坎坷,因政治动荡停学好多年,只在家老师来给我补习华文,将近十年,自己也一直自修,才识得几个汉字,把根留住。1998年印尼更换了国家领导,解禁华文,文化复兴。我趁着夕阳的余晖,薄弱的热能,尽量发挥所学华文,抚育子弟,传承文化。

华文是一种古老的文字,五千多年的文化,经过历史各个朝代更迭,语音文字和词汇,由远古到中古和近古,一直到现代,都经历了多种演变。华教者对这些演变的过程,需要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根据学生的年龄和程度施教,需要有方法加以辅导,提出重点、突出要点、冲破难点。

在学校,华文授课节数太少,一个学期要教完一本教材,学生的程度参差不齐,连最基本的华文语音系统和汉字教学系统,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阐释清楚,更谈不上教好词汇和语法语了。所以,很多学生就觉得华文不好学。这就是我不在学校任教的最大原因。宁可自己当家教,辅导学生把基础打牢。

2001年,两岸开始外派专业人员过来作巡回培训,当年三月下旬,广州暨南大学由马跃团长带领吴玉峰、宗世海、李秀坤、肖海威、王风兰、关一凡老师,做了十天培训。苏北报名参加人数555位,远超预期。本地华教单位说,用考试成绩录取人选。对于考试,我自己当然心里有数,出乎意料,竟然名落孙山。因为家父的面子不够大,向单位要求站在窗口旁听,都多次受到人家白眼。为了学习也只好忍耐受点委屈。过后很多次申请,到中国学习也受到种种阻碍,加上人事关系不佳,被拒之门外。天无绝人之路,人只要活得有尊严,不怕慢,只怕站。自修还是可以修好功课的。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人们平常的生活状态,暂时不能省亲访友,公共场合停止活动。为了健康安全,唯有自己做好防范措施,勤洗手,戴口罩,与人保持间距距离。学校暂时停止实体课堂教学,教师们也只好在家给学生上网课。

以往用课本白板板书教学,现在“转型”为线上以电脑或智能手机替代。线上教学比实体上课教学,需要准备更复杂的教具和备课步骤,虽然全部都以电脑设计,包括插图、动画、讲解、阐释、画图、板书、考题等等。我们对于电脑操作使用还不是很精通,需要逐步探索学习方法。

本地网络信号不是很好,加上经常会停电,给教学工作带来许多麻烦。我们身为华教者,也唯有慢慢克服困难,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可以恢复正常生活,回归课堂实体上课。企盼!

几乎全球教员都需要线上教学,对于我们较少接触电脑的老年教员,很希望祖籍国能开设学习使用中文电脑的基本知识,不然,很多事情需要委托年轻人代劳,诸多不便。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