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万昌与何英如
——如醉似痴的爱情诗歌(3)
洪万昌

欧阳春梅 MYRA SIDHARTA

 

洪万昌(1910-1938)

洪万昌(Ang Ban Tjiong)出生在望加锡,是洪章瑞的次子。荷兰人为华人子弟创办了荷兰华人学校,洪万昌就在这所学校里接受教育。洪万昌的叔叔洪昌耀(Ang Tjiong Sioe)在《喜爱》杂志社工作,中学毕业后,洪万昌也开始在《喜爱》杂志社工作。《喜爱》杂志虽然得到了爪哇著名作家王炳乐(Ong Ping Lok)和许万淑(Kho Ban Siok)等的支持,但最终还是停刊了。之后,洪万昌成为了《望加锡日报》的专职作家。他的文章多以神秘主义、精神生活和社会问题为题材。洪万昌曾用笔名“门杜星”创作了许多短篇小说,对安妮•贝桑(Theosofi Annie Besant)和格利斯纳慕迪(Krishnamurti)的神智运动也十分感兴趣。

洪万昌是一位全才,在绘画、雕刻和音乐方面均有建树。他会弹钢琴,演奏曼陀铃,弹吉他,拉小提琴。他甚至还会一边弹奏两弦望加锡琴,一边哼唱布吉斯——望加锡小调。

洪万昌擅长多种体育活动,其中最擅长的当属网球和杂技。他经常表演跳火圈,或是倒立顶四脚桌。

酗酒是洪万昌的缺点。在洪万昌看来,酒能让他文思泉涌。几杯下肚,他就能吟诗唱歌直至深夜。洪万昌去世时年仅28岁,去世前,他时常整晚自怨自艾,为永远离开印尼和他的爱人感到悲伤(Tjie Tong Han, 1949:6-7)。

去世前,洪万昌出版了一本名为《马来语望加锡班顿诗》的小书,其中收录了200 首马来语和望加锡方言混杂的诗歌。他如此描述诗歌的现状(Tol, 1991):

 

父母的真诚好友,

年轻人的护身符,

女子的甜蜜爱人,

让甜美的更加甜蜜。

真诚好友属长者,

护身符呀属青年,

甜美伴侣属女人,

甜美的呀更香甜。

 

洪万昌的诗歌大多描写现实生活。直至上个世纪80 年代初,在望加锡地区的华人群体中仍然有许多人能够背诵他的诗歌(Hamonic dan Salmon, 1983:154-5)。

罗格•托尔认为,通过阅读洪万昌的诗集,能够发现其诗歌的主要形式。洪万昌诗歌的开头部分通常比较简单,充满了令人幸福的欢愉感和各种可能性。然而,诗歌的结尾部分却沉重地揭露了充满艰辛和悲伤的社会现实。他所有的磨难都凝练于第198 首班顿诗中: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

仿佛身在地狱,

这个世界的生活太过煎熬,

泪水不禁流淌。

 

托尔(1991)将洪万昌的作品划分为望加锡民歌,而非班顿诗。从班杰明•弗雷德里克•马瑟斯对望加锡诗歌的研究来看,女性舞者一边吟唱民歌,一边随着旋律的变化起舞。因此,马瑟斯认为民歌多包含情色意境也就不奇怪了。

(原载《华人在印尼民族建设中的角色和贡献(第二册)》。本篇未完待续)

《马来语望加锡班顿诗》
0 0 票数
Article Rating 评价
分享 (Share)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Wenxi Zhang

Wenxi Zhang

评论
订阅
通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热文推荐

WhatsApp
Instagram
YouTube
YouTube
WeChat
LOGO 2
LOGO 2