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世界的开拓者德谷•斯拉末—许仁忠(4)
思丽慕腊剧团鼎盛时期的演出阵容

亨利·耿杜·查纳多(Herry Gendut Janarto

凭借这群精挑细选的杰出音乐家和歌手,思丽慕腊表演团在20 世纪60、70 年代的舞台上大放异彩。他们为观众奉献了众多风格各异、旋律动听的歌曲,汇聚了一个超级歌曲大杂烩,包括战斗歌曲、地方歌曲、歌朗章歌曲、当杜特歌曲(Dangdut)、印尼流行歌曲、西方流行歌曲、爵士乐、印度歌曲、马来歌曲、夏威夷歌曲和华文歌曲等。

从音乐人队伍来看,思丽慕腊表演团的舞台经常会邀请到出色的音乐家定期或不定期来表演。其中还不乏爵士乐音乐人的加入,如杰克·雷默斯(Jack Lemmers,即杰克·勒斯马纳,Jack Lesmana)、马尔约诺(Maryono)和乌汀·扎克(Udin Zach)。从歌手队伍来看,如通常演唱当杜特歌曲和印度歌曲的歌手拉菲克(A.Rafiq)也会登台表演。除此之外,还有为观众们带来拉丁美洲旋律的卡铎·苏诺托(Gatot Sunyoto)。当然还少不了玛密·斯拉默(Mamiek Slamet)所演唱的欢快的歌朗章歌曲。

从音乐相关的事宜来说,尤其是歌手方面,思丽慕腊表演团的舞台确实是一个宝库。随着时间的推移,音乐人才的数量快速增长,并且每一位都具备个人的特色和风格。举例来说,以标新立异闻名的歌手普迪(Budi S.R.),他的选曲和演出服饰都很奇特;努努克·穆尔多诺(Nunuk Murdono)的风格很像汤姆·琼斯(Tom Jones)或英格柏·汉普汀克(Engelbert Humperdinck);麦麦提(Memet)的派头很像纳京高尔(Nat “King”Cole);穆尔约诺(Mulyono)则擅长模仿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或迪恩·马丁(Dean Martin);桑西地依然忠实地表演经典歌朗章歌曲;还有像吉娜、露米娅蒂(Rumiyati)和苏琪妮(Sukini)等歌朗章歌手也总是贡献出完美的表演。当然还有擅长演唱经典爵士歌曲的奥尔林(Orlean),以及登台亮相的童星歌手雅娜(Yana)。列举这一连串的例子只是为了表明,德谷非常乐意接纳这些富有才华的舞台艺术家,尤其是擅长音乐和滑稽表演的人才。

德谷始终注重保持表演团的吸引力。在一些特定的演出之夜,特别是在节目开始之初,他会为观众们献上音乐片段或者迷你歌剧表演,如《日惹夜幕降临前》(Hampir Malam di Yogya)、《美丽的梭罗河》(Bengawan Solo)、《安德·安德·鲁姆特》(Andc-andc Lumut)、《夜晚的南万隆》(Bandung Selatan di Waktu Malam)和《蚱蜢吱喳叫》(Walang Kekek)。

从音乐到喜剧

20 世纪60 年代初,无论是夜回声巡演团,还是后来的回首思丽慕腊表演团,在其舞台演出中,精彩的音乐和歌唱表演占比很大,而小型喜剧只是作为穿插节目出现。德谷逐渐对喜剧部分开始思考,并决心以更认真的态度去发展它。他认为,日后的滑稽表演必定会成为剧团独特的魅力所在,同时还具有很高的市场价值。德谷不想继续受到束缚,只为来自马打兰喜剧团的演员提供舞台。他想拥有一个独一无二、与众不同、多样化并且令人充满惊喜的喜剧表演团。

起初,当剧团还在四处巡演时,德谷只能依靠日惹马打兰喜剧团的好友们来填补喜剧表演节目的空缺。这其中就包括了拉努狄格罗莫(Ranudikromo)、瓦迪诺(班登博)(Wadino Bandempo)、萨尔宾(Sarpin)、朱奇(Djuki)和苏巴尔尼(Suparni)。后来还有像佐尼·古德尔(JohnyGudel)、艾迪·格约尔(Edy Geyol)、多铎·希达悦(Totok Hidayat)和奔托(Bendot)也陆续出现在剧团的舞台上。通常,他们会给观众表演马打兰喜剧团的经典故事,如《扭曲的大东》( Kepuntir)、《水牛哺乳》(Kebo Nyusu Gudel)、《聪明反被聪明误》(Pinter Keblinger)和《佐科·波多》(Joko Bodo)。

对于泗水这种大城市的观众而言,马打兰喜剧团的节目确实是独一无二并且扣人心弦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难免会落入俗套。它的故事结构和内容简单,讲述方式也按照设定好的套路进行。因此,观众们很容易猜到故事的发展走向。虽然只是作为穿插的表演节目,观众仍然会觉得无聊乏味。

于是,在1966 年左右,德谷渐渐弃用了一部分马打兰喜剧团的表演方式,尝试混搭并形成了理想中的滑稽表演模式。这一切要得益于德谷的日常爱好。年轻的时侯他就喜欢电影和各种传统艺术,如戏剧、克托帕拉戏、鲁杜克表演(Ludruk)、哇扬戏和滑稽表演。因此,他能够借鉴广泛的艺术类型,并为创新和发展理想的滑稽表演模式提供优质素材。为了创造出既具娱乐性又能“培养”喜剧演员的滑稽表演,他似乎拥有无比的耐心,并且不辞劳苦地做了一系列的试验。

例如,德谷必须得亲自操刀,才能将电影《纳瓦隆大炮》(The Guns of Navarone)的故事搬上“思丽慕腊魅力之夜”(Malam Atraksi Srimulat)的舞台。对他而言,这种把电影故事搬上舞台的尝试确实能够成为非常宝贵的经验,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学习过程。之后,他还将其他电影故事搬上了舞台,例如《独眼龙》(One-Eyed Jacks)、《岗山最后列车》(Last Train From Gunhill)、《烽火霸王》(Tast Bulba)、《男孩丹尼》(Benny)、《埃及艳后》和《罗密欧与茱丽叶》。除此之外,德谷也特别关注吸血鬼、科学怪人或丧尸等题材的恐怖电影。

根据德谷的记录,尽管定期举办“思丽慕腊魅力之夜”,并将各种观众爱看的电影故事搬上舞台,但他们还是亏本了。实际上,这样的舞台表演需要高昂的开销,耗费巨大的精力。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入不敷出。

后来,德谷试着观察和研究旧戏剧团的表演形式,如达尔达尼拉巡演剧团(Dardanella)、里布特斯奥利安剧团(Riboet’s Orion)、奥斐斯歌剧团(Orphius Opera)、五彩剧团(Pancawarna)和东方之星戏剧团。他写道,上述这些戏剧团的演出时间过长,有几幕过于啰嗦,故事也缺乏足够的亮点。比如《达希玛姨娘》、《佐纳特》、《桑西医生》、《亚齐弯刀》和《京加拉比》。

没办法,在深思熟虑并且比较了各种参考资料后,德谷索性创作出更简短的故事脚本框架,并称其为“剧本”(Skripsi),其内容就是“故事剧情大纲”。他认为,如果在音乐界有即兴演出,那么在喜剧表演舞台上同样也可以即兴表演。在按照剧本故事大纲来表演的基础上,喜剧演员们可以在舞台上自由发挥。进而,幽默和搞笑部分,就全凭演员们创造性的发挥。

(原载《华人在印尼民族建设中的角色和贡献(第二册)》。本篇未完待续)

分享 (Share)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